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時......

2020/10/3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恩熙不安地在諮商師的辦公室裡的沙發坐下。手中揉著被手汗濡濕的手帕,「我...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講....」
「我只知道,我身旁的人都不聽我說。我講了,沒有人要聽。」恩熙的聲音越來越小聲,頭也越來越低。「他們都說,愛丈夫最好的方式,就是連他的家人一起愛。可是我真的愛不下去!他爸爸會為了不繳信用卡的遲交罰款,逼著我老公大電話去信用卡公司盧。怎麼會有這種人?他媽媽只會一直護著他爸爸,說啊就是這樣。那我不跟你們淌渾水總可以吧?不行,因為是一家人,所以要包容,要相愛。我他媽的放狗屁!」恩熙的聲音不知不覺地大了起來,含有怨氣地一口氣說了整段話。
「每一個週末都要回家看爸媽。只要有一個星期想休息,他爸就會打電話來問,怎麼不回來?上個星期都回來了,為什麼這星期不回來?他知道我們每天上班通勤有多累嗎?每天只會在家玩股票看政論節目,一不順心就大小聲,我真的受夠了。」
「還有他媽,每次吃完飯就把我叫到客廳的沙發上,正襟危坐,跟她報告我們這個星期過得好不好。只要我說還好,她就說那還不夠,好要再更好,啊是要好到怎樣?她的標準是什麼?我媽都沒這樣管我了,她憑什麼這樣訓我?她說,我嫁來她家,變成她的媳婦,所以她要教我。可是我真的不覺得我有比她的女兒差啊!我讀了兩個學士,一個碩士;我會英文會日文,我的鋼琴彈得也不錯,我有哪一點輸人?可是沒用,大家都說,因為人家是長輩。長輩又怎樣?只是多吃幾年飯而已,心智也不見得有比較成熟。我的壓力好大,大到我現在只要在他們家門口一下車,就自動腳軟,根本沒辦法走路。才從高速公路出交流道,還沒到公婆家,就呼吸困難。」恩熙講到激動處,聲音和手也不自覺地發抖。
「可是我身旁的人都說我太大驚小怪,說結了婚就是我的家人,要愛他們。好像我的感覺都不是感覺,我的想法都不是想法。我說我不想再見到他爸媽,可是所有的人都說,那是不可能的,妳不能這樣想。我好想死。」
「可是妳很勇敢,妳挺過來了。現在才能坐在這裡,讓我認識妳。"溫老師輕聲地說。「如果當時可以有不一樣的回應,妳想怎麼做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奶酥麵包
    奶酥麵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