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國防疫觀察筆記 十一

2020/05/2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E國的草莓產季是夏天,當地產的便宜大碗
今年缺工狀態下不知道還有沒有便宜的草莓可以吃呢。
5月18日
  今天的頭條新聞,也就是B廣播電台每個整點報新聞的第一條,是政府決定要把味覺與嗅覺喪失列入相關症狀,如果出現這個症狀的話需要居家隔離。好像滿久以前就有聽說喪失味嗅覺是這次病毒的症狀之一,不過好像一直沒有被列入不管是E國還是臺灣的官方標準裡面。晚上的記者會有講,之所以這麼晚才被列入,是因為這個症狀不會單獨,通常是伴隨著其他「典型」症狀(發燒、咳嗽)出現,所以對於確認有沒有病毒沒有很大影響。現在列入看起來可能是要積極面對檢測了?
  加入一個討論台灣人搭飛機的社團,裡面有各式各樣搭機回台的花式組合,趕著回家的朋友真的好辛苦。至於我,加入社團只是想知道最新消息,雖然機票買好,但目前為止還是佛系準備中。
5月19日
  採水果產業缺人,水果盛產的夏季,疫情關係採水果產業因為平常仰賴的歐盟外勞不能來了。政府於是公開呼籲目前被放無薪假的國民們,請考慮考慮去幫果農採草莓呀。E國的農業長期以來仰賴東歐的工人,本來因為今年底即將脫離區域聯盟的關係,農業就面臨缺工的困境,嚴峻的疫情提早此一困境的到來。
  徵求採水果工人的宣傳活動有個很國族主義的名字,為國家而採。連招募人才都要這麼愛國。也是啦,在這種國家裡使用愛國主義基本上不會出錯,危急時刻就是要搬出來大用特用。
5月20日
  跟室友兩人起了雄心壯志想要「無限制」地運動一下,準備從位於L市西邊的家走上4英里到接近市中心的一個公園。想著好久沒去市中心,好久沒見住在市中心的朋友,想想市內健走似乎是個不錯的挑戰極限選擇。加上今天的天氣預報氣溫高達27度,待在沒有冷氣的室內不如出門走路。
  因為稍微放鬆一點的lockdown政策,公園裡人非常多,但人與人之間基本上還是有維持2公尺距離。看到有兩人各帶自己的野餐墊,將兩張野餐墊擺得遠遠的「一起」野餐,也看到應該是約人來公園碰面的女孩跟來碰面的朋友差點要抱在一起然後在最後一刻想起要維持距離,最後用腳碰腳打招呼。路上的商店還是大部分維持關閉,有些餐廳已經開門提供外帶或外送。如果新生活模式建立起來,或許離進一步解除封鎖也不遠了。
5月21日
  昨天走路走到鐵腿,今天拖著很痠的腿在家裡走來走去。跟一組可能想來短租我們房子的臺灣人視訊看房,稍微聊了一下現在還留在E國的人真的都是面臨很多麻煩的抉擇,雖然最後她們在複雜抉擇之後表示不會來租,但聽到有人跟我們一樣面臨牽一髮動全身的狀態,覺得安心了許多。
  從下定決心要回台買好機票到今天也不過是七天時間,心情跟準備的計畫已經換好幾輪,計畫從ABCD輪到現在已經很死心覺得反正只要人沒事,順利能夠安全去到想去的地方就好。
5月22日
  買菜日,出門發現好多餐飲店居然一瞬間都開起來了。除了本來就已經開了約兩周的三明治店,連鎖日式便當店、咖啡店,連車站裡賣甜甜圈的小攤子都回來了,所有的店還是只提供外賣或外送,但走在路上這麼多店開著覺得恍如隔世。超市裡的麵粉居然可以半滿架,大概是睽違快三個月一次看到這麼多麵粉,好感動。
  政府公布入境之後要隔離14天的細項,此政策即將會在6月8號開始實施。入境的人要備妥居住地址填表,入境後要在該居住地待滿14天不能出門,如果違法會有罰金。有幾個行業可以例外,卡車司機、採水果工人(!)、醫療相關工作者。我個人是懷疑E國政府可以多強制的執行這個政策,同時也覺得現在才處理這個政策真的太晚,甚至也不是立刻開始執行,而要再拖個兩周。政府對防疫以外的事情考量太多,拖拖拉拉,羊都快被狼吃光了還不補牢。航空公司及商業相關組織抱怨此政策會使「E國經濟無法復甦」也讓我翻個大白眼,你們以為不執行隔離經濟就可以立刻復甦嗎,會不會想得太美好......。歸根究柢當初其他鄰國實行邊境管制的時候,即使不封鎖邊境也該同步進行相關管制,現在才做落得好像晚別人很多無法同步,卻又沒辦法不做。(聳肩)
5月23日
  本日最大條的新聞:首相特別顧問三月底在他與他的伴侶都有相關症狀時,開200英里的車載他們的小孩從L市到D市找親戚,並在D市進行隔離。這樣的行為違反政府一直強調的請避免非必要的旅行,以及如果你居住的家戶當中有任一人有症狀,都應該整個家戶隔離14天。
  更扯的是在這麼明顯的違規之後,首相府居然還發出聲明表示他並沒有違反規定,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且合理的,然後D市的警方也趕快跳出來喊話,表示這個行為絕對是違反規定的。此事一出,網友跟媒體都爆炸了。推特上大罵該黨派偽君子的網友,以及提出各種(薄弱)證據為特別顧問辯護的網友吵成一團。網友順便還因為這個事件沒有排入推特的熱門排行,質疑政府操縱社群媒體。甚至因為B新聞的記者報導首相府的聲明,而被網友質疑她想為首相府及特別顧問辯護,要求她跟特別顧問一樣趕快辭職。
  這件事充分顯示了E國防疫政策是多麼的模糊。幾乎所有的規定都仰賴人民的常識或自我判斷,而當人民對於病毒傳染的基本知識有所差別的時候,他們的常識也就會引導至不同行為。假設特別顧問真的沒有所謂犯意,只是認為這樣的行為對他們來說是必要的,因為「要找沒有症狀的親戚幫忙照顧孩子」而且還有自覺的讓孩子跟照顧他們的親戚沒有住在同一間房子。為此而忽略他們兩個載著孩子開車橫越半個國家,期間會有可能傳染給多少人,忽略離開自己居住的城市會造成防疫上多大的困難。如果就連在首相府有極高權力的政府官員都搞不清楚這些規定最重要的基本原則,也就是:有症狀就可能傳染力不可以出門,又怎麼能期望國民可以了解。並且類似的事情在封鎖期間已經發生兩三次,高階政府官員去他們的第二個家,或進行非必要的移動。真的就連要說他們只是笨不是偽君子都說不出來。
 而且首相府的辯護聲明實在是夠了,當乖乖關在家裡的人傻瓜?
5月24日
  首相出來主持記者會,本來以為他是要來滅火的,結果居然火沒滅成,還火上加油。他一出來就說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今天找了那位特別顧問來面對面談話,談完以後首相認為特別顧問在封鎖期間出門是合法且合理的行為,因為他是要送孩子去給照護者照顧。看來是想要使用苦肉計,可是說實在這個期間每個人都很辛苦,苦肉計可能沒有太大的用處喔。
  作為我觀察E國L市中產階級窗口的志工群組裡也傳來各種挖苦此事件的圖片,把特別顧問的行程像搖滾樂團巡演行程一樣印在T恤上、編一首歌挖苦他等等。
  此事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說明苦悶的封鎖生活真的需要一個發洩的出口,也說明疫情到了一個可以稍稍轉移注意力談花邊新聞的時期了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C
SC
20代後半,人類學/藝術史作為名義上的背景。從新店溪畔搬到泰唔士河畔,2020年遷居鹽水溪旁。在各地的博物館偶爾打滾偶爾掙扎的生存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