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在這座新舊融合的城市,走一趟那關於建築的旅程

2020/12/1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Medium文章請按此】⇣ ⇣ ⇣ ⇣ ⇣

「走近,在這個世代 ; 走遠,就成為了那個時代。」
京都自從前以來就是個因「古都」特色而聞名的城市。除了充滿歷史故事的街區與和風韻味的廟宇神社之外,它其實更是個前衛又大膽的日本文化藝術重鎮。而對於傳統與革新的巧妙融合,京都也像是隻領頭羊,直挺挺的帶領著我們看到了那些,不拘泥在守舊思想中的嶄新價值。

新風館

近期因請到了建築大師隈研吾重新翻修,而攻陷了各大生活媒體版面的「新風館」,其實前身就是大正時代的「舊京都中央電話局」。最初的建築設計由被稱為「現代主義建築先驅」的吉田鉄郎所完成,在1983年被京都政府認定為登錄文化財。
2001年,以「未來的再開發」為前提,延用著電話局建築物的外觀,並將其打造成現知的商業設施「新風館」。2016年再次以計畫將其改造為繼承傳統與革新的場域為緣由,一度閉館。而到了今年的2020年6月,「新風館」又再次的以一個全新的樣貌,成為了現京都最受歡迎的新地標。

京都藝術中心

「京都藝術中心」是京都市中心的一座藝術推廣基礎設施。這裡在明治時代時,是由京都市民們合力建造的明倫小學校。小學廢校後,此地被再利用成為了文創中心,教學樓和教室都紛紛地被改建成了一個個的藝術空間。而復古的空間樣貌也成了近來攝影師們喜愛取景的密地。

京都市京瓷美術館

同樣因重整翻新的開幕,以及名建築師青木淳的加持,替2020年的日本藝術界帶來了新氣象的「京都市京瓷美術館」,是開館於1933年的日本知名公立美術館其一。
本館是由前田健次郎所設計,並且也是「帝國風格」的代表建築之一。開館當初以「大礼記念京都美術館」之名營運,在戰爭過後的1952年,改名為「京都市美術館」。
2017年開始,因應大規模的翻新以及命名權的導入,最終在2019年,更名為「京都市京瓷美術館」。而到了今年2020年的3月,「京都市京瓷美術館」也終於重新揭幕在世人的眼前。
此次的翻修是由建築師青木淳和西澤哲夫所一同完成的。在保留原始元素的同時,也引進了革新的設計,並將之融合在一起,為美術館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形象。

京都府廳舊本館

「京都府廳舊本館」完工於1904年。一直到1971年,它都是京都府最高行政單位的辦公建築。至今此地仍被用作為辦公室,並且是日本最古老的現役政府建築物。此外,因其保留了當初的原始外觀,2004年時更被選為了國家重要文化財之一。
「京都府廳舊本館」有著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建築外觀,並讓人聯想到了現代西方豪宅的樣貌。除了西方的建築外觀以外,日本的和式技術也巧妙地融進了建築物的內部。也因此,此地的室內設計常被譽為一種手工藝,而不是單單只用建築的觀點來看它。

BLUE BOTTLE COFFEE 京都

「BLUE BOTTLE COFFEE 京都」是由一棟有100多年歷史的傳統町屋所改建的。在保留了京町屋氛圍的同時,藍瓶也加進了全新的概念及價值,以表達品牌特有的風格和空間美。當中透進自然光的諾大玻璃窗,以及挑高的天花板和照明,都是團隊為了讓來客們能體會到充滿開放感的世界​觀而設計的。

福田美術館

在這個擁有眾多美術館的京都,「福田美術館」2019年底以一個新人之姿誕生在名觀光勝地嵐山的桂川岸邊。「福田美術館」的創立概念是期許能創造一個「持續100年的美術館」,透過「支持地方的事業,以及對京都土地的感恩」這樣的理念來永續經營。
除了因為館藏各種流派的作品而充滿魅力以外,美術館建築物的設計和美術館咖啡廳看出去的絕景,也都是令人不禁想一探究竟的種種特點。
2020雖然是個令人忐忑不安的一年,它不像數字表面張力那樣的吉祥,活在混沌當中或許才是我們都正在經歷的新日常。不過即便是在這樣的徬徨之中,時間依舊會為我們創造著新的歷史。曾經的「新」在未來也會變成「舊」的。現在的衝擊,在往後或許也會變成改變的原動力。
每走一遭京都,一些既有的理念和想法都會在不知覺中被拋下。因為那些過去、現在、未來,都像似曾相似那般的,在眼前輪番上陣。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Iku Lin
Iku Lin
台灣人/正在東京遊牧的藝術季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