璀璨夏日12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12

「有天大家都等著佛祖來說法時,卻看到佛祖手上拈了一朵花前來,面無表情地在大家面前轉了一圈。大家都不明所以看呆了。這時候他的一個徒弟迦葉尊者卻破顏微笑,釋迦牟尼佛知道他這位弟子懂了。於是交代眾人,以後他的微妙心法,不立文字,將由迦葉尊者世世代代傳下去。聽說,這就是禪宗的由來。」Luku慢條斯理地說出這段故事。

「是喔?真好聽的故事。」我腦中想像著故事中的場景,佛祖手中拿著花,迦葉尊者在旁邊偷笑的畫面,覺得真是可愛。

「是啊。我也很喜歡這個故事。一切為心,充滿法喜智慧。」Luku的語氣中充滿愉悅。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故事?」我仰著頭靠著躺椅。

「之前聽師父說的。」Luku說。

「師父?」我扭過頭看他。

「是啊。我們宮裡的師父,他是位得道高僧,我們常去聽他說法。」Luku說得稀鬆平常。

「是喔?所以你有在修行?還是出家嗎?」我最後一句話原本是想開玩笑。

「還沒出家,或許以後吧。」Luku將出家這件事又是說得稀鬆平常。

「真的嗎?」我倒是有點嚇到。

「或許吧。隨緣了。」Luku沒有察覺到我的驚嚇。

「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忍不住追問。

「或許是有佛緣吧。」

「總有個開始吧?」我的震驚不斷。

「說來話長。」Luku好像不想理我。

「沒關係。反正我們下午又沒事。」我說得也是實話。

「嗯…我想想…」Luku停頓了一下,「我以前曾經有段時間是個小混混,到處打打殺殺。」

這個開場白又把我嚇到,我假裝鎮定,嗯了一聲。

「不管家人或朋友怎麼勸都不聽,就是不喜歡讀書,到處惹禍鬧事。」

我想像Luku高大的身軀與人砍殺的畫面,說實在的,他應該是厲害的人物。他如果不笑,光是氣勢就夠嚇人。

「有一天,我們一群小混混跟平常一樣,到處飆車鬧事,經過台中郊區的一條馬路上,我因為車速過快來不及閃躲,被迎面而來的一輛卡車撞上,整個人飛了出去。」他依舊像是說著稀鬆平常的事。

我深吸了一大口氣,整顆心都吊了起來。

「我飛得好高好遠,心想完蛋了。忽然我看見一個模模糊糊紅臉鬍子的巨大形象出現在我的眼前,伸出一隻手接了我,然後我才滾到地上。」

我一顆心還沒有跟著落地,緊張地摀著嘴。

「然後我快速地從地上爬起,全身上下竟然毫髮無傷,只有衣服與褲子些微擦破了而已。」他停頓了一下,「我整個人嚇傻站在原地,卡車司機下了車衝過來看我,一直問我有沒有事。我搖搖頭,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警察來處理的時候,我才在外套口袋內發現一個關聖帝君的護身符。我呆呆地看著它,忽然想起落地前的那個模糊的巨大形象。」

我腦中好像跟著他看見了這個形象。

「當下忽然像是頓悟了一些事,我想,這個世界上果然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力量,在照看著我們。」

我同意地跟著點了點頭。

「從此之後,我就不再混幫派了,開始信奉關聖帝君。只要有時間就會去參拜與聽課。」Luku像是坐雲霄飛車般快速地將故事做了結尾。

我的心還停在被車撞飛出去的畫面。

「你真的都沒有受傷?」我像是當場關心詢問的司機。

「沒有。」Luku帶著笑容搖搖頭。

「真是不可思議。」我還是不敢相信。

「是啊。我也是這樣想。所以我很感謝關聖帝君,我猜,他願意救我,應該有他的理由吧。」

「嗯,一定有。」我雖然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但是卻深信人類的渺小。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神佛,但是我相信這個宇宙中一定有某種巨大無形的力量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我們人類只能更加謙卑。

「好啦,就是如此。」Luku又恢復一派輕鬆。

我張大眼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矛盾,似乎好像更認識這個人一些,卻同時又覺得更加陌生了。

人在九死一生後,會怎麼看待這個世界呢?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發燒,都在重新曬到太陽時覺得無比的開心,更何況如果是像他這樣從地獄歸來之人,他從此後看到的世界還是如同往常一樣嗎?還是會從此多了一隻眼,看見我們看不到的光采?

我看著天上一大片無雲的藍天,紛亂的思緒隨風亂竄,四周暖烘烘的溫度讓我再次昏沉沉地閉上眼,此時此刻,能夠活著,真是幸福。

我醒來時,發現身上多了一條毯子。我轉頭看旁邊,發現Luku同樣在躺椅上閉著眼睛休息。

不知為何,只要有他在身旁,我總有說不出的安心。

忽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轉頭循聲看過去,是Sarah與曉晴遠遠地走過來。我舉起手,向他們打招呼。

「你好多了嗎?」Sarah走近時的第一句話。

「好多了。謝謝。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我的聲音還是有些鼻音。

「那就好。看你氣色好多了。」曉晴微笑著說。

「你們去哪裡散步?」我看他們不是從住的地方過來。

「我們又去昨天的小溪啊。不過今天沒有玩水,只是泡泡腳。」Sarah搶著說。「那邊真的好舒服喔。」

「是啊,我也很喜歡那裡。」我想起那天與Luku一起找到時的心情。

「這個人怎麼睡成這樣?是有多累啊?」Sarah指著Luku,笑著說。

我想起昨晚他照顧我的模糊印象,「他昨晚應該沒睡好,可能有被我吵到。」我覺得很抱歉。

「是嗎?不會啦,你看他睡這麼熟,誰能吵到他。」Sarah故意提高音量。

「早就被你吵醒了。」Luku睜開眼睛,伸了懶腰。

「哈,哈哈。」Sarah尷尬地笑了。我們也都笑了。「拍勢,拍勢,我們先告退。」Sarah說著鱉腳的台語。

「告退去哪?」Luku故意裝出兇狠樣。

「小的去煮菜了。」Sarah跟他一搭一唱,說完就拉著曉晴進廚房。

我與Luku也從椅子上站起來,去後面小路散了一下步,回來時晚餐已經準備好。

五個人再次一起用餐,又是一個歡笑聲不斷的夜晚。

難得的是,當天晚上,Luku竟然說了一堆笑話逗我笑,不再是恐怖的鬼故事,讓我帶著愉悅的心情入睡。

隔天我起床時,精神飽滿,除了一點鼻音外,完全沒有生病的樣子。

早餐時,雖然多了食慾,但是一直想著等下的英文課,究竟要與Diang分享什麼。自從昨日知道他更多的家庭狀況後,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Luku還是察覺到我的心不在焉,他在我們吃飽飯後回房準備上課時,簡單對我說了一句,「不會有問題的,每個生命都會找到自己的出口。」

我愣了一下後,對他點頭微笑。

我在上課鐘聲敲響時走到了教堂旁的樹下,還好遠遠就看到Diang低著頭在玩弄他的吉他。他並沒有因為家庭的狀況就不出現,這讓我很欣慰。

「早安,Diang。」我帶著一點鼻音跟他道早安。

「早安。」Diang雖然低著頭,但語氣中少了之前的冷酷。

「你爸爸好多了嗎?」這是我目前最關心的事情之一。

「嗯,昨天下午出院了。」Diang的語氣明顯放鬆不少。

「太好了!現在在家休息嗎?」我不禁笑了起來。

「嗯。」他點點頭。

「下課後,我們一起去看他。」

「不用。」Diang又回到酷酷的語氣。

「別擔心,老師沒有想要幹麻,只是問候他一下而已。」

「真的不用。」他堅持。

我覺得他應該是不好意思。我也不好強迫,只好說,「要不然,我問問其他老師,看看大家的想法再說。你先不要擔心。」我先將這個話題暫停。

「對了,老師很謝謝你昨天來看我,還與我聊了很多家裏的事情。」我想要轉回我想談的正題。

Diang聳聳肩,沒說什麼。

「老師也想了很多。」我停了一下,「我的確也不知道學英文對我們的未來會不會有幫助,甚至也同意,就算讀到大學,也不見得會有好工作。」

Diang停下手指的動作,像被按了暫停的畫面。

「老師的確從來也沒有想過這件事情,老師覺得很慚愧。」我尷尬地笑了。

「所以我就認真地想,當初為什麼我會想要讀英文。」

Diang雖然沒有看我,但是我知道他正安靜地聽我說。

「我剛上國中開始學英文的時候,我也不是很喜歡,尤其每次背單字,都好痛苦,背一個忘一個,根本覺得不可能學得會。而且,當時我們同學都開玩笑,覺得全世界的中國人這麼多,未來中國一定會最強,到時候,全世界的人都要學中文,我們幹麻要學英文。」

Diang好像很認同我的話,酷酷地點頭說,「對啊。」

「所以當時的我比較喜歡中文課,也跟中文老師比較好。畢竟,中文對我的未來才是最重要的。」

Diang開始有興趣地看著我。

「然後有一天,我與一個同班同學在台北街頭逛街,忽然有一位外國人朝我走過來,說了幾句英文,我根本聽不懂,當下愣在原地,傻傻地不知所措。」

Diang稍微地瞪大雙眼,似乎對接下來的事很好奇。

「還好這時候我身旁的同學開口,用著流利的英語跟這個外國人對話,過一會兒,外國人就開心地離開。」

Diang好像也跟著放心了。

「外國人一走,我就充滿羨慕地問我的同學,剛才他們究竟說了什麼事。結果其實只是外國人問路,還有順便問了一些附近可以介紹的美食。雖然看似簡單的內容,對我而言就像是鴨子聽雷,根本不懂,但是對我同學而言,卻像是呼吸一樣輕鬆自然。我對我同學的崇拜頓時提高許多,所以我就問我的同學,英文明明就不太會用到,當初為何會想要學好英文?你知道我的同學怎麼回答嗎?」

Diang當然搖搖頭,酷酷地聳了聳肩。

「他說,如果從工作或賺錢的角度來看,的確不見得用得到,我們只要不找與外國人接觸的工作,就有可能一輩子都用不到。所以,他學英文從來就不是為了未來的工作。他說,他學英文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幫助人,二是讓自己的世界變大。」

Diang輕微地皺了一下眉頭,我內心暗自高興。

「他的第一個目的不難懂,就像是剛才為外國人指路的情形,他已經用英文幫了一個迷路的外國人。他說他懂在異鄉求助無門時的恐慌,所以他希望他有這種能力可以隨時幫助來自他國的這些遊客。」

我看見Diang的表情好像有點不以為然或者是事不關己的感覺。我沒有多加理會,還是繼續往下說。

「雖然他的第一個目的表現出的高尚情操讓我對他有點刮目相看,但是他的第二個目的才真是讓我更加崇拜他。」我看見Diang被我的話又再次勾起興趣。

「他說,他很幸運小時候有跟著爸媽出過幾次國,所以他從小就發覺這個世界好大,有很多國家的人事物都好有趣,而認識這個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語言。只有多學幾種語言,才能讓他多了解這個世界,所以語言對他來說,從來就不是為了應付考試,反而像是一把鑰匙,幫他開啟看見這個世界的大門。他笑笑地說,就像小叮噹的任意門一樣,這扇門需要一把鑰匙,那就是語言。」

我看見Diang又輕微地皺了一下眉頭。

「當時我聽完也不是立刻就懂,畢竟我當時也完全沒有出過國,很難有他的體會。不過他的話倒是讓我深刻反省了一下。不管從書中學到的世界地理或歷史,都知道這個世界很大,我們只住在台灣這個小島而已,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大,如果有機會,我也希望可以出去看看。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不是只認識台灣這個地方或這裡的人,我希望我也能有機會發現這個世界上更多精采的地方,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穿過小叮噹的任意門,去到另一個世界。」

我停了一下,「萬一小叮噹的任意門出現了,我卻因為沒有鑰匙而錯過發現不同世界的機會,那就太可惜了。」

Diang慢慢仰起臉看了我一眼。

「語言,的確不見得會讓我們賺更多錢,或讓我們的生活變好。」我稍微停頓,「但是它可以幫我們爭取一個機會,去發現更大的世界。」

我與Diang四目相望,停了一兩秒,他才又將頭低下去。

「哈哈,」我想我好像太嚴肅了,於是傻笑化解,「開玩笑地說,就像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聽懂山上猴子的話,我們一定就能知道山中更多的秘密。」我用這樣的玩笑話不知道是否恰當。但是當下也沒想太多,想到就說。

「所以外國人是猴子?」Diang笑著說。

「哈哈,我們都是猴子演化來的。」我很開心他竟然願意與我說笑。

「我聽得懂山上猴子的話。」Diang還是面帶笑臉說。

「真的嗎?有機會敎我。」我開心地回他。

Diang點點頭,開心地彈起吉他,開始唱起“秋蟬”,我也隨著哼唱。

我們之後陸續開心地又將上週唱過的幾首民歌又重新唱過,然後又將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也唱了兩次。

意外開心地過了一個早上。

 

    過去不曾離去,未來不曾到來,我在時空旅行中,不經意留下癡心妄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