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彼此衝突的「好」,其實是在追求幸福的不同形式––簡單地比較《百花百色》與《粉紅鍛帶》兩作

2019/05/2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在這個彩虹色的幸福日子裡,我想要跟大家分享與比較兩個台灣的漫畫作品。原本應該是要從1661國姓來襲開始這個系列主題的,但是命運選擇了彩虹的這一方,所以我也從這裡開始說起吧。
同性戀主題的漫畫雖然不多,但一直都有,或許用家庭的角度去探討,或許用戀愛的觀點去呈現,最後還凝練出GL、BL等多種表現類型。台灣的漫畫家也吸收了這些表現方式,畫出了台灣觀點的同性戀主題作品。
也就是本文要並列介紹與比較的「粉紅鍛帶」和「百花百色」兩本單本完結的漫畫。
在開始比較之前,必須先簡單敘述一下兩本各自的故事,不然從沒看過內容的人,會完全跟不上比較與說明的進度。也因為必須簡單敘述一下故事內容,所以必定會牽扯到爆雷的問題,想要自己讀,不想被透露內容得人,請現在立刻上一頁退出,或是關閉分頁;不在乎被爆雷,或是已經讀過的你,讓我們繼續講下去。
~~
粉紅鍛帶是由星期一回收日繪製,東立出版的少女漫畫。熱愛LOLITA時尚,總是穿得輕飄飄又軟綿綿,以大大的鍛帶與泡泡裙裝飾自己的露喵(女性),偶然在自己就讀的高中裡發現了非常適合穿LOLITA的同學郁萱(女性),為了滿足自己想看郁萱穿上LOLITA的慾望,不惜丟出幫郁萱拉近與男性友人之間的距離,到達戀愛程度的交換條件,但是卻在這種少女漫畫最常見的「幫助朋友談戀愛,卻自己先愛上這個朋友」的路線裡,發現了自己不是想看對方穿上LOLITA,而是想要藉此佔有對方的心情。
由於這不是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故事,最終露喵承認了自己比較喜歡女生,郁萱也很順暢地接受了同樣身為女性的露喵,於是兩人得到了開始交往的幸福。
具有男性風格的小女生,與具有女性風格的小女生的組合,跟GL還是不太一樣的。
就像知世對小櫻一樣!
百花百色是由D.S.繪製,蓋亞出版的CCC作品之一。宇帆(女性)從小就感覺自己是穿著布偶裝的怪獸,一直對自己女性的身體認同有著強烈的抵抗與無奈,隨著成長還發現,自己是喜歡女性的那一方,以及父母在生自己時,曾經求助於栽花換斗的科儀,想要把自己生成男生來傳香火。然而出生後的宇帆同時具有兩性性徵,為了未來的生活品質著想,在嬰兒時期就去除了沒有功能的男性性器官,成為了女性。
困於傳統家庭價值而痛苦,同時也困於自己無法接受自己的自我認同的苦悶,直到上了大學,宇帆才開始真正接觸到跟她一樣的人,開始接觸同性戀的社會議題,一起走上街頭,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認同,也開始跟家裡的傳統價值和解。
講到百花百色這個作品一定會提到的,栽花換斗的科儀。
比起感情問題,百花百色更注重自我認同問題。
~~
這兩個漫畫理應各自分開來講,但他們採用了相同的主題,不同的敘事,所以很適合在這個彩虹色的日子一起來講。
單以故事的娛樂性來講,粉紅鍛帶是遠勝百花百色的。
若有似無的距離感,忽遠忽進的人際關係,以及因為關鍵的行動而不斷變化的情感流露。粉紅鍛帶完全抓到了少女漫畫那特有的文法性格,以不會讓人尷尬的恰好程度演出了一段很清新的戀愛開始的故事。這是很純正的百合作品無誤。
從情感的渾濁面,淨化為情感的純粹面,這是很少女漫畫的敘事文法。
但是以故事的主題性來講,百花百色就不是粉紅鍛帶可以觸及的對象了。
百花百色不是沒有戀愛的情緒在其中,但是那些情緒都被更強大的社會規則與傳統價值給壓抑住了。百花百色是無力者在困境中戰鬥的故事,不是戀愛作品,同時因為這場戰鬥沒有任何力量可以使用,所以毫無娛樂性可言。但缺乏戰鬥力這一點,也讓百花百色的故事,碰觸到更多同性戀主題。雖然也只是碰觸而已,距離真正的深入探討,還有很多距離。
百花百色同時呈現了家庭裡三個世代彼此的困境
這兩個作品各有優缺點,單以一本完結的漫畫的完成度來說,粉紅鍛帶比較高,以觸及主題的深度與廣度來說,百花百色比較好。不過我更想講的是,這兩個取用相同主題的不同作品裡,有一個共通的價值標準存在著。
那就是「好」。
粉紅鍛帶以少女漫畫的角度切入個人之間的感情關係,這個「好」就呈現在「誰與誰結成感情關係比較幸福」之上。
百花百色以近似社會漫畫的角度切入同性戀的處境,這個「好」就發揮在「如何面對真實的自己與家庭傳統價值的關係」中。
傳統家庭價值最難自覺的一點就是,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在「傷害你」。
兩個故事都以不同的「好」產生衝突,來展開更多的內容與敘述,男女交往的好對抗女女交往的好,壓抑自己配合家庭需求的好對抗接受自己走向社會的好,這些彼此衝突的「好」之間真正代表的,其實是在追求不同形式的幸福中,必然產生的對立。
台灣其實有著很嚴重的世代斷離問題。不是斷裂,是斷離,斷捨離那種程度的斷離。我們因為地理位置、經濟環境與政治因素的關係,每個世代都會接收到完全不同的價值觀點與資訊,如果在一般正常的國家裡,這些彼此差距很大的價值觀與資訊,應該會在各種場合––家庭或學校或工作地點或娛樂時間––產生交流與互動,然後逐漸抓出一個可以貫通所有世代的妥協路線,但台灣因為政治因素的關係,還無法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舉例來說,或著實際來說,就是白色恐怖對我們的影響真的太大了。
大到足以讓家庭內產生嚴重的斷離。
白色恐怖的生存基本法則就是,保護自己,少管別人,過得越封閉越隱密,越不會被旁人發現你的不同,就能活的越久。
這種野蠻的法則與最傳統的價值觀念裡,對「幸福」的追求與定義恰好相符,這是台灣絕大多數家庭裡的第一世代所抱持的「好」的觀點。
接著是在白色恐怖中成長的,我們的父母世代,家庭中的第二世代。他們通常只會看到這種「正常生活模式」的好,也確實感受到這種模式的好處––即使那個好處很可能與白色恐怖生活模式毫無關係,他們也會認為這是好處。於是第二世代誕生了一種名為「普通就好」的「好」的觀點。
然後到了我們這一代,家中的第三世代,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而是活在真正算是民主的自由之中,對我們來說,找到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是什麼,才是「好」的定義。
但是第三世代會被第一世代認為過太爽,被第二世代認為什麼都不知道,於是第三世代與前兩代斷離。
第二世代會認為第一世代的規定太死板,干擾自己的生活,很「不好」,於是第二世代也與第一世代斷離。
第一世代抱著自己才知道的那種歷史性痛苦,認為大家都忘記了應該怎麼活下去,所以跟後兩代也斷離。
這是政治造成的世代斷離,同時也讓每個世代之間對於「好」的追求產生斷離。粉紅鍛帶與百花百色雖然走的故事風格完全不同,但是他們背後共通的衝突,都是來自於對這個「好」的追求中產生的。而在這些衝突裡,也可以看出台灣對於「好」的真正定義,就是「幸福」。
重點就是這個「為什麼什麼都不順心!」當幸福與好的定義跟順心被綁在一起的時候,宰制與壓迫就開始了。
如何才能幸福的活下去?這就是這兩個故事共通的主題。沒有好壞,沒有優劣,要像粉紅鍛帶的輕飄飄少女故事一樣,很順暢地找到願意接受自己的人,展開新的感情生活,或是跟百花百色一樣,知道了自己出生的秘密,跳入了與自己切身相關的社會運動與議題中,終於讓自己接受自己,站上人生的起點,這都是幸福生活的可能性。
雖然說同性戀議題在現實狀況裡,特別是在希望長輩們可以裡解跟接受時,經常會轉往「如何說服」的方向討論過去。
但是長輩們真正需要的不是被說服,而是想要知道我們要如何滿足他們對於幸福的追求與定義,所謂「好」的標準要如何達成。
反對我們的人不見得真的是在反對我們––雖然真的是少數她媽的真正充滿惡意的垃圾混蛋存在著––他們更多的反對,是來自於擔心,對你是否能夠幸福的擔心。
但是要如何證明給他們看,我們所選擇的方式一樣能夠達成「好」,能夠「幸福」呢?
那就是每個人在自己的家庭裡必須自己去探索的道路了。
只是不管結果如何,你都要記住。家人對你懷抱的通常不是惡意,是擔心,是對幸福與好的追求無法達成的擔心。如何解決這個擔心,就是人生的議題。
曾經沸騰,曾經絕望,最後依然站起,這就是我們這個世代的台灣人。
在這個彩虹色的日子裡,簡單地比較一下這兩個作品裡,共通的意義。
我們是小國小民,也會是好國好民。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2會員
253內容數
庸俗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偉大的事物,都從最庸俗的地方開始,而任何庸俗的事物裡,總是能掰出最偉大的地方。在從庸俗變得偉大,或是從偉大裡發現庸俗之前,就先獻給自己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吧。 那個庸俗簡單又隨時可能變得偉大的,庸俗的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