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那個穿綠外套的黑人】語言文化中帶有的種族歧視?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在台灣,你是否言談當中無意間也歧視了對方,只是對方沒跟你計較?
也請記得來拓飛文化一起討論喔! https://www.facebook.com/TrophyNetwork
今天(12/8)凌晨巴黎聖日爾曼對上伊斯坦堡的歐冠小組賽,因為第四裁判對場邊伊斯坦堡的助理教練有種族歧視言論,遭到助理裁判抗議後,主裁判給予助理裁判一張紅牌請他離場,球員與裁判開始爆發衝突,與裁判激烈的溝通之後,兩隊球員決定直接離場,不願在場上繼續比賽,賽後決議兩隊將在隔天(12/9)重新比賽,並由其他的裁判團隊執法這場比賽。
ELTA 的影片連結: https://fb.watch/2gtdrKGRiv/
「這並不是足球!」在離場時伊斯坦堡的球員是這樣對場邊的裁判這樣喊。
但你可知道,在羅馬尼亞語裡,要怎麼念黑色這個詞呢?
從Google翻譯來看,其實音節與拼法與英文的N-word相去不遠,只差一個字母,這是對非裔族群帶有種族歧視意涵的詞彙,也因此在當下第四裁判大概會認為:我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我是羅馬尼亞人,我是說那個穿綠色外套的黑人(膚色)。
利物浦傳奇前鋒、牙買加裔的 John Barnes 也很逆風向的表示,第四裁判是想要告訴主裁判「是那一位黑人助理教練需要出示黃牌警告」,以助理教練身上的特徵來告訴主裁判他在說哪一位對象。
「如果一群黑人球員與教練當中有一位白人教練,你會怎麼說?你一定說『那個』(只講那個,暗指 White Guy 也不應該提)。」John Barnes 力挺那位第四裁判,更表示第四裁判當下的工作是指認那一位該被判罰的對象,教練的衣服沒有號碼,要講出名字也有可能忘掉名字、記錯名字,無助於當下的指認,何況這個指認過程對象只有第四裁判與主裁判,羅馬尼亞文的黑色 Negru 要不是因為閉門比賽,不然應該只有他們倆聽得到 。
過去不斷抨擊種族主義的 John Barnes 在這一事件認為這是語言上的差異,本質並非歧視
但國際足總不斷強調,由於現況歧視很可能是無所不在的,也因此足球場上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容許有歧視。過去在英超紐卡索與切爾西相當多進球的塞內加爾前鋒鄧巴巴 Demba Ba 在場邊和那位第四裁判的言談內容,是一個值得大家去思索自己是否言談之間有「無意歧視」的歧視,對話是這樣的:
當你要提起那個白人,你從不說『那個白人』,你說『那人』,那你為什麼對象是黑人時你要說『那個黑人』?
When mentioning a white guy, you never say "this white guy", you say "this guy", so why when you mention a black guy you have to say "this black guy”?
加上近期「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社會運動,過去拳王阿里曾在電視節目裡提到:
「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是白色的,跟黑色扯到的都是壞事,為何最後的晚餐裡大家都是白色的,天使是白人、教宗也是。」
「白宮雪茄、白天鵝肥皂,總統住在白宮,聖誕老人也白的,哪怕白雪公主也都是。」
「天使蛋糕是白色的蛋糕,而惡魔蛋糕是巧克力蛋糕。」
「黑貓代表厄運,我要威脅你我會發黑函,這就是為什麼我發現這有些問題。」
在國外,像「小黑」這樣的綽號,就是一種霸凌與帶有種族歧視的標籤,即使在言談的出發點並不是具有攻擊性的動機,僅是因為膚色,好比有些朋友皮膚比較黝黑,就會有小黑的綽號 —— 例如企業甲級聯賽航源FC 的洪慶懷教練,以及現在擔任男足國家隊教練、同時也是台中 Futuro 總教練的王家中教練,相信大家的周邊也有很多綽號叫小黑的朋友。但在台灣,我們言談其實很常提到「黑人」、「白人」以膚色來稱呼那些非黃種人,但這樣的言詞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下,也得趕緊開始修正?
從拳王阿里那番黑與白在語言文化裡有好壞貴賤的觀察來看,在多元族群的台灣裡,要如何修正與避免這樣字詞出現衝突?台灣並不是沒有種族歧視,只是還沒有出現種族激烈衝突,可能在還沒開打的國際賽之前可以先趕緊討論這個課題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會員
47內容數
人類歷史最公平與多元的競技運動在那 105公尺x 68公尺 的場地上不斷反覆激盪, 十一人對十一人的空間佈局,足球這項君子的流氓運動, 規則也就只是把球踢進球門裡這麼簡單, 但他的複雜程度,至今沒有一項運動能及, 我是阿橘徐有辰,用我的觀點來與您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