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檢舉內容
〈她的故事〉十七年

2019/06/08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別人的十七歲正值青春,她的十七歲卻已是一片滄桑。
後來她常常會想,如果那天沒有去參加那場聚會就好了,那麼她就不會遇見他,也不會發生那些後來的事,她可以繼續過她原來單純明淨的日子,喜歡晴天和冰淇淋,也喜歡雨天和奶茶,很容易為一點點小事就笑得前仰後合,生活裡最大的煩惱就是數學不及格。
但她畢竟遇見了他,該發生的終究會發生,或者說,不該發生的全都發生了。
他大三,讀電子工程,長得帥,還彈得一手好吉他。在那個聚會上,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的他吸引了全場女生的目光,但他的視線卻始終只在她一人身上。她知道不能陷下去,但還是情不自禁,而且沉沒得很徹底。在認識他以前,進入大學的第一志願一直是她唯一的目標,師長們也都認為她有這樣的實力,可是他的出現讓情竇初開的她從此離開了原本的人生軌道。
他生日那天,她第一次進入他的房間。他說要送她一份生日禮物,接著就抱著吉他唱了一首為她寫的歌,他說這首歌叫做〈十七歲的少女〉。她心中蕩漾著感動,笑說生日的又不是她,應該是她送他禮物。他把她像吉他一樣地抱進懷裡,低聲說:
「好啊,十七歲的少女,那麼妳準備送我什麼生日禮物呢?」
這是她的初戀,而她百分之百地相信,這就是一生一世的愛情。
發現懷孕是在某次的體育課,跑完一千公尺之後,她心悸想吐,要好的同學一邊幫她拍背,一邊開玩笑地說她這樣子和電視上懷孕的女人好像。她心中一凜,為了避人耳目,放學後特地多坐了好幾站公車,到離家很遠的屈臣氏去買驗孕棒。
看見驗孕棒上那代表陽性的雙槓時,她腦中一片空白,不知該有什麼感覺。
她才高二,大學都還沒開始,就要當媽媽了嗎?若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她原本的世界一定是天翻地覆的改變,那遠超出她的想像。可是她更無法想像的是捨棄這個孩子,那是一個生命啊,結合了他與她,一定是個很可愛很漂亮的孩子哪……她摸著自己平坦柔嫩的小腹,難以相信自己竟然孕育了一個生命,這太不真實。
直到他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他激烈的反應才讓她有了真實感。
「妳怎麼能讓這種事發生?嗄?為什麼不把保護工作做好?妳都沒在預防嗎?妳是這麼不負責任嗎?」他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咆哮,喘氣,像一隻困獸,原來的瀟灑帥氣全都不見了,驚慌失措,先怪罪她再說。半晌過後,他想到了什麼,雙手按著她的雙肩,臉色凝重,從齒縫間迸出三個字:「去拿掉!」
她被他的反應嚇住了,他讓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都是她的錯……她哭了起來,這才感到事態嚴重。
「去拿掉!」他煩躁地重覆對她的指令,「愈早愈好,去拿掉就沒事了。聽到沒?」
她啜泣著搖頭,「我們可以結婚,然後把孩子生下來……」
「不可能!有了這個孩子,我的人生就完了。」他的眼神忽然冰冷起來,「再說,妳真的確定我是這個孩子的爸爸?」
她止住哭泣,怔怔望著他,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再也說不出一句。
然後她站起身來,並沒看他一眼就走出他的屋子,卻是一出了樓下大門,她就吐了,吐得翻江倒海,肝腸寸斷。一股從未有過的噁心,讓她差點把心也吐了出來。她覺得自己像是電視上那種演得很糟的女主角,掉進了一個令人作嘔的俗濫劇情。她原本以為的美好愛情,原來是一齣不堪的戲。
她失去笑容,漸漸消瘦,終日沉默不語,課業成績一落千丈,而且與所有原先要好的同學都保持距離,因為害怕她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真的不知該如何回答。導師三番兩次找她問話,她也只是低著頭,一聲不吭。這是一所收費昂貴的教會女校,以培養品德兼優的淑女學生而知名,如果師長同學知道她肚子裡竟然有個孩子,她將成為全校的恥辱。
導師也數次打電話到家裡來想與她的父母談談,但她的母親正好與一群貴婦朋友搭乘豪華郵輪橫渡地中海,父親則為了新公司的合併,每天都是三更半夜才回到家,兩人都無暇發現女兒的變化。當她終於因為在朝會上昏倒而被送進醫院,並檢查出已有十二周以上的身孕時,她的父母才知道,向來乖巧美麗、成績優良、從不令人操心的女兒,竟然犯下如此大錯。
「那個人是誰?誰讓妳變得這麼下賤?」母親搖著她的肩,激動得也差點昏倒。但躺在床上的她只是木然地轉過身去,望著病房窗外那排小葉欖仁。
她一直是母親拿來在親戚朋友面前炫耀的人生戰利品,然而自這天起,她的名字就從母親口中絕跡了。父親則以他在商場上一貫快刀斬亂麻的作風,先為她辦了休學,然後找到一個醫生,為她進行了一場引產手術。已經超過十二周,風險不小,而且還有道德上的問題,一般醫生是不肯接手的,所以這只能秘密進行。她不願意,但再多的哭泣哀求都無用,一切皆由不得她。
她仰躺在引產台上,覺得自己從裡到外,從身到心,都是破碎的。
她才十七歲,可是她的人生彷彿已經過完了。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歷盡滄桑的老婦,對於過去不堪回首,對於未來無法期待,而她即將失去的是她對於人生最後那微小的依戀與盼望。
麻醉藥開始作用之前,她以殘留的意識祈求,但願自己就這樣死去,若在這場手術之後,她還是不得不地活著,那麼她將會報復!
因為信仰愛情,結果卻是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這慘痛的教訓從此以後將會時時刻刻提醒她,讓她再也不會愛上任何人!而人生如果沒有了愛,就靠著恨活下去吧……..
她回不去原來的高中,也不想再與同學們有任何聯絡,她整天關在自己的房間裡,誰也不見,只覺得全世界都在談論她,猜測她,在她背後竊竊私語。家裡有親戚上門時,她緊閉房門,母親也希望她最好不要出來丟人現眼。「妳叫我怎麼解釋妳沒上學這件事?姑姑們都已經在懷疑妳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如果她們知道妳壞掉了,我就死了算了。」
後來她被送到加拿大的愛德華王子島,讀了一年的語言學校之後,進了當地的大學,放假時也沒有回台灣,家裡幾乎與她斷絕了來往,唯一會每隔一段時間與她聯絡的人是她父親的秘書,因為要確定匯給她的錢都有收到。對於那個把面子當成第一的家庭來說,這個鑄下大錯的女兒算是被放逐了,除非她能拿到兩個博士學位或是嫁給一個王子來榮耀她的父母,否則是不值得被原諒的。
她也不覺得自己可以被原諒。
她沒有保護好自己,也沒有保護好她的孩子,她讓自己被糟蹋,也讓她的父母蒙羞。這一切只因為她曾經對某個人敞開心扉。這樣的錯誤不會再發生,她絕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所以她不交朋友,總是獨來獨往,她周圍所散發的一股寒氣,也讓人無法接近。完成學業後,她抱著某種自我懲罰的心態,刻意選擇到幾乎終年都處於冰凍狀態的亞伯達省,找了一份工作,過著全年冬天的生活。
她常常想起他,他知道他毀了她的人生嗎?雖然她已經來到地球的另一邊,可是曾經發生的那一切並不遙遠,她一直還在那裡面。她不曾在網路上搜尋關於他的消息,然而她希望他落魄潦倒,過著比她更悲慘的日子。
當多年後,她因為父親病倒而回到台灣時,距離她的十七歲,已經是十七年過去。
畢竟是血濃於水的至親,時間把許多衝突都化解,曾經意氣風發的父親和曾經心高氣傲的母親瞬間已老,乍見的感覺恍如隔世,而她自己的變化在父母眼中又何嘗不驚人?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少女。
她漸漸成為父親最仰賴的左右手,將原來搖搖欲墜的家族公司扶穩,讓父親可以安心養病。這樣的表現終於讓母親覺得這個女兒還是有用的,抱著她痛哭了一場。她並沒有跟著流淚,但心裡某塊冰凍的地方在悄悄地融解。她的年紀已是十七歲的雙倍,懂得寬容,可以用成熟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父母,他們也是人,也有人的軟弱與自私。
父母的房子就在車水馬龍的城市中心,她覺得應該搬到空氣新鮮又安靜而且還可以好好散步的地方,這樣才有益於父親的健康,說不定還能治癒母親的失眠。兩老也同意她的想法,現在家裡是她做主。
她看中了一幢城市近郊的山中二手別墅,開了一個價,請仲介去斡旋,本以為幾日後才會有答案,沒想到當天仲介就回報,屋主急售,所以愈快簽約愈好。「聽說是生意失敗,欠了地下錢莊不少錢,被逼急了,而您出的價是目前最高的,所以屋主求之不得啊。」這些話有損職業道德,其實是不該說的,但或許是即將交易成功一筆龐大的買賣,仲介一時喜不自勝,就說了多餘的話。
簽約那天,她準時赴約,對方已經先到了,而且也已把所有文件都填妥,她在桌子的這頭坐下,抬眼看見那頭的人,頓時屏住了呼吸。是他嗎?
她看著文件上他的簽名,是他。
他穿了正式的西裝,看得出來對這場簽約很慎重。他的眉眼之間有了一些風霜,臉部線條也有了一些時間的痕跡。她曾經想像過與他不期而遇的場景,卻沒料到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雙方仲介代為介紹彼此,她直視著他,一言不發,他則對她點頭致意,看樣子並沒有認出她來。
他竟然忘了她!她就在他的面前,他卻一點兒也不記得她!她心中震驚,那她過去經歷的那些傷害與苦痛算什麼啊?一時之間,她很想站起身來離開,但雙腿卻無力地無法動彈。
仲介把她該簽署的文件放在她面前的桌上,她想起自己曾經有過的報復念頭,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只要她不簽,他就會繼續身陷在財務危機之中。她可以不簽的,她想,就說她後悔了,然後揚長而去。她何必救他?她又不是非買這幢房子不可。當然他還是可以找到下一個買家,但只要她不簽,就可以延長他被折磨的時間。她心中澎湃,洶湧著複雜的情緒。
見她久久沒有提起筆,仲介有些著急,指著買方的簽名欄,陪笑著說:「請簽這裡。」
但是他若是因此被地下錢莊追殺,她真的會覺得開心嗎?
不會啊!為什麼那樣她會高興呢?他現在的焦慮並不能抵消她過去的痛苦。對於她所經歷的那一切來說,誰還得起?
可是,無論過去如何,至少現在的她正好好地坐在這裡。
這些年來,她雖然經歷了許多悲傷與孤單,感情生活也一片空白,但未嘗沒有收穫。而且這是她的人生,怎麼能把帳算在別人頭上呢?
現在的她已不是從前的她,那麼現在的他也不是當年的他。而當年的那個他,其實也只是一個不成熟的年輕男子,不知如何處理棘手的情感狀況罷了。
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她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因此活得有如行屍走肉。夠了,都過去了,別再讓那樣的情結繼續危害自己了。她的意識上是怪責他,潛意識裡其實是責怪自己,真正讓她痛苦的並不是他,而是她對自己的罪惡感。為了這份罪惡感,她已經受困了十七年,難道還要再繼續受困下一個十七年嗎?
過去早已過去,他與她也早就不相干了啊!
此刻,她佇立在時間的長河邊,回頭看著曾經發生的一切,忽然發現自己早已不恨他了。
她拿起筆,心想,如果她簽下合約,他看到了她的名字,會發現眼前這個人就是當年那個十七歲的少女嗎?或是他即使看到也依然無感,因為他早已將她徹底忘了…….
無所謂,都不重要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在合約上一筆一畫地寫下自己的名字,當做某種重生的秘密儀式。在這樣的當下,她心中的思潮全然止息,只有一片了然與平靜。
.
刊於皇冠雜誌彭樹君專欄「聽樹君說故事」/ 783期 / 2019五月號
.
🌹2018年之前的「聽樹君說故事」已結集成書《再愛的人也是別人》,於2019二月底出版,謝謝喜愛與支持。
.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彭樹君,用本名寫小說與散文,以筆名「朵朵」寫朵朵小語。 22歲出版第一本書,至今有小說、散文、札記、採訪集等二十幾本著作,以及《朵朵小語》二十餘集。寫作的養分來自於閱讀、音樂、電影、旅行、蒔花弄草、觀察人生百態,以及苦甜交織的生命本身。
我擁有一棵樹,一棵開花的樹,我希望每個來到這棵樹下閒坐的人,都可以透過光影交錯的樹葉,仰望頂上的天空,離開的時候也可以揀拾一朵隨風飄下的落花,帶著芳香的氣息繼續上路。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