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美名的英雄。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這個!」一名臉上有雀斑的紅髮女子,雀躍地拿著照片跟攤開的書籍,拍至群人面前雜亂的桌面。「就是這個!」

「Afar別鬧了,這桌上已經夠亂,別添亂了。」站在邊上米黃色短髮的男子說著,他戴著金框圓形眼鏡,彎著腰在一本牛皮紙的筆記本寫著一連串的數字與文字。

「聽聽看吧Kirk,有時候Afar的直覺很準的。」站在Kirk對面的女子開口,她有著一頭紅棕色捲髮束成一條馬尾垂在胸前,她最先接過Afar找到的東西翻閱起來。

「Camille,那是直覺,然而她每次找得資料都在坑隊友。」有著一頭俐落銀髮的男子瞥一眼Camille,繼續埋首手頭上的電腦輸入著資料。

「我附議Ulysses!Afar還是坑大家繞一圈的那種類型。」我淘氣地舉起右手,在自己位置上轉了一圈椅子,黑色長髮因慣性運動地甩了一圈。

「Ima,我、我哪有!」Afar不服氣地鼓起臉。

「好啦,別欺負她了,先看看吧。」說的話人有著一頭對男生來說略長的午夜藍短髮,笑著將手上的資料放置桌上,他的笑容總是讓人感覺到心頭暖暖,給人一種鄰居大哥哥的感覺。

「Afar神來一筆的時候都能讓大夥們驚艷。」

「Ryan就你最寵她了。」椅子停住之後,我就順勢雙肘撐在桌上,托著我的下顎,瞇起眼盯著Ryan。

「我是一致同仁的。」Ryan收斂了笑容,一臉正經回答。「兄弟,最犯規就是你那張笑臉。」Kirk微微抬頭看著他的好朋友Ryan,但手上的動作也沒因此停下。

「「同意。」」Camille和Ulysses不約而同的附議著。

大家繼續手頭上的動作,一邊等著Camille看完告訴大家。而我則受不了桌上的雜亂,一邊問著哪些資料需要、哪邊不需要收拾著桌面,就希望至少露出一小片桌面。

Afar則是既期待又怕被駁回的,戰戰兢兢地望著Camille。

「嗯…我覺得,她找對了……」Afar雀躍地抱著Camille一開口便讓大家停下手上的工作,除了Ryan以外,其餘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她。

「看吧!看吧!這次我對了!」Afar的喜悅毫不遮掩的展露出來,挺著她那平平的胸脯驕傲著。

「拿來。」據我的了解,Kirk這句是為了檢查正確性。

他,是不相信Afar。

眾人不敢發出任何聲音,整個空間裡唯一的聲音就是Kirk不斷來回翻閱書籍與桌面上各種數據資料。

Kirk動作漸漸慢下來,最後在記事本畫上星號,用手按著眉頭抬起頭看著Afar。「Afar。」

Afar一聽到Kirk叫她,馬上戰戰兢兢地立正站好。

「是。」

「這次,妳真的立下大功了。在我們這次的調查了將近二年的時間,這次說不定不會落空了。」

Afar面露喜色,因為她這次終於被Kirk在大家的面前誇獎了,她帶著燦爛的笑容抱著站在身旁的Camille。

「好了,這幾天我們把細節規劃好,把初稿向上報告,通過後我們便能出發了。」Kirk一宣布完就把大家該負責的部分分配好,讓各位忙各自的事情了。


我們是隸屬於皇室底下的研究團,會考察過去一些圖案、圖騰跟文獻。而最近國家出現了異相,我們便開始著手於相關異相的資料及調查,但總是缺了甚麼,每次查到了新的線索,最重要的資訊卻像被人提早一步抹掉記錄一樣。

我們耽誤了好幾年,為此我們家頭頭Kirk少不了上頭更多責罵。這次我們因為在世界各地開始出現異象,從各地的傳說、謠歌而尋得古老傳說支離破碎線索。

最終,我們就在這,尋找最關鍵的道具,便能得到真相。

我們走過一間又一間的密室,戰戰兢兢地確認陷阱,有時靠著Afar的直覺躲過危機。

我們慢慢判斷牆上的文字以及圖畫,確定著方向,最後在很隱密的空間裡,看著石棺裡放置著是我們的的目標物後,心裡踏實許多,也覺得這一路辛苦都值得了。

「太好了!這次真的沒落空。」Afar雀躍地抱向Camille。

原本Kirk正要上前拿取時,Ryan一個大跨步的直接拿走。

「Ryan?」Afar皺起眉頭。

Ryan帶著笑容,依舊是那張讓人覺得放心的笑容。

「我就拿走了。」

「嗯,誰拿都一樣,好了,那我們收工回去吧。」

然而Ryan站著不動,依然笑著,而我卻莫名覺得不對勁。

「Ryan…你該不會…」

「嗯…沒錯。」

Ryan肯定了我的想法,下一秒他在石棺裡不知道從哪找出的戒指戴上,而後將我們找到的那顆祭祀石摔下地面,緊接著空氣在震動著,周圍的能量化成一股黑流竄進Ryan體內。

與此同時,Kirk睜大雙眼,受到打擊地盯著自己的好朋友。

「Ryan!」Kirk這聲幾乎是用吼得出來。

其餘的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這一幕,因為對方是Ryan,是我們團隊裡永遠像是定心丸存在的人,只要他在,我們便能安心;只要他在,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此刻的我們卻被最信賴的人給背叛了。

而他依舊笑著。

下一秒,Ryan慢慢隱沒在那黑色氣流裡,Kirk正打算向前抓住他,然而卻撲空了,我們只能讓他這樣消失在我們視線裡,連同那黑色氣團。

我們帶著低迷的氛圍回去王國,如實的呈上報告。

Kirk毫不意外的被痛罵一頓,還被扣上3個月的祿俸,也被禁止了新的活動,嚴肅地要我們專心尋找Ryan的消息。然而,我們因為Ryan的背叛,我們幾乎毫無動力。



「Eason你對Ryan了解比在座的各位還多,你覺得可能性是甚麼?」

「我不知道。」

「Ryan不可能不知道這東西於我們來說很重要的。」

「先不管它,這攸關歷史及現在的我們危機,不管怎樣,從最初點重新來過,都打起精神尋找吧。」

我們又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重新把資料重整,這次不放在桌面上,而是放在地上,這是Camille提議的,也將消失的部分空了下來,確實也發現新的東西,而每個區域也各自去過了幾次,探索幾次。

但只多了一把儀式小刀的重要資訊,但我們卻找不到它何去何從。

「我們再重新找看看Ryan的房間吧。一定有我們沒找到的地方。」

我們不發聲,一致默認。

在Ryan的房間,我們開始重新翻找,尤其是書櫃。

Afar不小心從高處跌落下來,無意間打翻的茶櫃,從我們找不到的暗閣裡,掉出好幾疊牛皮紙出來,和一把刀,那是我們尋尋覓覓已久的儀式小刀......

我撿了幾張起來,只覺得脊背發涼。而其他人與我一樣皆拿起其餘幾份,我想都跟我一樣的想法吧。

當真相攤在我們面前時,他就像算好時機一樣,從容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從黑色的漩渦中走了出來。

他依舊笑著,如以前一樣那溫暖的笑靨,他的四肢已不是正常人的樣子,而是被紫黑色扭曲成大一倍的爪子,但我的心裡卻如同被針刺,刺痛的難耐,就算緊抓著胸口,疼痛依舊不減。

想起當時的背叛,對比著今日的真相。

「混沌會產生更多混沌,來吧,將我胸口這結晶打碎,這混沌便會停下,末日終將結束。」

「你......早就知道了嗎?」我望著他,思考著他是不是窺見了未來,他是不是在一開始就知道會有今天。

但他笑著,笑而不語。

我不明白為何面對這情況,他的笑容依舊不變呢?是甚麼讓他如此堅強呢?

在場的氣氛非常壓抑,打破沉默的依舊是他。

「來吧,拿起這把刀,刺碎它。」他拿起桌上那把儀式小刀,遞給了當初他的好友。「我沒辦法自己來的。」

「你、你這個混蛋!」Eason緊握著小刀顫抖著,低下的頭顱,已經看不到臉部表情,卻依稀能看到落下的淚滴。

「這事情因我們而起,就該由我們結束這一切。」

「為什麼是我們!為什麼是你!」Afar已經泣不成聲。

那些資料,全是我們線索全斷掉的,空白下來的真相。

我們在某次活動裡,誤啟混沌而不知,但卻是必然。

探視著歷史,探視著黑暗,便會開啟黑暗,總要有活體承擔一切,是祭品又或是滅世者,將是活體的選擇。

而Ryan胸口的結晶已經證明了,他在這段期間不斷遊走在各地,吸取著各地混沌能量,只等人拿著儀式小刀淨化。

Ryan的身體已經被侵蝕差不多,看著黑紫色的混沌延展到他的脖子。

「我身為大哥,幫弟弟妹妹們承擔一切也是必然的。」Ryan笑著,只是像平常一樣歪頭笑著,但混沌的侵襲不斷延展,Ryan的眼睛漸漸染紫。

「在我還有意識的時候......成為英雄吧。」Ryan展開雙手擁抱著Eason,用力地抱了下去。

我們聽到了結晶體碎掉的聲音,及Ryan跟結晶體一樣碎掉的模樣。

Ryan一發不語,閉上眼躺在Eason懷裡,漸漸的碎掉成粉末,粉末一閃一閃的凝聚成一顆白色的蛋形結晶。

到了最後,Ryan依舊笑著,但對我們來說,好痛好痛阿...痛到無法呼吸。



我們成為了英雄,Ryan也被建造出紀念碑,來祭祀他。

而我們卻一個一個選擇離開團隊,但是卻不一而同的在他忌日那天同聚在他家。

才發現他死後,他依然照顧著我們大家,他託付了國家郵局,每年寄著信件給我們,讓我們可以有往前走的動力。

我們笑得燦爛,卻也哭著敘說著過去事蹟,留下來的我們只是徒留美名的英雄。

雖然不知道需要經過多少時間,但相信我們總有一天會走出來的。

這世界依舊美好,是由英雄犧牲保護下來的,我們身為他的弟妹,不能辜負,對吧?



2會員
11內容數
浮生須臾,瀟灑人間道,不問正邪善惡,只問不負。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軒轅羿芎 的其他內容
三題短文-布丁, 颱風, 寶寶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末日短文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藍天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說話是一種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2024年新希望:莫忘離澳警語,勿讓紐西蘭之旅徒留一堆遺憾2023經歷許多事:不論是主導的機車專案順利上市,還是將自己澳洲經歷順利上架出版,抑或是離職後不到兩周的時間,就直接飛往紐西蘭打工度假。 短短一年中,人生忽然多了許多故事與轉折,唯一的敗筆就是其中一台機車專案胎死腹中,真的很可惜。 說完自己過去一年的故事,老樣子,說個2024年的展望來應景應景。
Thumbnail
2023-12-31
豆粉夯,黃豆跟著漲!徒留豆油瑟瑟發抖黃豆期貨(SF24)上周收在9/18以來的最高點,三大因素: 強勢的豆粉價格 對於巴西產量的擔憂 扮演買家的中國,久違對美國黃豆產生興趣 ✔飼料準備漲價 如果以交易交度分析,諸葛呆會說第一項因素影響最大,原因很簡單,一顆黃豆產出豆油與豆粉比例約1:4,豆粉漲、黃豆壓榨量勢必上升
Thumbnail
延延聊電影|《椒麻堂會》|思緒燃盡後徒留的感傷:《椒麻堂會》終有下戲時|南方影展歸了天的父郎,是片中主角幼時學唱川劇的第一句台詞,也是現實中導演邱炯炯要紀念的祖父。當電影第一幕「死亡」降臨在丘福新身上,他得知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逃」,他認為自己的戲尚未演完,「逃」的過程卻讓他想起了過去遭批鬥時的心情,又想起老師們遭遣散後,他帶領劇團搭船前往下一塊地落腳演出,他開始回顧起自己的生
Thumbnail
2023-09-18
人類圖流日:八月底的邏輯與感受的衝擊解答2023/8/28連我這個平常很少觀察跟感受大環境也覺得被餘震震到,所以決定好好回顧一下到底發生甚麼事情?只為了下次能更平常心的面對跟處理。 在這個環境中,各種不符合邏輯的事件穩定地發生著。這種環境刺激著每個人轉動自己的思維邏輯系統,並表達出內心的顯化。其目的是激勵個體,讓環境中的發展擁有更多可能
Thumbnail
人類圖流日-5月21日至26日-活在當下愛,只存在於當下。 在過去幾一些時日,環境帶領我們展開了一段分享給我們獨特知識的旅程,並做出貢獻,這股能量,帶領我們進入一個被稱為「當下」。 每當我們醒來,看看四周,看看你所處的環境跟所在的地方,你能夠接受自己的真實面貌與這個世界相遇嗎? 你願意開放接受生活帶來的一切嗎? 冥想是一種可以引導我們
Thumbnail
追劇商戰|成功了是破壞式創新,失敗了徒留斷垣殘壁。訂閱、收視人口再怎麼突破天際,終究無法作為串流平台長遠獲利來源。身為近10年的美劇觀眾,對這種情形心有戚戚。
Thumbnail
2022-10-26
投資有陰晴圓缺,下一次你選擇留下看夕陽還是登山看日出,別傻了對影不會成三人,徒留的只有自己和寂寞跟投資人最直接相關的其實不是技術分析、財務報表、法人進出,而是心理學,白話文說就是你的心情,錨定座標就是股價,未實現損益總是派對動物,實現損益總是杯盤狼藉,徒留落寞陪你看夕陽的餘暉。 教科書會教你的投資模式粗略分為三種 從心理學看太複雜,從你自己的心情看就很明白。
Thumbnail
2022-04-21
人類圖流日有感1-沒感覺也沒關係意外第一次感受到人類圖流日對個人設計的影響,覺得有趣紀錄一下。 這下,換人資懵了,也停了片刻,理解成我已經答應了,所以接下去說明面試時間與開展形式,互相禮貌的結束了這通面試邀約後,等待我的下一步,就是實際的第二輪面試。 總結這一天下來深刻的流日觀察,因為體驗過,所以相信,然而,我是這樣覺得的:
Thumbnail
2022-02-10
復仇的終點,徒留的僅剩無盡的空虛 ── NS遊戲 歧路旅人 舞孃線劇情概要與心得   遭受地下組織的毒手而家庭破碎、流落他鄉的城主女兒,不惜出賣自己的身體,作為酒館管理人的禁臠,並依靠舞蹈的天賦在酒館擔任舞孃蒐集情報,只為向當年的兇手──「黑曜會」復仇。初章找到兇手的線索,因此打算脫離管理人的掌控,酒館中唯一向自己釋出善意的同事,為了協助自己逃離
Thumbnail
2020-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