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ef a Week– 043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今早因為穗友,我簡單解釋了太陽及上升星座,然後想起這些年接觸過的玄學神祕學占星催眠等大師們跟我說過、提點的話,這是本週〈Breif a Week〉起因。


我想提國師唐綺陽講過的話,大意是「如果你沒有痛苦難受到需要尋求星座或者玄學神祕學的幫助,表示你的生活過得還不錯」(確實字句要去翻她的粉專)

我接觸過的細數起來有1997姓名學、2002-2006三次的星盤、2008催眠、2013看靈魂及2017人類圖。年份可能不是那麼精確,要翻日記或社群平台所寫下的訊息才準。


1997,當時交往對象的補習班同學,她家家學是姓名學,是在巧遇剛好他們正在請她解,我也就順便了。這些年大抵只有2006跟2013是我有痛苦才需要,其他都是緣分。我的名字一寫出去,她除了最後一個字有異體字的疑惑外,基本上講得是相當準確。她一看我的名字便直言這是算出來的名字,的確也是,聽我媽說是阿公找了新竹當時很有名的姓名學師傅,配著我的八字算出來的。長大以後,我在網路上是有看過同名同姓的人,我是不知道他們的人生過得如何啦。


但我知道我的。名字就是長輩給予的人生祝福。不過等到我開始用Petit走跳後,意外發現剛好是与我的名字有著相反意象,我非常喜歡且滿意,就像光亮与黑暗這樣相反意象是我的心頭好。我對這位老師印象很深刻的是她有跟我們收錢,錢不多一個人是10塊,她說她現在在做的事等於是在洩漏天機,她得收而且今天就要花掉,錢讓她買個飲料手搖杯即可。當時老師跟我解釋的事情,是天機所以我也不會寫。

Petit這個法文單字,是小的形容詞,但這是個迷人的字,小七曾說有學過法文的人都會對這個單字產生喜愛,後面接任何字都會跟愛情相關。像是Petit後面加朋友就會変成「男朋友」,誰不愛這種字啊。


難怪我的信箱老是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註冊信,還有人註冊了我的id中間故意加一點的⋯⋯欸google的規則是我的id中間加任何符號都算是我的。Petit這個發音,真的是困擾了許多人,女王當時幫我取了一個中譯的稱呼「親愛的」,這個我也很喜歡,我是大家的親愛的。今日在想這事時,忍不住想要成大家的親愛的,應該需要与人和樂——PEACE!


sm101010跟雨蛙幫我算命盤的先後順序,我忘了。我先提前者的,是我在nk的隱版要沉下去時,他想說他都沒有發言之類的,要繼續看又尷尬,便提議幫我算星盤。因為我當時沒有確切出生時間,所以就是大概。我只記得「土星制約力過強」,就是會很禁欲的概念。約是知道以後,我開始練習不要那麼克制,不要那麼禁欲。二十年下來倒是練出了隨心所欲,雖然沒有練得很厲害,但比二十年前好很多。

雨蛙在算的時候,有將上升星座考慮進去,只是因為沒有出生時間,跟sm101010算的也只能是大概。我當時對於射手座的迷恋,會覺得上升是射手真是太好了。不過雨蛙是說我的星盤啊上升是摩羯會比射手好。這次解星盤,雨蛙一開始就說我是「金B命」,不過當時我直覺反應哪裏來的有錢男朋友,根本沒有啊。等到後來經歷了人生,再回想,或許不是男朋友有錢,而是這些人的出現,會讓我得到錢一般富有的無形財產。像是2003跟男友分手後我就奔向SM海洋,開始寫黑書。


經歷了這些年,黑書還真是一個巨大的無形財。在醫院照顧爸爸生命的最後,我突有的感慨「或許每一個男孩的第一個男朋友都是爸爸」。2006找阿傑算星盤,這次是我有意找的,當時的確是面臨了生命的、工作的、愛情的苦痛折磨,需要形而上的神祕力量幫忙。我真是問好問滿,本來一個小時被我拖成三個小時。

問的問題很多,但我現在只想提關於「出版」方面。那時我是準備要出第二本個人誌《Petit X Petit》這應該會是史上最厚個人誌吧528頁。商業誌才不會這樣搞,會賠死。問了這本的未來,也順便問問我的商業出版。我對於手上有的小說有些困惑,不知道該先以哪部作為首發。

阿傑要我想想哪一部最強,我直接回答了「軍犬」,即便當時我只開始着手寫第五部,但我知道牠最強。阿傑說第一發就要打震撼彈。經過這麼多年,我忍不住要說這發震撼彈威力也太強大了。星盤真是不能不信啊。關於出版,我還問了還有多久,阿傑回我跟出版淵源很深,我每一年都有出版運,只是看我要不要而已。哎啊好準我現在不要,而且我不要十年了。反正如果要,也不難,湊齊最強條件就可以要。


2008大學同學信儒的新手催眠練習,意外讓我看到幾個前世的景象,難道我的體質非常適合做前世催眠,不過我知道且對於前世,這已經是過去的事,除非影響到現世,非得解決,我是不想知道前世發生了什麼事。


時間來到2013,剛經歷了「一二事変」,結束了那段感情,身心靈的痛苦讓我去找了央央看靈魂,壞媽媽陪著我去的。對於這趟,我只能說很準。基本上我也沒有多說話,只是坐下來,央央便直接跟我的靈魂對話,她在紙上寫著重要關鍵字,帶回來的三張A4紙,已經不知道收到哪去,但我確信我沒有丟掉,就是收著。


我的靈魂是沒有主神的,通常的靈魂可能是某某神旁的弟子或者什麼,下來是被派遣任務或被懲罰之類的。而我的靈魂選擇來,是因為自己想來,可能看不慣某些事情,這些需要改変,所以才自己下來。難道我這輩子是看不爽性少數受到壓迫,想要改変些什麼才跑下來。糟糕,地球上這麼多讓人不爽的,要來多少次啊。


接觸人類圖是個意外,不在計劃或需求內,真的是緣分,同樣需要出身年月日。我是投射者,而知道投射者的狀態後,真是莫名的準確。嗯好呦——總之從姓名學到星盤、催眠再到人類圖,我都可以從中間看到人生的輪廓,神祕學真是神祕又奧妙,難怪我的信仰會是大宇宙。


讓我忍不住想起萬芳〈原來我們都是愛著的〉這首歌提到的一個信仰宗教觀,就是靈魂是約好先後來到這個地球。這樣想時,便會覺得高中生的我五點多就得起床吃早餐趕火車到桃園,是為了与同學還有漫畫社、畫漫畫創作相遇。大學時努力吊車尾的考上一所學校,進入世新,是為了跟一群同學好友相遇。


寫這篇時,我想起離開的大學摯友,我記得她以前會感嘆自己是中山女,到世新真的是考不好云云,可是啊如果你考得好,而我又沒有拚上來,我們就不會相遇了耶。我們是在大宇宙混沌時就約好了一塊來這地球的,我們就是要在那年相遇,成為四年同學,然後是一輩子好友的。你先在大宇宙混沌等我,我的生命還有一下要撐。等我再回到大宇宙,我們再暢快痛聊一番這趟地球旅行的種種,再喝一杯。



我記得高二某日突然感嘆著我的前世搞不好是位史官(嗯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滿中二的)。在這麼多朋友中,有一位朋友是帶著前世記憶的,他是某亡國君。某篇文裏他寫到他想寫一個史官的故事,外敵都打進來了,有位史官還在寫,也不趕快逃命。看到那篇文章,我有點震驚,覺得是寫給我的。

難道我們真的在那個時代相遇過。在更懂歷史,知道以前的戶籍或維生方式時,我就懂那位不逃命的史官是為什麼不走。是要逃去哪?還有一個拿筆的人能做什麼?有時候我覺得我現在的生活有點像那位史官,等死之外,就是在寫。只是史官啊寫的都是為皇室擦脂抹粉,如果不是管理階級的,作品還會一層一層修改,就像在K公司做設計時,常常也是改來改去,改到後來都不曉得該不該承認那是我的作品。我現在所寫的字,每部小說都是出於自己的意念,為現代人,在台灣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

我想寫到死,把故事講到盡,即便「有些故事還沒說完那就算了吧」。曾經我在唱片行聽著〈我不祝福〉,想到作品,在這輩子結束後,即便我再來這地球,我也認不出你們這些我一個字一個字寫下的孩子們,但我祝福你們,有幸存在這世界上更久的時間,甚至能夠穿越時間的洪流,接觸到更多更多需要你們陪伴的人。

我知道你們每一個都像黑書般是震撼彈,只是需要契機跟運氣。也許在經歷這麼多人事物磨難、傷痕累累的伙伴會有日療傷完畢,我們重振旗鼓再出發。也許不會有,但也沒有關係。在我完成或未完成,你們有各自的生命,我們各自精彩。我祝福。



41會員
891內容數
1977年生。獨立發行過個人誌,出版著作有長篇小說《軍犬》、《貞男人》(基本書坊)。 以網路連載為小說創作媒介。目前希望能夠增加漫畫方面的創作。 2022開始私夏連載@Patreon,2024開始多平台試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