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話唬爛--吸血鬼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幹,寫不出來啦!
每次我卡稿的時候,就會半夜溜出門跑去附近公園,那裡總是會有個自稱是卡拉OK店的路邊攤,但所謂的卡拉OK也不過就是個舊手提收錄音機跟麥克風而已,從來沒看有誰真的用那來唱過。另外還賣點啤酒跟鹽酥雞,最大的好處大概就是他總是會開到快天亮才收攤,而我每次寫不出東西,就會去那邊買點啤酒邊喝邊與其他酒客抱怨跟凹人家提供靈感。
其實我並不太能喝,但是有時候不這樣喝一點告訴自己現在已經醉了,我還真拿不出勇氣找陌生人攀談--儘管來久了,說陌生也沒那麼陌生了。
反正你寫了又賣不了錢,也不過就是自己開個部落格貼上去然後點閱率也是小貓兩三隻,是幹嘛要那樣苦惱個老半天啦?
阿菲一面嚼著雞肉串一面豪不留情的吐我槽,他好像是在附近電子廠當作業員,自稱說是手遊專業非洲人所以皮膚才會跟著黑起來,不過從他喝醉之後的口音聽起來,我想他應該是菲律賓人,不肯老實承認的理由大概猜得出來。
啊我是不能追求一下夢想喔?

有句話說得好,有夢最美,趕快去睡。寫不出來就不要硬撐,反正硬撐也是撐不出個鳥來,不然你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啦!
啊你就提供些什麼八卦或是點子給我嘛!就算假的也沒關係!我可以請你喝酒!
好吧,衝著酒的份上,我出賣一下朋友好了,嘿,阿德!
在旁邊烤著雞肉串的店老闆抬起頭來對我們點頭致意,看到阿菲招手後,擦了擦手就走了過來。
安怎?要加點喔?
沒啦,我想阿石仔跟我們這麼熟了,又適逢萬聖節,覺得應該跟你們正式介紹一下。阿石仔,阿德老闆的本名,姓德,名古拉,正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吸血鬼。
我眨了眨眼,重新看了一下帶著厚重奶瓶底眼鏡,為了怕被說不衛生而用毛巾纏著頭又帶著口罩,可是上身卻只穿了件沾了油煙的骯髒吊咖背心...雖說我說了假的也沒關係,但這種的也太沒說服力了點吧?
靠北啊,阿菲,不是叫你不要說出去的嗎?
沒有啦,他說只要我講八卦的話就願意請客,我想說反正也是買你這邊的啤酒,啊曬你的不是剛好?
那倒是。
阿德點了點頭。
等一下,雖然我是沒打算當真啦,但這種關係重大的秘密你用一瓶台啤的價格就肯換會不會太誇張?
不會啊,反正你回去頂多寫在部落格上,啊你的部落格橫豎也沒人看,不怕你講啊。
...靠北...既然你這樣講,那我也要說啦,阿德你這尊容到底哪裡有吸血鬼的味道來著?大家眼中的吸血鬼要嘛是羅伯派丁森,要不再往前復古一點就是湯姆克魯斯跟布萊德彼特,不是奶油小生就是型男,你是要跟人家怎麼比啦!”
邁阿捏共,啊你是台灣人,成吉斯汗健身房的館長陳先生也是台灣人,人家是什麼身材你什麼身材,難道我可以說你們身材不像所以你不是台灣人嗎?
阿德豪不留情的反擊,用食指戳了戳我的鮪魚肚,說來奇怪,在這之前我還沒注意,阿德的手指亂長一把的,指甲又尖,還真有點鬼怪。
好啦,就當你真的是好了,一個吸血鬼在公園賣烤肉到底是怎樣?
啊就總要討生活嘛,這都什麼年代了,難道我要去襲擊夜歸女子嗎?哎唷這年頭到處都有監視器,你說要抓個人回家吃,哪有那麼容易?鬧出人命可是刑事案件,到時候肯定又是連續好幾天夜間臨檢個沒完,啊我一個吸血鬼也沒身分證沒戶籍的,被警察攔下來多麻煩?要是被關進拘留所,到白天那可不要我命來著?再說現代人喔,誰曉得乾不乾淨,有沒有病?啊我不如喝雞血算啦!雞肉還可以拿來賣,一舉兩得。
阿德講著講著,似乎是口渴了,拉下口罩拿著寶特瓶喝了兩口,那瓶子外包裝是寫著番茄汁沒錯,但剛聽過阿德一番話,我還真不敢確定瓶子裡面裝的是啥,不曉得是不是光的關係,瓶子裡面的液體看起來比番茄汁的顏色還深不少--對了,阿德的牙齒,是尖的嗎?剛剛我沒看清楚。
沒事了吧?那我把啤酒拿過來,台啤對吧?
啊你是有台啤以外的酒喔?拿來啦!
看著阿德離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問了阿菲
「...真的假的?
那很重要嗎?
我歪著頭想了一下,覺得有些事情,不管多荒唐,不去證實它,未必是壞事--至少這樣我才敢放心寫在部落格裡面。
石林散人
石林散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