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玉山前峰登頂記

2020/10/1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人生嘛,有人後悔做了什麼,有人後悔什麼沒做。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來去爬玉山。不在高檔餐廳享用浪漫大餐,而是在爬得哀哀叫的玉山前峰,這是我們的結婚二十一周年紀念。
看看這大景,這是走往寶島台灣最高的路上。
玉山群峰一路相隨,西峰在前主峰在後。
前一晚,我們投宿在山腳下、海拔近千公尺的望鄉部落,在民宿房間開門即可瞻仰玉山。前夜星空璀璨,這天一早出大太陽,我疾駛在蜿蜒的新中橫公路,沿途幾乎沒車。今年因為肺炎疫情大家無法出國旅遊,高山成為國人的避暑勝地,我刻意避開駢肩雜遝的熱門景點,玉山的遊客相對少很多。
在塔塔加駐在所及排雲管理站完成入山入園檢查後,我們搭乘接駁車往玉山登山口。圓夢不怕晚,只怕整日空想,09:15我舉起「夢想啟航」的隊旗,全家四人一起出發。
「玉山,我們終於來了!」我心中難掩興奮,儘管目的地不是主峰。
平日的玉山步道遊客不多
「山的氣色逾早逾好,大山大景才會來報到」,這是山的脾氣。上午的天空很藍,風很輕,我們走在通往台灣最高的路上。經過最前段的碎石險坡,接續的山徑地基平穩,右側山谷底是楠梓仙溪的源頭,溪谷對面的玉山群峰在視線的一邊一路相隨,西峰在前,主峰在後。平日的玉山步道遊客不多,多半時候只有我們一家踽踽獨行,沿路反而交會許多已下山的山友。有兩位原住民好漢背扛半人高重物的腳程竟然不輸我們,他們正要運送補給品到排雲山莊,登山客享用的山莊物資,仰賴他們辛苦的負重前行。
這幾年我喜歡投入山的懷抱,尤其是壯闊的高山總叫我心蕩神馳。眺巍巍高山,聞鬱鬱森林,賞飄飄彩蝶,聽啾啾鳥鳴,這是我愛上山的理由;每一步足跡,每一次屏息,那是我與山精地靈輕喃安詳的密語。行走山旅似乎也成為我的一種修行,起伏山巒勾勒的天際線連接藍天白雲和翠山綠林,視線泅泳廣闊天地,內心踢開喧囂足跡,傾聽山要說的道理,「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年逾半百越過生命波折起伏,我往後追尋的是內心那片豁然幽靜的平原。
聽我賣弄文藝高談一堆哲理,人家簡單一句也很有力,英國探險家喬治馬洛里在攀登聖母峰途中不幸喪生,他生前回答攀登聖母峰的理由很酷──「因為山就在那裡」。
高山是神殿,輕聲不喧嘩
除了足跡,什麼都不留
10:30 抵達2.7公里處的前峰登山口,指示牌被塗上「很難爬」。玉山前峰攻頂雖然只剩距離0.8公里,但平均坡陡是相當艱困的75度,從海拔2875公尺直上3239公尺,這裡是登山界赫赫有名的「天堂路」。我們在此小休十分鐘之後,雙腿準備開一檔上山。
人生有些試煉,是自找的。
前半段坡陡,但畢竟還算是有路徑可走,麻煩的是後半段的崩雲亂石,一望無際的石瀑,這不是登山健行,是攀岩。高海拔增加心肺的負擔,我得更專注調節呼吸,埋首亂石堆中,爬沒幾步就要靠坐在石頭上喘一喘,「高山上一點也不能趕,必須專注並且找到自己的節奏」這就是山要說的道理。回望遠山也含翠也含笑,笑我愛山如癡,自虐如此。
請愛心「認養」作者第一個書寶寶《解憂書寫:用文字和自己談心的21個練習
亂石崩雲,問蒼天盡頭在何處
「阿母,緊啦」
我喘喘喘,她嘆嘆嘆
兩個大孩子幾乎不用休息,還覺得比一般山路有趣。我們每人準備約1200cc白開水和飯糰,及做為戰備熱量的巧克力,在前峰步道大概0.5公里處午餐。抬頭看著飄來的片片厚雲,怕下雨的兩兒子急巴巴地趕往上攻。最後的路程只好四人分成青壯兩隊各自努力,相約山頂再會。
「石瀑!再來!今天不是你上我下,就是我上你下。」~跟你拼了!
最後的鐵鍊區,力拔山河
最後是不可思議、逼近九十度的峭壁,所幸設有鐵鍊一條好讓山友爭最後一口氣,看我們力拔山河,12:30 總算登頂。這是我此生最遠的800公尺,後半段手腳併用、苦苦攀爬將近兩小時。孩子比我們早約30分鐘,石瀑區等我們的還不算。玉山前峰百岳排名65,除了最後的800公尺頗具挑戰性,其餘路段是很好走的緩坡。
登頂,未見大景。
盡了人事,還要看老天臉色,這也是山要告訴我們的哲理。
在箭竹包圍的窄小山頂只見遠方雲霧繚繞,四周一整片「白牆」。13:00 下山,下石瀑一點也沒有較輕鬆,走過這段,我問自己「是怎麼上去的!」在山頂雖未能再見玉山群峰容顏,但也慶幸雨神沒來添亂,那兇惡的石鋪一旦濕滑豈不更加猙獰。天氣預報午後降雨機率達七八成,前兩日皆有大雨,所幸這天午後只有轉陰起霧。
手抓緊、腳踩穩、膽子更要綁緊了
太太體力沒問題,但是天生手腳不長,後天平衡感欠佳,陡峭的石瀑區給她的不只是困難,更是恐懼,行前她就很擔心爬不上去,這一路她的膽子可真綁得緊緊。上石瀑我跟在她身後,下石瀑我走在她前頭,不時注意她的一手一腳,也錄下她與這一輩子沒見過這麼多石頭的奮力拼搏。上下石瀑區的三個多小時,這一大片險峻陡坡上,幾乎只有我與太太兩人的身影,這二十一年來,我沒給她養成貴婦,她倒樂於跟我並肩走遍各地山路。在這片孤寂山林裡,很謝謝太太的一路相伴,又一起過了這一趟。
台灣繡線菊
走完那陡到不像話的險坡,我們更加享受平緩的山路。回程接近登山口時,路邊喜見盛開的台灣繡線菊,想像是玉山給我們的獻花賀禮,繡線菊可不輕易拋頭露面,海拔2000到3500公尺高山上才能一親芳澤。
我從太太身後攝錄回到登山口的影像,踩線的這一步並不容易,我們不是征服山岳,而是感謝山神庇佑,讓我們再一次平安順利下山,孩子在這裡又等了我們將近半小時。15:50 圓滿。
原本預想下山已晚,行前我「逆向操作」,這晚的訂房就在塔塔加的東埔山莊,但我們的腳力還算及格,這天下山時間早於預期,我便捨棄一夜恐將不得好眠的通鋪山莊,臨時改訂阿里山遊樂區裡面的旅店,雖然損失山莊的房錢,但讓我們在經歷一天的疲憊後,得以好好休息。適逢安心住房補貼及國家森林遊樂區一次免費入園的優惠期間,我們省了一筆費用。精打細算,真的也要運氣來幫忙。
這幾年帶著家人一起旅行,從澳洲自助德奧自駕攀登楚格峰與鯨鯊共遊清水斷崖獨木舟、走錐麓古道等,我總增添一些挑戰或冒險性,倒不是為了尋求刺激,而是為每段家庭記憶留下深刻的鑿痕,況且,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恐怕也做不了。
人生嘛,有人後悔做了什麼,有人後悔什麼沒做。
感謝《人間福報》家庭旅遊版刊載於2020/8/29
旅行日期:2020/7/21,提早四天紀念結婚周年,老婆說這不算 >_<
請愛心「認養」作者第一個書寶寶《解憂書寫:用文字和自己談心的21個練習
151會員
126內容數
「HomeBa」是我29歲在布里斯本遊學時,同校的台灣小女生給我的暱稱。從2000年起在家工作至今,也成為了兩個孩子的爸,當時的綽號到現在也很貼切。教養的長路上我與太太拿全勤獎,「成績」還看不到,但我們努力去做好。連同自己的成長經驗,這裡有許多家庭小故事與大家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