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糖

2021/04/0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殼以。」面前,是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我站在樹梢上,跟她闡述我的故事,還有不久前發生的事。
  「唐瑤?」我面帶疑惑的看著她,不曉得她滿不滿意我的故事。
  「我也,很喜歡吃糖。但是,爺爺特別交代我不能吃五毒門的糖。」唐瑤說:「所以那個掌門被你殺死了嗎?他是誰啊?叫什麼名字?」
  「就是你的爺爺。」我想說的話還沒說出口,一個氣息突然往這個地方靠近。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只好後退躲到樹幹後面。
  「殼以殼以殼以殼以殼以?」女孩不斷地叫著我的名字,但沒辦法,我答應爸爸不能出現在大人的面前。跟玄桐的要求一樣,我懷疑有了年紀的男生都有虐待女孩的傾向。
  「叫妳媽媽帶妳去打麻將吧。」過了幾天後,我去找唐瑤,只說了這句話。
  萬桐村的兩次滅門案後,三派皆式微了。如果沒有門派也算是一種派別的話,那就是萬桐村最大的門派了。而第二大的門派,是五毒門。現今掌門是第二代的彭。
  彭的名字只有一個字彭,他沒有姓氏,如果有的話就是唐彭,但是他沒有。五毒門的起源與彭息息相關,也與兩大派別血戰有關。
  萬生派與桐陳派的大戰,最終以五毒門的唐作為終結。而此毒煉製不易,威力也非一般,範圍擴散至整個萬桐村。在五毒門的努力之下,以毒攻毒,以毒醫人,萬桐村人口有十分之一被救活。其餘九成的人,成了那場大戰的犧牲品。
  唐瑤活了下來,以血統的關係整治了當時的五毒門。然後在她二十歲的時候把五毒門給了彭,並且警惕他絕不能再製毒。
  這便是五毒門的由來,也是五毒門沒有初代的原因。
  「因為製出毒害數千人的糖,而毀了所有的製毒術。沒有被燒毀的部分,則是用來醫治當初那場大戰受傷的人。」我跟彭見面了,地點是他的房間。
  「對。」彭說:「所以我拋棄了姓氏,作為曾經製毒的懺悔。跟初代一樣,用懺悔的心態,面對曾受大戰所傷的人民。」
  彭走到窗邊,看著曾經滿目瘡痍的村莊,內心湧起一股浩然正氣。
  「可是,妳剛說的可是真的?」彭轉過頭來看著我。
  唐瑤長大了,我也長大了。現在的我可以不被爸爸所管,連見個男人都要經過他的同意。
  「當然是真的。」我站了起來,身上的棉被因重力滑落,身上的肌膚赤裸的接觸空氣。「我在大戰前跟爸爸發現了結界的裂縫,並且與他走出了蜀中結界。不然村裡才百餘人而已,你可曾見過我。」我的胸貼在他的身上,眼神無辜地望著他。
  彭退後了幾步說道:「確實,是沒看過妳。但……我還是很難相信,結界外全是魔族這件事。」
  「三百年前,魔族入侵的可不只是這個村莊。」我回憶著魔鬼的樣貌,說:「而是,整個天下。」
  「這些是爸爸告訴我的,天下已無政權,民不聊生。唯有毒,是拯救蒼天的藥。」我撥了撥蓋住視線的頭髮說:「我跟父親所屬的派別也在那件事後湮滅,我們用我們略懂的術法探查了那些魔物的底,發現尋常的術法對他們無用,而力道我們又比不過他們,於是才回到這個村莊想尋求五毒門的幫助,豈料……整個萬桐村,竟也只剩你們。」
  彭結結巴巴了好一會兒,才問了早該問的問題。「所以外面的世界的人們,都不穿衣服嗎?」
  「喔。」我趕緊把棉被拿起,遮住自己的身體說:「廢話,連生存都是問題了哪裡有辦法顧面子。」
  氣氛僵了一陣子後,我馬上把話題繞回正事。「所以,五毒門真的沒有糖了嗎?」
  「妳說的糖,沒有。」彭正經地說。
  「那就算了。」我走近他的身邊,一把將他裹進棉被裡。「你知道,外面的世界的人,連行房的慾望都沒有嗎?」
  或許是這片樂土的氛圍所致,或許是彭的氣質所致,或許是身為女性的本能所致,或許是什麼其他的原因。不重要,反正我就是想與眼前的男人交和。
  「妳多大了?我們五毒門規定未滿十八……」話未盡,彭的唇便被我的唇給堵住了。他的戒心,被我的熱情給融化了。原本硬梆梆的冰塊,現在已經化成一攤水,跟我的私處一樣。
  我說:「我十七,五毒門的規定也包含外面的世界嗎?」我想,到手的肉怎麼能因為幾條約束百餘人的規定給荒謬的葬送了呢?
  「這倒沒有。」許是男人的本性,他脫了身上的衣物。許是我的魅力,我看見了男性的雄偉。也許,他並不如我想像中那樣英挺,但放入體內時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我身後的他,與剛見面時完全不同人。奮力搖擺的腰,一次次的撞擊著我的臀部。我看不見他的動作,只能在腦海中想像,那畫面遠比我對著銅鏡撫媚著身體還要妖嬈。原來性,是這麼一回事。
  我的叫聲,大到整個村莊都聽見了。那羞恥的感覺,使我們的交媾更加順利無阻。我轉過身來抱住了他,然後將他撲倒在床上。
  「換我了。」我說。
  前後搖動的身子,像是萬生派的機關一般,配合著節奏,敲打著如潮湧的拍子。身體結合的地方,像是桐陳派的氣功,我溢出的液體一發不可收拾。
  「不……不行了。」彭迷離的眼神十分迷人,催促著我加快速度。那似求饒又似挑釁的目光,如中了御無派的術法,迷失了自我。
  「真的沒有了嗎?」我咬著他的耳朵問:「五毒門的糖。」
  「還有一個……但我不會告訴妳的。」彭說:「當初製造的時候只做了兩顆,一顆大戰時消耗了,一顆無法消滅,萬桐村也不堪再一次的毒襲。」
  「如果是用在魔鬼的身上呢?」我放慢了速度,不想他太快結束,也不想我太快結束。「我可以幫你拿到外界,解救天下蒼生。」
  彭無法思考,交代出來只是時間問題。「在、在我的腦袋裡面,配合萬生派的機關術,藏在我後腦的地方。」在他高潮的同時,似是精液的附贈品,將這個資訊給予了我。
  「好、好棒喔。」我是說真的,生為第一個與我發生關係的男生,彭給予我的感官體驗遠勝爸爸,還有只會告訴我夢到了什麼的玄桐。
  「轉過去。」我說。然後彭翻身,背對著我。我騎在他的背上,然後彎下腰來趴在他的身上。我享受著這纏綿的感覺,聞著他短短的頭髮流出的汗味。然後,我咬斷了他的脖子。
  終於,在血泊與腦漿中,我找到了那顆糖。他被木製的機關層層保護,沒有被浸溼也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我將糖放進了嘴裡,如同十多年前第一次吃到糖的時候一樣。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會員
    53內容數
    會放一些小東西,也歡迎到Instargram上找到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