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舉目所及 04,任何人的生命都比五分鐘值錢

2020/12/3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一年365天,每天在IG限動連載的雜談(IG帳號「壹肆說」@es_es_say)。
2020/12/22-2020/12/31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得說對方聽得懂的話,溝通才可能成立,跟人說話、跟事說話、跟物說話、跟自己說話,在進化到能心電感應之前,僅能用笨方法老實去做。
花言巧語某個層面來說很好用,可是如果想看見真心,只有實能換到實,誠實地腳踏實地。不一定換得到,就像我現在如此真誠地挖掘,還是卡殼寫不出今天的兩百二十字。
有時候覺得好像話都說完了,於是沉默漫延。沒有不好,我嚮往的人際關係是在不說話的時候也不尷尬,我們不是突兀硬湊地在一起,所以不怕空氣突然安靜。
可是害怕空氣突然潮濕,人類不適合泡在水裡,手指會皺掉。
這個盆地城市的雨季到底還要再下多久,已經不是台北冬天容易下雨,而是台北冬天一直下雨,手機氣象一次顯示七天,每天看到接下來的七個白天七個晚上是雨天。
如果沒有除濕機,可能會在雨季死亡,不過從小到大都沒有除濕機,直到幾個月前才買了人生第一台,所以說以前是怎麼活下來的。
我們比自己想像的脆弱,也沒有自己想像的脆弱。平地跌倒有機率摔斷腿,但是沒有很多東西都不會死掉,沒有太陽、沒有工作、沒有愛情。
其實在雨雲背後還是有太陽,只是見不到陽光,世界仍然有光線,而非全然的黑,那是都市小孩沒機會體驗的,像上等墨那樣濃稠厚重的黑,會把手指擺在眼前,疑惑什麼都看不到的自己是不是瞎了。
真的是連一點點都看不到,記得睡前牆壁和床的相對位置,理論上即使看不見也是一樣的,可是心裡不能給自己保證,如果離開床會不會就摸不回來,那天躺在床上的我決定重新睡著,反正等日出的時間到,天就會亮。
等過幾次日出,無論哪個山上都很冷,人們就是喜歡亮亮的東西,在黑暗裡發光。
我們是趨光生物,覺得有燈就很漂亮,想辯解美感沒有那麼直接,可是全世界的夜景都是燈,炫耀電力充足的繁華。
每到節日要把樹纏滿串燈,聖誕節、跨年、農曆過年、元宵燈節,從十二月亮到二月,剛好度過最冷的寒冬。還要把煙火放好放滿放到爆,那是火力和財力證明,精美的火藥爆破展示。
如果宇宙真的有既定故事線,呼吸就會感染致死的傳染病,應該是為了修正人類的群聚問題而出現,都市的人口密度早已超過自然的生物上限,說不定以後活下來的都是討厭人群的人,保持社交距離。
基於今年的各種努力宣導,人們終於知道,安全的社交距離是至少一到一點五公尺,不僅是預防病毒的距離,心理學上的距離也是如此,只是在今年之前,大部份的人都不太在意。
或者應該是說,在意也不能怎樣,因為在都市裡根本做不到,所有的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在尖峰時間都是肩並肩,努力地想要再多塞幾個人上車。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滿十八歲考駕照後,忠誠地成為摩托車族,騎車可以坐著、騎車不用人擠人(不只是不能擠,連碰到都不行,碰到就是車禍),缺點是交通安全和雨天很麻煩。
交通安全真不是自己安全就安全,運氣不好會有無妄之災飛來橫禍,而且是從背後飛來,看都看不到根本沒得躲,我就這麼挨過一次,幸好人沒什麼事。
無論哪種尺寸的車,遇上事故都是恐怖的,那個瞬間任何反應都做不到,巨大的撞擊力道不是人體可以承受,能卸力滾出去別被什麼東西插到碾到,都是平常有做好事,命不該絕。
「可是騎車隨時都要醒著。」說實話是沒那麼隨時,我以前過度疲勞的時候騎車會睡紅燈(簡稱:在等紅燈的時候睡著),沒出事可能是上輩子和再上輩子都有做好事。
比較實際的可能是,我的車速沒那麼快,各種打滑都是相對慢速,騎車十二年,就一個膝蓋後十字韌帶撕裂傷,而且不是當場裂,是幾天後在運動中裂的,要我說就當作責任各半。
看到那種筆直高速衝撞的車禍路口監視器影片,都覺得很抖,拜託大家行行好,真的不要衝那麼快,時速六十騎二十分鐘的距離,時速八十不過就快五分鐘,即便要說時間就是金錢,任何人的生命都比五分鐘值錢。
在無止境追求快速的時代,我們押上了沒有人賠得起的賭注,當意外發生,做過幾百輩子的好事都沒有用。
「我都時速二十五。」看著小盒子裡的私訊我笑了,我沒那麼快的車速是時速五十,直接是別人的兩倍,都市住太久(從出生住到現在),忘記速度還有更多可能。
人們說著世界很小,覺得到處都一樣,其實世界很大,只是貧瘠的視野限制了能夠看見的範圍。
身為被都市豢養的馴化種,習慣的或許是垂手可得的安全感,滿地都是便利商店,二十四小時營業,隨時想去都可以,說實話、捫心自問,根本沒有那麼常去,畢竟健康飲食是不應該用到便利商店。
不是真的那麼必需,我們卻深怕沒有會死。
擁有很多,還想要更多,然後就胖了。
人過重,擁有的物品也過重。去年秤重房間裡的物品,不量不知道,一量嚇一跳,為什麼我一個人有一百八十公斤的東西,搬家要扛差不多三個人在身上,根本不是我能負擔的重量,而且大半都是用不到的堆積。
現在這些東西加起來還有一百二十公斤,希望明年我和家當都是標準體重(突然列出新年新目標)。
這大概是年度感的神秘力量,每到年末就會想要繼往開來,總是要設立目標,才會覺得未來的一年不虛此行,比起飄渺的發願,我偏好能實現的事項。
不是希望神明或奇蹟幫忙的願望,而是扎扎實實去做就有機會完成的代辦事項,寫下計畫然後去執行,將想望變成真實。
你的真實是你的真實,別人的真實不是你的真實,每個人都是相似卻又截然不同的個體,所以追逐自己的意義就好,抄來的答案不一定會對,還有可能越錯越遠。
越是想要有個像樣的句號就越是腦袋空白,何況年末根本不是結束,直到跨年那個瞬間,時間都照樣地走,倒數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月份像是銜尾蛇,周而復始。
哪怕前進的步伐像是月球漫步,只要心有所向就可以。

你好,我是壹肆說。如果你喜歡我寫的內容,請在讀後幫我點愛心、追蹤、拍手。 謝謝你,我們下篇文章再會。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壹肆說
壹肆說
226追蹤者
359內容數
eses-say,用散文寫故事的人。在閱讀和生活裡拆解見聞。在現實的縫隙書寫真實,寫給和我部分相似的普通人。歡迎追蹤。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投「硬幣」進去,掉「故事」下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