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影|拉普拉斯的魔女:只有宣傳照好看是沒用的。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猶記當初看到這顆捲髮的時候,我內心的小野獸幾乎出閘。(不重要的小情報
史上最破題的一篇,不囉唆先上一張宣傳照讓大家見識主演們逆天的顏值。
但即使宣傳片和宣傳照拍得這麼好,我依然覺得整部片很普通,甚至到有些失望的程度。演員表演中規中矩,櫻井翔本色演出、福士眼睛瞪太大之外其他沒什麼毛病,廣瀨我個人認為表現不錯(大家理性),但整體劇情很弱。
萬年翔擔如我實話說認為櫻井翔沒有突破,而且這個男主我覺得掛得有點勉強。(說有點我覺得還太含蓄了)
我開頭還因為他雙肩包背得很櫻井笑了出來,後來發現角色跟演員本人真的沒什麼區別的時候我就笑不出來了。青江是一個沒什麼特色的角色,戲份都在福士和廣瀨身上,甚至片名叫做拉普拉斯的魔女,但實際上最有故事的,卻是拉普拉斯的惡魔謙人。
飾演電影導演的戲骨豐川悅司自然不緊張,其他人例如Lily Franky或是玉木宏志田未來等等也是不出戲,但我認為整齣電影壞在不夠力——沒錯,換我進入業配主題,整部電影的問題我覺得在——沒看見預期想看見的
不符期待,令人失落
我本來期望進電影院能夠看到的是事件犯人嫌疑犯撲朔迷離的案情事件的犯罪手法反轉的真相拉普拉斯的魔女的起源,結果事件和撲朔迷離的案情全被玉木宏的刑警一句「刑警的直覺」帶過,而且跳過犯罪手法的詳細陳述,直接切入製造拉普拉斯惡魔的手術和警世預言。
看過原著的朋友說劇本把青江教授和圓華鬥智的部份,以及謙人和死者水城的妻子的關係都給刪掉,失去了人物關係的複雜度,也削減了故事的戲劇性。劇情節奏上來說,更讓人感覺沒有什麼鋪陳,就跳進到最終決戰的場合了。
殺人手法全訴諸於氣候變化,而且最後謙人消失我以為我不是在看東野圭吾,而是鬼來電……我真的有一瞬間很認真思考整齣電影其實是在演超自然現象。
其實我能感受到電影想把重點放在「人類過度的進化是很危險的」,但是這個危險給我的感覺很薄弱,畢竟謙人的殺手鐧還要看時間地點場合,變因太多,比起預知或推測,我認為真的能親手操控氣候或許比較震撼人。
同團體的二宮和也「白金數據」同為東野圭吾的改編電影,其實也在做類似的探討:假定未來的政府擷取DNA便能創造一個無罪的社會,手握如此權利的政府是否會越權侵害公民權利?
2013年的白金數據雖然爛尾,大友啓史同樣拍得搔不到癢處,但至少搔得又比三池再深一些。甚至又另一部,隊長大野智的「忍者之國」對人性冷漠和現代社會的批判顯得更為高竿。起碼整部電影在前頭不言明,我卻時時感受到導演的諷刺之意,直到電影最後一幕將忍者的身姿和現代社會的人群疊合起來,確實令人一瞬間感受到不寒而慄。
最後的最後
羽原教授在研究教授和父親身分之間的掙扎,在研究和女兒之間,無論他再怎麼辯解、後悔,讓圓華接受手術的人始終是他。最後一段他說:
「這樣來看,我與甘粕才生同罪。」
是我覺得整部電影令我最印象深刻的地方。
親手斷送女兒對世界的期待和好奇,或許也算是一種扼殺。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