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音樂人不能不知,六張由藝術家設計封面的黑膠唱片,其中一張甚至售出台幣三百多萬︱音樂×藝術

2020/12/1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20年無疑是個多舛多事的一年,但在今年九月,CNN為關心音樂的人們帶來一則有趣的報導,根據RIAA2020年中期報告,今年的黑膠唱片銷量,正式超過CD光碟的銷售量——1986光碟出現以來第一次。
在黑膠唱片的世界,藝術家與音樂家的合作的次數,比你我想像更頻繁,歷時更長久。之所以造成兩者銷售出現「黃金交叉」,除因為人們聽音樂的習慣改變,黑膠唱片在人們心中的藝術、收藏等地位提升,更是造成全球銷售量增加的一大主因。
今天特選六張不論在音樂、在封面藝術設計都廣受好評,歷久彌新且越陳越香的黑膠專輯,用藝術收藏的角度簡單介紹一番,不知能否因此引發大家對「黑膠唱片界」的興趣?

一、班克西Banksy 2003 年為Blur 製作的《Think Tank》黑膠封面

和音樂共同創作,大概是連「對資本主意不屑一顧」的Banksy也無法抗拒的商業合作。這張戴著潛水頭罩接吻的封面,完整的傳達Banksy和Blur共同的反戰理念。而這張《Think Tank》設計作品原作,在2012年也以美金18萬(約台幣五百五十多萬)售出。

二、KAWS為Kanye West製作的傳奇黑膠專輯《808s & Heartbreak》

喜愛嘻哈的朋友一定都知道Kanye West的這張專輯,據說當初Kanye West在創作本張專輯的時候,正是人生的低潮期——母親過世、與論及婚嫁的女友分手...等等。也因此他在創作中,大量使用電子合成器和 Roland TR-808 鼓機以完成這張電音感較重的作品,直接在開賣首週售出了450145份。KAWS為其設計的破碎氣球愛心,也成為這張專輯的標誌性符號。

三、村上隆替Kanye設計東方感《Kids See Ghosts》專輯,並進入流行樂壇,與怪奇比莉合作動畫與音樂周邊

一直都很欣賞村上隆的Kanye,自然不會放過與之合作的機會,他們合作的專輯不只一張,但這張專輯難得使用了東方的元素,更以中文字寫上專輯翻譯在左下角——小孩看到鬼。

四、巴斯奇亞Basquiat製作《BEAT BOP》的黑膠單曲專輯,創下最貴黑膠封面紀錄——美金126,000,台幣3,780,000元(台幣三百七十八萬元)

The Strokes <The New Abnormal>
要說不敗的專輯設計藝術家,很多人自然而然會聯想到Basquiat。除藝術家的個人魅力以外,Basquiat本身也曾組過樂團,並在創作中加入許多音樂的元素。
除曾經創下三百多萬的黑膠唱片拍賣紀錄之外,許多使用Basquiat作品的專輯都能拿到不錯的銷售成績——The Strokes在睽違七年後發布的《The New Abnormal》也針對黑膠唱片市場,設計出多款唱片,掀起一陣收藏熱潮。

五、安迪・沃荷Andy Warhol為地下絲絨樂團製作的「可撕式」香蕉封面

專輯當中許多歌曲涉及藥物使用、性交、SM...等禁忌話題,充滿爭議並在當時引發不小的騷動。
且Andy Warhol所設計的專輯封面也十分引人注目,香蕉的黃色外皮可撕下,並露出裡面的粉紅色香蕉肉,充滿性暗示。雖然當時銷量並不理想,卻是「史上最偉大的500專輯」第13名,也出現許多「不可撕」的再版專輯封面版本。

六、凱斯・哈林Keith Haring 1983年為大衛・鮑伊David Bowie製作黑膠封面專輯,並成為當時最受歡迎的封面藝術家之一

喜愛藝術的David Bowie收藏許多Keith Haring的作品,許多專輯都和藝術家合作封面。而凱斯・哈林在1990年因病去世之前,受許多當時流行專輯之邀製作過無數封面作品。
曾經蛻變成時代符號的黑膠唱片,今年不受新冠肺炎的影響,逆勢而起。黑膠唱片重新受到市場的重視,或許也是告訴我們,無論時代變遷的如何快速,真正會留下的時光,永遠都是值得細細品味的那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V-Chen
V-Chen
俗世間載浮載沉,經歷負債與種種,意外被藝術拯救。 縱使,藝術議題在你我眼中仍是小眾,還是得想方設法的、面向大眾來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