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主角看到的未來,或許只是他認知當中的未來?只要自由是無限,未來就沒有極限?

2023/11/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關於《進擊的巨人》

《進擊的巨人》的故事始於一個存在於三堵同心圓形城牆內的文明,當地居民被傳授的歷史,讓他們認為自己是世上僅存的人類文明,並深信著在好幾百年前,人類遭到會吃人的巨人攻擊後退到了這三堵牆內,並享受了一個世紀的和平,然而毫無預料的某天超大型巨人的出現,破壞了牆內和平的日子。

主角艾連的母親也死於這場意外,長大之後的艾連也因此加入軍隊,展開對抗巨人的訓練,隨著劇情進展,艾連與其夥伴一步一步走出牆外,也揭露關於巨人的真實歷史,這個世界除了牆內文明以外,其實仍然有著其他文明的存在,並且與牆內文明之間有著無法分割的關係。


raw-image

自由的框架

艾連與自由

這部作品有著一個貫穿前後的主軸,那就是「自由」,透過艾連對自由的追求,我們也一步一步地發現歷史隱藏的真相,而在故事中的真相因為隱藏了太多的創傷、憤怒與憎恨,所以每往所謂的自由更靠近時,就必須承受更進一步的痛苦。

最終艾連為了實現他所謂的自由,不惜付出所有代價,死亡成為一個無可避免的過程,在故事的最後艾連告訴好友阿爾敏,在他看過所有的未來,沒有一個未來當中的人類能完全倖免於這場災難,所以毀滅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看到這邊的時候,我自己也不禁想了一下:

真的是自由嗎?抑或是這只是艾連所選擇的自由而已,那艾連真的是自由的奴隸嗎?

對我來說確實是,但我想他更像是個被自己想像的自由所匡限住的人,我很喜歡作者給予進擊的巨人這個對渴望自由的設定,以及能窺探過去持有者的記憶,和預知未來一切的能力,這兩個特殊條件的安排,可以說是非常的巧妙,也十分的真實。

自由的邊界

在這個故事裡面,艾連被這樣的能力壓垮了,我不認為未來是沒有其他可能的,就算他說他已經看過所有的未來,但那也只是在他這個人的認知當中所能觸及到的未來,如果他對自由的想像存在著邊界而不是無限的話,那他是看不見其他可能性的存在的,所以他當然也到不了那樣的未來啊。

當艾連擁有那個影響過去未來的能力時,他就已經在限縮他人生劇本的可能了,人都認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但更多時候其實人生是充滿變數的,如果認知到這一點,就會發現自己的生命只有現在,而不是在過去或是未來。

一個人無法掌控生命中所有的一切,我們面對的只有現在,即使是現在規劃著一件事情的發展,但當我們依然要適時得對那樣的未來保有彈性,理解這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流動,那我們或許就不再是自由的奴隸了,而是成為自由本身了吧。

raw-image

人類終將不斷重演歷史

先無論歷史因為是人寫的真偽性,歷史當中的戰爭,有多少是因為一些思想偏激的人而發生的?最近在看《與神對話第三集》當中看到一句話這樣寫:

有先進的科技而無先進的思想,不會造成進步,只會造成毀滅。

呼應著艾連在結尾說,或許把力量給一個隨處都可見的笨蛋,終將只會換來毀滅

但其實毀滅沒有不好,毀滅迎來了重生,在動畫的結尾可以看到在巨人消失之後,大地重新恢復生機,人類雖然過上一段時間和平的日子,但最終依然沒有停止迫害彼此,戰爭又再一次的發生在同一片土地,不過人類的歷史注定只能不斷重演嗎?

如果故事只是故事

有多少故事在訴說著戰爭的可怕,有多少書籍、電影、紀錄片,甚至是現在正在發生的戰爭,都在告訴我們:

其實所有的戰爭是一件,表述著我們正抵抗「我們是一體」的事實。

就像動畫最後希斯特莉亞這個角色所說的,或許這一場世紀大毀滅,並不是艾連一個人的決定,而是人類所要一同面對的歷史共業,這也是為什麼艾連會不理解為何自己就是想剷平這片土地,因為這或許就是集體意識的結果,是人類用憎恨與恐懼所堆疊出來的結果,而這樣的問題終將由我們自己承擔

raw-image

我們都是一體的

我們終究是一體的,其實在巨人的故事當中也有一個設定,去比較狹義的提到這一點,那就是只要是尤彌爾的子民,都被所謂的道路連接在一起,最後都會交會在座標上,而那就是始祖的巨人,一切的源頭

轉化到現實世界的象徵,我們也同樣是如此,身為人類這個名為「人類」的種族,我們因為民族主義而找到團結的力量,但也因此而產生更強烈的分割,可是回到一體的原則上,我們生活在這個地球,我們被這個星球甚至這整個宇宙的起源連接著,在這當中的所有人類,甚至大自然當中的動物、植物,我們沒有分別

今天環境死了,我們也活不下去,真相就是不會因為此刻我讓你毀滅,我就能一切安好,終止戰爭唯一的方法,就是了解我們都是一體,傷害等於傷害我自己

人類最大的問題

在動畫的結尾,阿爾敏向艾連這樣說:

這場紛爭的確看不到盡頭,而「總有一天人們能互相理解」這樣小小的願望都不會再有人相信,唯獨只會留下殺人與被殺的教訓

說到問題的根源,其實恐懼才是這場遊戲當中,人類最大的問題。
在人類文明當中以恐懼為名創造了懲罰,人們甚至以恐懼為藉口作出許多違背真理的事情,人們害怕面對恐懼,無所不用其極想迴避,然而恐懼不應該是讓我們卻步的存在,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們都被教導著,這樣要去恐懼與我們不一樣的事物、恐懼「規則」以外的東西,但實際上沒有恐懼,我們將無法認識與體驗愛

恐懼是愛的反面,是我們創造出來的過程,因為我們就是透過經驗恐懼的幻象,來明白愛的樣子,也從而得之我們從來都沒有被愛拋棄過。

raw-image

我想相信「總有一天」的到來

所有的毀滅與戰爭都是恐懼的幻象,而此刻我們的世界,依然在創造這樣的事情,但我想要相信,這個世界正在改變,我不知道在這個肉身的有生之年裡,我們的能不能走向我想像中那個我們明白彼此都是一體,而不再互相傷害的世界,但我想為這樣的自由努力。

對我來說艾連也是,雖然他做出的選擇並不完美,可是至少他勇敢的選擇屬於自己的自由,那麼撇除結果造成的影響,他確實好好的活出自己,也真正自由了吧。

更多、更完整的內容分享: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