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12-與賽鴿相遇的四五六

高中時家裡的兔子離開後,除了幫別人短暫照顧烏龜外,就再也照顧過任何寵物超過一天的時間,因為不覺得自己有額外心力,而那段養兔子歷程也帶著不少的缺憾,如自己該做得更多更好的自責。
直至前陣子四月的某個週四出現變化,從撿到一隻莫名頭下腳上的賽鴿說起。
工作場所周圍有幾隻浪貓,其中有隻橘白貓十分親人,說有點太「人類社會化」也不為過,因為牠幾乎有人靠近都给摸,反倒從沒看過牠與其他貓咪熱烈互動,只有在跟另一隻黃貓相遇時,會彼此示威好一陣子。然而,牠卻有多次攻擊鳥類的紀錄,曾直接跳躍咬住在塑料盆覓食的斑鳩。我們懷疑附近的八哥屍體也是牠的"傑作",只是沒證據。
這一次的賽鴿事件,監視器就拍得清清楚楚。
起先遊客反映有賽鴿倒在鐵路道碴上,橘白貓還在一旁待著。走近一看,賽鴿竟是倒栽蔥的栽在道碴裡,一動也不動。我們很怕該不會頭部被橘白貓咬掉,還好道碴撥開後,頭還在,賽鴿也好端端地活著,沒有預期中的"血流成河"。
被橘白貓攻擊的賽鴿當事人
活著是活著,可賽鴿別說自己飛走,連站都站不穩,只能軟趴趴癱在地上,可能最糟糕就腳或翅膀已被咬傷。我們馬上懷疑橘白貓又像以前一樣在玩抓鳥遊戲,卻也明知不能先入為主。
直到看監視器,出現鴿子從展示車輛頭下腳上的掉進道碴裡,然後橘白貓馬上跟著跳下來的畫面後,只想說:「他X的又給我搞一樣的事。」
現在問題來了,誰能接手這隻有綁腳環的賽鴿?不能飛的賽鴿就沒有飼養價值、非野鳥就無法給野鳥協會、公部門動保處更不會接手私有動物,而現在有禽流感的疫情,所以絕不可能留在工作單位內。當下走一步算一步,唯一確定的是不能把牠丟在這裡,否則遲早被橘白貓或流浪動物玩死。下班後先帶牠看獸醫,至少先判斷哪裡有受傷。
當年家裡兔子離開前也有去獸醫,還打著點滴回來,但帶牠去的是我父母。
離工作單位最近的獸醫,去電詢問後說沒在看鳥,但給了幾分鐘車程外別間獸醫的電話,說那邊就有幫鳥看診。自己打個電話確認後就等下班就朝那裡出發了。
被裝進郵局小便利箱的賽鴿
那間獸醫在高雄一條主要幹道上,診間不大,若沒有醒目的招牌,外觀上難看出是間老字號獸醫。是說路程中能發現獸醫在另一側,是因為我不知道多久沒看過獸醫使用鴿子圖案的招牌,所以對我來說這真的很醒目,甚至奇特。
說不定以前也看過,但鐵定是在鳥園或寵物店。
獸醫的側面招牌用鴿子圖案,一定有幫鳥看診
出發前我看過這間獸醫在Google地圖的評價,而實際到現場一探究竟,不得不說真是名符其實,用客觀語句形容的話是:「非常的有歷史感。」希望大家能體會這個形容延伸出的畫面感。
充滿舊世代感的手術燈
醫生幫這隻賽鴿看了看,確認鴿齡不大,也沒有被攻擊導致的外傷後,習以為常的告知,牠得了巴拉米哥病毒。
「巴拉米哥?」對動物疾病一無所知的我,聽到這詞彙後滿頭問號。
醫生稍微向我解釋這個病毒為何後,就給賽鴿打針跟吃藥,提醒要給牠穀類飼料及飲水。原本站不太穩的賽鴿,打針吃藥後莫名有活力,能在紙盒內稍微跳躍,不過僅持續一陣子,又回到病懨懨的狀態。
「巴拉米哥」是鴿子傳染病,會藉飛沫、糞便接觸傳遞,且傳染力極強。症狀的部分,包含結膜炎,以及神經系統障礙導致的歪頭、斜頸、足部麻痺無法站立等,連我這外行人都看的出來,賽鴿有這些明顯對應的症狀。
醫生說這隻賽鴿一定沒打疫苗,也告知這幾天是危險期可能撐不過,剩下就叫我準備報紙屑墊底當巢,也要給牠穀物飼料和水。為此我跑全聯買了燕麥五穀米,但牠基本只有喝點水,看不出來有沒有吃東西。
貌似進入休息狀態的賽鴿
隔天週五我又帶牠去了那間獸醫,一樣打針吃藥,一樣吃完藥後突然又變得活躍起來。這回醫生大概判斷牠有點脫水,所以直接拿針筒接小管子,伸到賽鴿喉嚨超深處灌水。水量不大,但看得我喉嚨都有點怪怪的感覺。回住處後我自己嘗試灌水一次,八成伸不夠裡面,絕大部分都流出來。
這兩天共花了600元診療費,金額不大,賽鴿狀況看似也好轉,麻煩的是我週六就要回老家,根本沒人能幫忙照顧。我跟同事最期待的,就是牠可以趕快康復後自行飛走,即便聽起來根本天方夜譚。
但是,賽鴿牠似乎也感受到我們的難處。
週六早上當我注意到的時候,牠已經一動也不動,閉上眼睛永遠離開,提早飛向那個我們最終都會前往的國度。
賽鴿已前往那個我們現在無法知曉的國度
我有種「果然還是如此」的感受,畢竟醫生也說這幾天都是危險期,我這外行人也看出牠病得不清,更沒經驗跟時間照顧牠。然而,終究有稍微抱持希望,希望能發生奇蹟,期待看著牠在現實世界再度起飛,自由地在天空飛往遠處。
最後,紙盒裡裝著牠的屍體,包含一些水及穀物,封盒後交給清潔人員處理,如一般垃圾的處置方式將牠處理掉。
這短短三天,從週四到週六,不管是放盒子避免遭遇危險,還是帶去獸醫那幫忙打針吃藥,都是我當下能做的最好安排,甚至也都是第一次做。即使結果如此,至少最後牠是在一個安全高處,把持著生病但多少減低痛苦的身體,默默離去,而這就是用一個相對無痛的方式向世界告別吧。
告別這美麗又殘酷的世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乘零」源自名字筆誤,台灣彰化人,喜歡ACG、寫作、拍照及鐵道旅行,出國去過日本。自認是走得太慢的人,無論成長或生活步調,因此始終在錯失些什麼。藉照片及文字紀錄與鐵道文化的互動,也隨寫生活,做為抑鬱路途的一段。半付費專題「2022.盛夏.環島」連載ING!
隨興的、瑣碎的,日常想到或感受到什麼就寫什麼,關於【乘零】的生活心情紀錄。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