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進擊的巨人》|宿命論與自由論

2021/04/27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巨人完結篇
《進擊的巨人》連載了11年7個月的歲月,終於在2021年4月份完結。
動畫從第一季的恐怖熱血、第二季的瀕臨絕望,第三季的解開謎團,到第四季的殘酷戰爭。從恐怖、熱血、解謎、政治鬥爭、戰爭裡的人性,《進擊的巨人》從人與巨人的鬥爭,談到到人與人性的鬥爭。真的感謝諫山創在每一季都給予我們新的刺激。
我認為巨人是足以媲美權力遊戲(除了最後一季)或天龍八部等級的神作。本作最後一季,層次甚至拉到了哲學層次的思考:人類能不能改變自己的宿命?
*本文為完結篇心得,未看大結局者,請斟酌閱讀。

巨人的歷史

超大型巨人與人類的差距
《進擊的巨人》一開始的劇情,是人類生活出現了天敵「巨人」。巨人體型高大,只吃人類,因此人類只能躲在城牆內生活,想盡辦法與巨人鬥爭。而在鬥爭的過程,人類慢慢揭開了巨人之謎。但在真相揭露後,發現的是更殘酷的現實與更困難的選擇。
2000年前,艾爾迪亞人的始祖尤米爾,因意外事件而擁有巨人之力。尤米爾的後代,只要有契機,就能成為純潔巨人或智慧巨人,擁有巨人等於擁有壓倒性的力量,也因此艾爾迪亞人成了全世界人類懼怕的對象。
尤米爾的力量在死後被分為九大智慧巨人,包括始祖巨人、盔甲巨人、超大型巨人、女巨人、顎之巨人、獸之巨人、戰槌巨人、車力巨人及進擊的巨人。
始祖巨人(王)能控制所有尤米爾的子民及所有智慧巨人,唯獨不能控制進擊的思想,進擊成了唯一能反抗王的巨人。
繼承巨人力量的弗利茲王,一代又一代,用無敵武力統治世界。輪到某一任弗利茲王(初代雷斯王)厭倦了重複的戲碼及自己人的內鬥。追求和平的他,對其他被欺壓的民族感到愧疚。為了贖罪,他自願帶領人民到帕拉迪島,用巨人之力建三道城牆(瑪麗亞、羅塞、席娜),並用始祖巨人的力量洗腦子民,讓他們喪失過去的記憶。對外則宣稱若被攻擊,將會用巨人之力反撲。但其實暗地裡洗腦繼承者,要堅持反戰思想,就算被攻打也不能發起戰爭。
所以當艾爾迪亞人活在帕拉迪島100年後,島民們沒看過牆外的世界,只知道牆外的巨人是威脅。島民們忘記了自己的過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裡,艾爾迪亞人從受人羨慕的高貴血統,轉而成了世界厭惡的惡魔後裔。
艾爾迪亞人被全世界的人所懼怕,被全世界仇視。在世界大國瑪萊收容區的艾爾迪亞人,除了要承受惡魔血統的罵名,還要為瑪萊效忠,作為對付帕拉迪島的殺人武器。

牆內對自由的嚮往

書裡的世界,總是比較美好
牆內的人因為被抹除了記憶,只知道牆外有吃人的巨人。為了擴展生活領土,人類組織了「調查兵團」,主動到牆外調查外面的世界。多數生活在牆內的人,雖然侷促,也算過著有小幸福的平凡日子。所以牆內的人們認為前往牆外等於送死,因此每次看到死傷慘重的調查兵團,都十分反感。
主角艾倫.葉卡,小時候就對「自由」有絕對的嚮往。他與好友阿爾敏,在牆內嚮往外面的世界—據說有大海、火焰的水、冰的大地、沙子的雪原的美好世界。另一方面他也崇拜著冒著生命危險,前進牆外刺探真相的調查軍團。而艾倫後來所繼承的進擊巨人,終其一生追求的就是「自由」。
在超大型巨人及鎧之巨人攻擊城牆的那天後,家破人亡的艾倫加入調查兵團,才慢慢發現自己原來擁有「進擊的巨人」的力量。更複雜的,與女王(王族)碰觸後,發現自己還擁有「始祖巨人」的力量。另一個開外掛的是,艾倫擁有看到未來的能力,他能同時看到始祖巨人的記憶及未來。他能看見巨人力量的源頭—2000年前的始祖尤米爾,至今都還在某個空間(通道)打造巨人之力,繼續為弗利茲王奉獻人生。

絕對的奴隸-始祖尤米爾

尤米爾-被大家指認放走了豬的女孩
始祖尤米爾是個象徵,象徵絕對的奴役。
尤米爾原先是個被割舌的奴隸少女,因為放走了豬,被弗利茲王說:「還你自由」,然後剖她的左眼,把她當獵物追殺。尤米爾奔逃時,意外掉入樹洞,被怪蟲附身而獲得巨人之力。獲得巨人之力的尤米爾並不反抗,而是繼續捨身奉獻。為王開墾田地、修築橋梁、打敗敵人,幫王生了三個女兒,最後捨身救王而死。可是,王對將死的尤米爾,只是不斷叫她起來工作。在她死後,王命令女兒們分食她的身體,以便後代能繼承巨人之力。人生第一次發現台語的「吃人夠夠」,竟然可以這麼寫實,尤米爾真是奴到最高點。
尤米爾從內到外,是絕對的奴隸。在肉體上她奉獻了身體與氣力,在精神上她奉獻了2000年的人生。她唯一做的事,就是為王產生更多更多的巨人。絕對的奴隸,甚至連反抗的思想都不會有。這是她的命還是她的選擇?

不該被生下來的宿命

吉克‧葉卡-有王族血統的獸之巨人
人是否生來就是命運的安排?你的出身、你的基因、你的喜好、生活方式冥冥之中都在某個時間點被安排好了。身為艾爾迪亞人,血液裡有巨人的基因,就是原罪,有罪就要贖罪,如果罪孽過於深重,最好的選擇就是終結自己。
同樣身為艾爾迪亞人,初代雷斯王與吉克·葉卡都選擇自我終結這條路。初代雷斯王的選擇令人困惑。如果他真的覺得罪孽深重,為何不馬上選擇自殺滅族?如果擁有無上的力量,為何他要示弱,而非選擇幫助全世界?一味的掩蓋真相,躲在島上,他缺乏勇氣及決斷的力量,也缺乏遠見。世上沒有永遠的烏托邦,他把最後的苦果,留給下一代去承擔。
而生活在瑪萊國收容區的吉克,身為王族母親戴娜與古立夏.葉卡的兒子。他從小過著痛苦的人生,背負著惡魔血統的原罪,缺乏親情陪伴,成為父親復興艾爾迪亞的工具人。他恨父親,也恨自己的人生。他認為艾爾迪亞人罪孽深重又活得痛苦,那麼種族絕育,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人生這麼苦,活著有何樂趣?
初代雷斯王與吉克·葉卡都希望下一代能夠配合他們的選擇,進行自我終結。但他們的選擇,是和平的追求,還是罪惡感的驅使?對於島內失去記憶的艾爾迪亞人而言,又該如何理解這2000年的原罪?或許他們更想知道這種父債子還的贖罪方式,盡頭在哪裡?

活著的自由

艾倫、米卡莎、阿爾敏曾經的快樂時光
人生活著的目的是甚麼。是為了名利權、為了傳承、為了奉獻。人類不斷追尋著活著的理由、活著的意義。
活著,可不可以只是為了活著?阿爾敏跟吉克說,當他與同伴在草原上奔跑時,他覺得他是為了奔跑而出生;當他享受生活裡那些小小的幸福時,他覺得活著真好。在阿爾敏的定義,活著就是體驗。日常那些不經意的小小美好,當下能夠享受並且珍惜在腦海裡,就是活著的意義。
艾倫在城牆被破壞之前,有所愛的同伴及父母,也曾擁有平凡的幸福。身為一個艾爾迪亞人,是否有選擇活著的自由?

自由的代價-毀滅、覺醒與重生

毀滅是否能重生
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如同調查兵團獻出心臟,爭取著人類出牆的自由。艾爾迪亞人,因為血統在肉體及精神上都被束縛著,怎麼爭取自由?
艾倫從小就希望能到城牆外。但當他到了牆外,發現原來牆外還有人類,而牆外人類的恨意,就像另一道更堅固的牆,壓迫著艾爾迪亞人的自由。被仇恨餵養的人們,一代一代不斷重述這些原罪,於是眾人就被捲在這些仇恨中不斷輪迴,無法逃脫。
仇恨的根源在於巨人之力。艾倫發現尤米爾2000年來不斷打造巨人之力的原因,是因為愛著弗利茲王。不管尤米爾是不是真的放走了豬,但是獲得巨人力量的尤米爾,卻不曾反抗王。就像被圈養的小象,就算長大了,依然無法擺脫腳上的枷鎖。服從是不曾懷疑的真理。
艾倫發現要破除巨人之力,需要尤米爾的覺醒。他告訴尤米爾:「妳是自由的,妳不是神也不是奴隸,妳是一個普通人,這次妳可以自己決定」。
尤米爾的覺醒
我認為尤米爾在潛意識中有對自由的嚮往,所以巨人之力存在著進擊巨人。但是嚮往不代表行動。尤米爾的奴性讓她缺少了勇氣,她需要更多的指引。於是她選擇了艾倫的青梅竹馬—米卡莎.阿卡曼,作為測試。
米卡莎是個單純的少女,因為父母被盜賊殺死,當艾倫把自己從盜賊手中救了出來後,艾倫就是她一生最重要的人。艾倫讓她剪髮她就剪,艾倫從軍她就跟,她救了艾倫無數次,為了艾倫她可以付出生命,付出一切。她又美戰鬥力又強,但精神上艾倫是她唯一的信仰。
艾倫向全世界宣戰。他用始祖巨人的力量與王族接觸,引發地鳴,喚起眾多巨人,踏平島外的每一吋土地。這種方式將會殺死世界8成的人口。他為此感到愧疚哭泣,但是他仍要這麼做。
他拒絕跟往日的好友、戰友溝通。他希望昔日的戰友們來阻止他,這樣他的好友們可以做為救世英雄。他甚至想讓最愛自己的米卡莎,親手殺了自己。為了讓尤米爾知道,愛是有選擇的自由,而非盲目的服從。
昔日的戰友們組隊阻止了地鳴,而米卡莎最後也掙脫了愛的枷鎖,在世界和平與個人糾結的愛之中,選擇殺了艾倫,帶著艾倫的頭顱悄然離去。看到這一幕的尤米爾微笑了,巨人之力從此消逝。此後,人類雖然不會停止鬥爭,但沒人會再為了這巨大的力量惴惴不安。

追求自由的權利

海的那邊 對艾倫而言是希望或絕望
許多人說艾倫一生追求自由,但是卻是最不自由的人,被註定好的宿命所控制。但我認為艾倫他「自己選擇」用不自由的方式,尋求巨人之力的消除,換取艾爾迪亞人及全世界的解放。
許多人認為始祖尤米爾的行為十分愚蠢。我只能說人類本來就是不理性的。像尤米爾這種身陷黑暗深淵的人,自己是無論如何都看不到光,而身處高位握有大權的領導者,做出的蠢事更不見得少。看完結局,再從《進擊的巨人》第一季開始看,感受更深。我不會說艾倫的選擇是絕對正確的。但我認為諫山創完整的傳達了他的理念,那就是:「人只要活著,就有追求自由的權利。」那些為自由付出的代價,都是曾經活著的證明。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喜歡淺焙咖啡跟冬夜的熱水澡,對性別、心理學、歷史、管理學跟社會文化感興趣。 在這裡分享看書追劇的感想與心情。
在二次元動漫的世界,不受拘束地幻想。喜歡。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