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尋不到的傷痕未必從未受過傷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張敏言!我叫妳幾次了!!是不會回答嗎?!
我坐在公園椅子上,看著嘶吼的媽媽,正在拿下女兒的耳機,然後說著:我講幾遍了⋯⋯
我叫妳名字一次就要回答我,每次都要喊那麼多次也不理人!我剛下班也很累耶!不是只有妳上課累、好嗎?!
到底可不可以體諒一下我,
我還要工作還要買菜⋯⋯
還要接妳放學⋯⋯
突然發現公園旁的停車格設計、或許這條路就是給這樣蠟燭兩頭燒的人,在回家時先緩緩⋯⋯這樣回家路線、都把該講該說的、邊回家路徑就已能順道邊發洩不滿。
壓抑的不滿!真能如所望就在林樹木根下渲洩完嗎?!
妳沒看到我戴著耳機嗎?妳有事不能回家說嗎?非要在外面大聲吆喝,是怕別人不知道我的名字嗎?!
張敏言張敏言整天就張敏言!看來女兒也正表達個人觀點。敏言媽沒想到女兒有如此大的反應。
但想想這女兒說的挺對的~
耳機戴著真的會專心聽音樂,很難聽到外界聲音。
敏言的媽媽是很容易被說服和反省的賢母型人物。
可就是這口回答氣味,敏言媽媽,就是覺得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嘛?!我是妳媽耶!全天下有誰能接受妳這樣態度還如此用心在愛著妳。
敏言爸爸剛好手拎著垃圾袋,從大樓走出來,看到母女對話,也習以為常,手將垃圾袋扔擲到大樓集中收垃圾桶,走向敏言媽媽⋯⋯
敏言爸對著老婆說:就是一個習慣!妳習慣讓女兒養成聽耳機習慣,又要在後頭叫著她,這⋯⋯當然會產生誤會!
算了!敏言媽媽覺得夠了!也累了!完全不想再搭話,就把買來的菜及購物袋都給先生,自己就追跟著女兒後頭,喊:張敏言!妳看連妳爸也都這樣!
戓許是電梯密閉的空間結構,反而讓彼此之間能安穩相信彼此都在。其實母女不是不能夠好好相處模式,只是她們沒有發現,簡單的一句話,她們都不能好好說完。
敏言媽媽回憶前陣子狀況,訴說自己最近和先生孩子間的關係⋯⋯
佩玉啜著濃縮咖啡,突然啊!我想到了!突然來這神一筆、嚇得敏言媽睜大雙眼,還以為什麼事!?原來佩玉是和敏言媽媽從高中畢業就一直在同一職場上班,不只如此、佩玉和敏言爸爸還是親戚關係,所以對她們家來說,也是頗親的家人朋友。
敏言媽看著佩玉,並手指繞繞佩玉的頭轉圈圈說著:妳倒好好給我說出什麼道理的話來,不然妳剛才一叫,可嚇跑我的膽!
最好是啦!佩玉這樣看回敏言媽媽。
並用專注眼神,兩手搭著她的肩膀說著:妳先生是不是最常和妳女兒說、妳看妳有多好命!家裡就只有妳一個小孩,我小時候想要什麼,還都沒有理我吶!妳想想有沒有?
敏言媽媽說:這和我先生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啊!佩玉接著說,我們小時候最常看妳先生家一大家子的,但是他給我的感覺,好像格格不入似的。我小時候總覺得他們怎麼那麼難相處啊!
後來有天我媽媽叫我拿家園種的水果給舅舅家,碰巧遇到妳先生和舅媽的談話,那時妳老公才國小吧!我也是國小而已!
他和舅媽說:每次妳都不管不顧阿婆只拿糖果給哥哥,我都沒有!哭著邊擦眼淚和舅媽說~妳們都不理我,都沒有跟我玩!哥哥欺負我,妳也不罵哥哥!
舅媽和大我一歲的表哥就妳先生說:我怎麼管阿婆!我也只是媳婦,在這個家我也很無奈!又不是只是你忍耐!阿母也很辛苦!看阿婆看你阿爸的臉色!你哥哥也沒有怎樣?媽媽也不能叫阿婆不疼哥哥啊!他是長孫,老人家本來就是顧大孫、阿母知道你委屈,好了好了!別吵我啦,手一揮揮就叫妳先生去外頭,離開廚房。
我在大埕廚房旁就把水果放下,怕被他們發現我聽到他們的對話!有一陣子很常看到妳先生會這樣和舅媽哭鬧,不過到了國中,就很少看到他出現在大廳,都在自己房間裡面不怎麼出現,至於逢年過節也很少見到他下來客廳。
我媽媽也常和我說、舅媽也是嫁到大家族,那有作主的權利,都嘛是忍耐、我爸也常說舅媽人很好,就是大家庭都要聽長輩的話,辛苦無奈說不完的苦⋯⋯直到妳說認識和我同鄉我才知道原來是我表哥。
好了好了!趕緊回座位,不然課長知道我們在茶水間又要念我們在摸耗上班時間。
敏言媽媽回到座位⋯⋯
再回想剛佩玉說的話、
確實好像是和敏言有一點關係,因為她先生總是覺得夠了!給孩子的夠多了!但總覺得這沒有給什麼?為什麼先生反應那麼大!一直覺得在和孩子爭什麼寵?!我顧孩子的心思就夠糟了⋯⋯還多一個大的來攪局。
心裹是有這麼想著、原生家庭的課題是有那麼聽過⋯⋯但真的會延續下去下一代嗎?!
我們夫妻和敏言的橫溝,真的是因為先生將小時候的生活不愉悅,而投射在敏言身上嗎?
敏言愈長愈大,她們的隔閡也越來越深,她覺得自己真的努力在維持母女關係,但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先生總是表現很冷靜冷淡的態度,明明也很愛自己的女兒,她也感受到他為人夫的喜悅,但每次有小小衝突,真的就會引爆變成導火線⋯⋯
算了!別想太多!想了也無法解決!
還是等孩子想通?!
還是等先生學習溝通能力?!
我看還是我先改變自己比較快!

敏言媽媽又敲著鍵盤繼續上班。

用對方的想法看待這世界。
但太難倒快步節奏的人們,
對吧?!
其實公平自由都在我們自個心態⋯⋯
那把尺!
相信沒有一個準確無誤,絲毫無差!
體諒、放鬆、很多時候的我們!都像極被海底岩石割傷的魚,看似悠哉地游著,但已帶著傷口未癒合的結疤往前游行。
只是一個說不出口~
只是一個不知如何問?
但答案早已慢慢浮現,
只是假裝沒有看見⋯⋯
婷薰
婷薰
我記得會去ktv的年代,總點這首歌,所以和我唱過歌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喜歡潘美辰,其實我喜歡的是歌詞⋯我想要有個家!這首歌詞,一個不需要華麗的地方、我想要有個家、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驚嚇的時候 我才不會害怕!不再臉上留著眼淚只能自己輕輕擦!而我已幸福擁有一個家!聽的不是悲傷而是鼓舞未來的力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