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哀臣

2020/04/2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他已經是王的最後一名臣子了。
只有他,能帶著孤獨病老的王,從曾受群星賜耀的輝煌王國遁入骯髒噁臭的排水道。
身上,沒有金銀與寶石鑲嵌的名劍,只有一把沾滿鮮血與破朽的老劍。
穿著,從垃圾堆裡扯出的破布,散發臭味,掩蓋底下碧眼奪人的華服。
不能有光芒,不能吸引注意。他偕著舊王走出水道,滿身臭。
「陛下,請用水。」
循著殘星的指引,他們找到了足夠隱蔽的山林與清澈的溪流。他親手舀水盛予舊王。
「不要!」
固執而粗糙的手指拍開了他的忠誠,他悵然。
「陛下,還有一段路。」他指著星星。「群星依舊庇護著。」
「群星即將殞落。」舊王否定他,「萬星已死,殘餘之星不過是待斃餌食。就如同你,與我。我們逃不遠。」
「該走了。」
他拉起陛下無力的手臂,跨步,星已黯淡。轉頭,王城已死。
「逃不遠。」
追兵來了。
他舉起老劍,將迎面而來的敵人一分為二。這些戰士並不畏懼死亡,因為死亡,只是揭露其比死亡更加可畏的樣貌;但在餘星的支持下,他捨命將這群捨棄人身的高大巨獸送往他們應當前往的死之世界。
然而,當他轉身時,舊王已死。死在敵人的利齒下。
他哀慟抱起舊王僅存的半身,一手不斷將落入溪水下的臟器與血肉填回軀體,但怎麼做都只是徒勞無功。
殘星照耀,他被安慰,即便星光已被啃噬無幾;他被開導,倖存的星星們懇求他盡快拋下舊王的屍身,因為死人的腐氣將為他招來更多禍害。
被勸阻。在殘星的驚愕之下。
他開始啃食,如被長久閉鎖、無飲無食的狂躁魘獸,整個身與臉全埋入了舊王那泥濘般的屍骸內。
「陛下將會與我同在。」
待他吞下舊王的一切,他回應了殘星詫異的詢問。
「我會背負王的遺恨離開這裡,並在尋得時機到來之刻,回到此處,奪回我們所失去的一切。」
他的身體逐漸異化,老劍與衣著全染上與他連通的腐物,異變;群星的祝福趕在受到感染以前,慌忙退離。
「我是失去主人的哀臣,我將會一輩子承擔悲傷與折磨。唯有與王共伴、共體、共生,使王存於我之魂與血與肉,我才能免於苟且、不受偷生之名。」
耳語已靜。星星淡去,消逝。這次,它們並非因為受到吞噬而消亡,而是失望。
他,哀臣,彷彿看見了群星留於夜空的嚴厲批判與諷刺。
沉默,遁入陰影。
直至復仇之火徹底填塞他哀痛而空缺的心。

想看我更多創作,別忘記按右上角追蹤我的Vocus,以及追蹤我的粉專:
我的臉書Moonrogu的奇幻村莊
我的VocusMoonrogu
我的PodcastR.o讀
我的噗浪Mokayish

拍手五下,輕鬆支持我繼續創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1K會員
1.1K內容數
人類一生都在為問題苦惱、思索、悲憤、喜悅,然後最終做出選擇。每一個選擇都將呈現某種結果,無論好與不好,都只能陷入下一個無盡情緒,直到坦然接受,然後面對下一道難題。 我們都是旅行者,走在探求真理的路途,為解開難題而陷入自我意識。 我們終將費盡一生持續追尋,直到大腦隨死亡停歇運作。 意識所留下的,便是身而為人的,存在證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