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隱的神話詩

2020/12/1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李商隱(西元813-858年,字義山) 詩有一部分是用神話的傳說來寫,非常有意思,我們先看《海上》。詩題是《海上》,所寫的景象就與海上有關,但是李商隱所寫的不只是海上的風景而已。
石橋東望海連天,徐福空來不得仙。
直遣麻姑與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
「石橋東望海連天」,「石橋」是神話傳說中的一座橋,當秦始皇統一六國,做了皇帝以後,人間的權力都得到了,就想長生不老。他聽說在中國的東海上有神山,有神仙居住,所以他就想能不能看見神仙。於是就叫人在海上建一座長橋,橋頭一直伸展到海上去。據説是用很大的石頭做成的,而由於石頭很大、很重,秦始皇就下令讓工人用鞭子鞭打石頭,傳說用鞭子打石頭,白石就出血,白石上就有了一道道紅色的血紋。
李商隱說,就算用了這麼多財力、物力、人力,建了這麼一座長橋,當你來到橋頭上,向東海上遠望,你看見神山了嗎?沒有!你看見神山上的神仙了嗎?也沒有!「石橋東望」,看見的是「海連天」。就算你是皇帝,你所看到的還是天接著海,海接著天。
但是秦始皇不死心,派人造一條大船,叫「徐福」帶著幾千個童男童女到海上去求仙,但是徐福和那幾千個童男童女最後也沒有回來,他們到哪裡去了呢?徐福大概也不敢回來了,「徐福空來不得仙」,秦始皇派遣徐福到海上去求神仙,求到了嗎?還是沒有!秦始皇想求仙、求長生不老,可是天下根本就沒有神仙這回事,不管是鞭打得石頭出了血,還是你派了大船,童男童女幾千人,仍然沒有求到神仙,就是以秦始皇的威權也沒有求到仙,所以說「石橋東望海連天,徐福空來不得仙」。
可是李商隱的詩,讓你的失落不停止在這裡,除了讓你知道誰都「不得仙」,他繼續說「直遣麻姑與搔背」,就算讓你能夠使麻姑給你搔背,麻姑是​​一個神仙, 傳說麻姑留著很長的手指甲,有一次,有個人偶然遇見麻姑了,他看見麻姑的手指甲這麼長,他忽然動了一個念頭,如果我的後背癢,自己抓不到的時候,要是能讓麻姑給我搔一搔背,一定很解癢(白話一點就是舒爽XD)。他一動念,麻姑就曉得了,麻姑指責你怎麼能有這樣不恭敬的念頭?而且麻姑還告訴他說,因為你見到神仙了,神仙的世界跟人間的世界不一樣,你跟我見面的片刻之間,在人世間,滄海曾經乾涸了變成了桑田,桑田再陷下去,又變成滄海,這樣滄海桑田的變化已經有三次了,極言人間的短暫。
前面用秦始皇來表示,就算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也無法成仙;後面用就算你真的遇到的神仙,你真的能夠永遠就不死了嗎?「可能留命待桑田」你有可能夠留下你的生命,等待那世間滄海桑田的變化嗎?你真的能夠等到嗎?
李商隱的詩基本上有一個情調,他有一種追求、有一種嚮往,而這種追求、嚮往,是永遠不可得的,就算得到了,也是不能保全的,永遠是失落。他所寫的永遠是一個失落的世界,永遠是在追尋跟哀悼之間的悵惘。

我們再看他的另外一首詩《瑤池》。
瑤池阿母綺窗開,黃竹歌聲動地哀。
八駿日行三萬里,穆王何事不重來?
「瑤池阿母綺窗開,黃竹歌聲動地哀」,這是另外的一個神話,因為他第一句寫了瑤池,所以他的題目就叫做《瑤池》。傳說瑤池上有王母娘娘,可是李商隱說「阿母」,為什麼不說是「瑤池王母」呢?把「王母」稱為「阿母」就有一種很親近的感覺,就彷彿是「阿弟」、「阿媽」這樣的稱呼。「瑤池阿母」,天上有一個像母親關懷我們的神仙,她把樓閣的窗子打開,「綺窗」是有美麗花紋的窗子。
如果天上有一個神仙像母親一樣地關懷我們,她也會聽到「黃竹歌聲動地哀」。 「黃竹」是一個山名,據說周朝的周穆王,他駕著八駿馬的車,要到瑤池去見王母,當穆王經過黃竹山的時候,下起了大雪,路上都是被凍死的人,穆王為他的人民而悲哀。為什麼我的人民這麼貧寒飢苦,在風雪之中都凍死了,所以穆王就作了《黃竹歌》來哀悼他的人民。穆王的那八匹駿馬跑得很快,傳說一天能跑三萬里路,「八駿日行三萬裡」,他到瑤池去見王母,他豈不是應該乞求王母拯救我們人類嗎?幾千年過去了,穆王真的見到王母了嗎?沒有!
「穆王何事不重來」?如果王母是關心我們,而把窗戶打開,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到王母那裡,祈求王母拯救我們悲哀的人民呢?那個當年追求神仙的周穆王為什麼不再到瑤池去了呢?讓我們知道這種追尋本來就是虛幻的。如果早就有周穆王,如果早就追求到了王母,為什麼到了李義山的時代,人民還在悲苦之中呢?如果真有瑤池阿母,她的「綺窗」是打開的,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這種能夠求得神仙,見到阿母的事情就永遠也不會再發生呢?
「八駿日行三萬里,穆王何事不重來」,李義山所要說的就是這種追尋,過去有過這樣的記載,但這種追尋本來就是虛幻的,如果有的話,「穆王何事不重來」?穆王要去找王母,有可能是個人的原因,是為他個人追尋求得長生不老,只是為了滿足私人一己的願望。再者,從「黃竹歌聲動地哀」來看,是為了眾生的追尋,那「動地哀」的人間能不能得到救贖? 為什麼再也沒有一個穆王要去追尋瑤池的阿母呢?而穆王走到黃竹,在他個人追求神仙的路上,他也曾經為人民的飢寒而作了黃竹的哀歌,現在有這樣的人嗎?有這樣的穆王嗎?就算有這樣的人,有這樣的穆王,但還有真的八駿馬,能夠帶他到瑤池阿母那裡去嗎?這就是李義山的感慨與無奈。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多愁善感又實事求是,沈浸在詩詞文學裡常常無法自己。 所獲贊助將全數捐出!
學生時代就很喜歡李商隱的詩,有一種虛無飄渺的感覺,當年紀漸長,社會歷練多一點之後,再度欣賞義山詩的時候,才了解到其內心的無奈與感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