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恆月三途〈孤燈微微〉與〈念伊人〉

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推薦恆月三途Crescent Lament的《噤夢 Land of Lost Voices》專輯,以及個人聽歌的心得感想筆記,例如兩首歌詞中關於「時間感」的討論。


在恆月三途官方網站裡面的數位專輯介紹 [album/land-of-lost-voices],按[取得專輯]可以試聽所有曲目。先讓我提醒一下,專輯的曲目排序與創作者設定的「故事時間軸」並不完全一致,分別是
  • 依作者設定時序:叄-肆-伍-陸-柒-捌-玖--拾-末-
  • 依曲目編號順序:--叄-肆-伍-陸-柒-捌-玖-拾-末
如此安排的原因不明,但直覺猜想是打算以倒敘法述說1945~1947之間明風阿香這對戀人的故事,其中曲目「拾」就是〈孤燈微微〉,「貳」就是〈念伊人〉。利用歌單調整順序後,可以比較上述兩種版本的「故事」,個人較偏好依照發生時序的版本,亦即最後四首為:壹〈魘臨〉、拾〈孤燈微微〉、末〈汐別〉、貳〈念伊人〉,不過這也只是我個人偏好,無涉優劣。本文也是先野人獻曝一下〈孤燈微微〉的感想,然後是〈念伊人〉,最後會針對這兩首歌曲中關於時間感的部分加以討論。

〈孤燈微微〉

推薦與羅馬字歌詞對照,可參考youtube裡網友Iok-Ka Kua的留言
[0:00~0:21] 鼓吹 主奏
梳妝挽面 照鏡補紅妝
一針一線 紩入阮心念
叫月娘啊 燈火閃閃 映照阮心願
願你保庇 照著伊 一世光明
華語:精心地梳妝打扮、細心修容,照著鏡子補妝。一針一線地將我的心意縫進衣物裡。喚著月亮,在燈火閃閃的屋裡,請映照著我的心願,祈願祢能保佑,看照著他,讓他一生光明順遂。
#以鼓吹kóo-tshue (又稱「噯仔ài-á」、即華語的嗩吶) 為主奏的前奏超讚的!
#台語的挽面(bán-bīn)即是華語的絞面,屬於耗費功夫的修容方法,要對自己施行並不容易,直譯當然沒問題,但我覺得理解成慎重其事地化妝打扮會較合理。
#「一針一線It-tsiam-it-suànn」與「保庇一世光明pó-pì it-sè kong-bîng」應是暗示女主角阿香懷孕了,若此,「伊」是指肚子裡的寶寶,不見得是指丈夫/情人。會如此推測主要是因為一般情況下,為了成年人祈禱通常會對神明說清楚希望被保佑的具體事項,例如保佑事業順利或渡過某某難關之類,對照之下「一世光明it-sè kong-bîng」太籠統,我個人認為比較可能是用在未出世的胎兒。
#精簡的字句相對有歧義與解讀空間,例如「紩入阮心念 thīnn ji̍p gún sim-liām」的另一種解讀也合理:每縫一針每縫一線,掛念的事情(掛念著的你)就更深入我的心念。不過因我偏好把這整段解讀成以胎兒為主的版本,所以上面的華語翻譯沒有寫這個解讀。
#台語歌曲裡提到對月亮祈禱的似乎不少,例如〈天頂的月娘〉與〈月娘啊!聽我講〉,甚至好像有對星星祈禱的,但印象中對太陽祈禱的好像很難得一見,背後的文化因素是什麼呢?
#時間進程:早上梳妝下午補妝,白天在家事與針線活中飛快地過去,到了晚上,向月亮祈禱保佑寶寶未來即將開始的一生能光明順遂。
清風吹來 白花開規暗
月光暗淡 樹影映阮心情
叫月娘啊 人影無定 憂愁上心頭
望你保庇 照著伊 歸鄉的路
華語:清風吹過來,整個夜晚白花都在綻放著。月光黯淡,搖曳的樹影反映了我的心情。叫喚月亮啊,我掛念的人蹤影無法確定,讓我心頭感到憂愁。希望祢能保佑、看照著他歸鄉回家的路。
#知道「白花開規暗pe̍h-hue khui kui-àm」(i.e.花開了一整夜),表示沒睡。
#而且與第一句整句顯示:明明是舒服的「清風吹來tshing-hong tshue-lâi」,卻仍一夜無眠,表示有異常令人擔心的事造成主角無法舒服入睡。
#請月亮照著某人「歸鄉ê路 kui-hiong ê lōo,」表示前句中令人擔憂的事情就是:在等的人還沒回到家。
#結構與前一段相同,但是前一段前兩句講白天的事,本段前兩句則敘述夜間失眠。前段與本段後兩句都是對著月亮祈禱,前段為了腹中胎兒祈禱,本段為了尚未回到家的丈夫/情人而祈禱。
#對照前一段的時間進程飛快(白天僅有梳妝挽面那整句),本段的時間整個都是晚上的部分,相對之下時間進程緩慢。
[01:33~02:10] 絃仔 主奏
燈火閃閃 心思無定
前路茫茫 未來無影
只求上蒼 惜阮薄命
緣牽一世人
華語:閃爍不定的燈光,無法安定的心思。前方的路途茫茫,看不見未來。只能祈求老天爺,憐惜我紅顏薄命,讓我們的緣份能持續連結一生一世。
#人聲之前三十餘秒的絃仔hiân-á (亦即二胡) 主奏好好聽!
#「燈火閃閃 ting-hué siám-siám」,對照出內心的「心思無定 sim-su bô-tiānn」 ,相較於前段是以樹影比喻,閃爍燈光更為具體,不妨超譯為心神不定程度上的變強。
#前方的路茫茫渺渺,?
#突然很好奇台語中茫茫(bâng-bâng) vs.茫茫(bông-bông)之間的差異為何?
#台語的「無影 bô-iánn」是不真實的意思,但若只看漢字也會有「無法找到他的身影」的聯想,似可超譯為暗示在等的人已消失的雙關。
#如果想知道阿香如何紅顏薄命可以聽《花殤》。
[02:28~02:50] 鼓吹 主奏
[02:50~03:07] 絃仔 主奏
燈火閃爍 心神無定
前路茫茫 未來無影
只求上蒼 惜阮薄命
只盼緣份一世人
#就個人語感而言,「燈火閃 ting-hué siám-sih」比「燈火閃 ting-hué siám-siám」更不穩定,更「閃」。
#類似的,我覺得「心神無定 sim-sîn bô-tiānn」的嚴重程度也比前一段「心思無定 sim-su bô-tiānn」稍微高一點,因為心神較之於心思在感覺上更深入「靈魂」或「意識」。
#本段末句比前段末句多了「只盼tsí phàn」,較之於前一段更顯得無可奈何、卑微,同時也更強調祈禱的重點。
#所以表面上本段與前一段在唱幾乎相同的事情,只是抽換少數字眼以避免呆板,但從個人語感而言,其實不只是重複,也表達了在焦慮、無奈、期待等情緒程度上的加強。

[03:27~03:35] 絃仔 主奏
叫一聲月娘啊
望你保庇 照著伊
歸鄉的路
華語:叫喚一聲月亮啊,(我掛念的)那人蹤影無法確定,讓我心頭感到憂愁。希望祢能保佑、看照著他歸鄉回家的路。
#本段總結前面的重點,就是擔心丈夫還沒回家,請月亮女神或上天保佑。
倚窗思念
伊人佇佗位
夜深露重
期待伊緊轉來
華語:靠著窗想念,他的人究竟位在哪裡?夜深露水濃重,期待他快點回到家。
#倚(uá):靠著、依著、傍著。
#佇佗位(tī tó-uī):在哪裡。
#緊轉來(kín tńg-lâi):快點回來。
#歌曲前三分之二彷彿鏡頭原本主要是對著天上對著窗外對著燈火在拍攝,但在本段卻是將鏡頭拉來回窗內拍攝阿香靠在窗邊的樣子。
- 前路茫茫 未來無影
喚月娘啊 心思無定
願你保庇 照著伊
歸鄉的路
叫一聲月娘啊
- 喚月娘啊 心神無定
望你保庇 照著伊 一世光明
[04:58~05:06] 絃仔 主奏
前路茫茫 未來無影
只求上蒼 惜阮薄命 緣牽一世人
#倒數第二段呼應開頭第一大段,最末段呼應第二大段。
#緣牽一世人這句通常為夫妻關係的祈禱,不過在本首歌曲中也可以進一步延伸為了全家團圓(妻子本身、尚未回家的丈夫,並加上尚未出世的嬰兒)的祈禱,也屬合理。
#樂器演奏遠遠不只是伴奏,尤其鼓吹跟絃仔,在情緒引導方面全曲的整合程度很高,可說是人聲樂器組成的合唱。

〈念伊人〉

羅馬字歌詞可參考youtube裡網友E̍k Tân的留言
春若去夏秋冬 又閣過一冬
花開啊花落啊 揣無彼个人
又閣是月半暗 思君影孤單
夢中為著伊人啊 消瘦落肉
華語:春天如果過去之後緊接著夏、秋、冬,於是又經過了一年。花開花落,依然找不到那個人。又是一個月亮半明半暗弦月映照的夜晚,思念你的我仍形單影隻。在夢中因為他,我變得面黃肌瘦。
#第一句歌詞就讓時間加速前進啊!
#花開花落,若與〈孤燈微微〉的「白花開規暗」連結,就表示經過好多天,甚至是跨季節了。
#月半暗也就是月半明,也就是弦月吧。
#其實我覺得將台語「消瘦落肉 siau-sán-lo̍h-bah」翻譯為或理解為華語的面黃肌瘦並不貼切,因為就個人語感,華語的面黃肌瘦非常偏重視覺描述,但消瘦落肉不只是視覺上還非常帶有「體感」。
春若去夏秋冬 人生若眠夢
空啊思啊夢想啊 等無彼个人
{ 花謝落土夢猶在 }
又閣是落雨瞑 雨聲藏哀悲
{ 雨聲入耳亂心情 }
手彈琵琶淚袂停 風中寂寞時
{ 風中寂寞時}
{ 伊人・去・夢成空}
華語:春天若是過去之後緊接著夏秋冬,人生好像一場夢。這一切都是妄想,等不到那個人回來。{花朵都凋謝到土中了我依然在做夢},又是個下雨的夜晚,雨聲之中藏著哀悲之情。{雨聲傳入耳中擾亂了心情},我彈著琵琶眼淚卻流不停,在風中突顯了寂寞的時刻。{在風中突顯了寂寞的時刻…那個人,離去,夢成空。}
#「空思夢想 hong-su-bōng-sióng」暫時翻譯為華語的妄想或癡心妄想,同樣地,我個人語感並不認為兩個詞是完全同義的,台語空思夢想所隱含的意思恐非華語的癡心妄想所能貼切表達。
#「又閣是落雨瞑 iū koh si lo̍h-hōo-mî 雨聲藏哀悲 hōo-siann tshàng ai-pi」
與「手彈琵琶淚袂停 tshiú tuânn pî-pê luī bē thîng 風中寂寞時 hong-tiong siok-bo̍k sî」這兩句光是用台語唸出來就具有一定程度的淒美感。
#不過還是要提醒,從傳統台語人的角度來說「寂寞siok-bo̍k」的發音「怪怪的」,應與「圓寂uân-tsi̍p /-tsi̍k」的寂同音。據傳「寂寞siok-bo̍k」的發音是因為〈港都夜雨〉流行後大家跟著唱造成的。請參看[潘科元老師的部落格],或者[台語與佛典部落格]。
[02:30~02:53] 藝伎風格哼唱
又閣是秋霜啊 想起彼一工
離情依依黃昏時 勸君酒杯空
送君一句再會啊 露深心頭寒
春燕難為北風起 毋知去佗位
華語:又是秋霜了,我想起那一天,在黃昏時的離情依依,勸你把酒一飲而盡。送你離開時說了一句再見,在感到露水深重的當下心情也感淒涼。北方寒風開始吹來的時候春燕要如何自處呢,根本不知道要飛往何處啊。
#本段歌詞之前的藝伎哼唱加上黃昏時勸君酒杯空等句子,顯示目前是女主角阿香在回憶過去那段當藝伎與男主角離別時的情景,而非本次離別。〈孤燈微微〉前幾句才是跟本次離別有關。
#若有興趣追索前情提要,可聽〈還君明珠〉。
又閣是月圓啊 盼君影孤單
空思啊夢想啊 等無彼个人
夢中一句再會啊 心愛的佇佗位
悲嘆咱的相見啊 只踮咧阮的夢
華語:又是月圓之日,期盼你回來的我啊形單影隻。這一切都是無法實現的想法夢境,等不到那個人回來。夢中說再見之後,心愛的你到底在哪裡?我悲傷感嘆我們只能在我的夢中相見。
{ 花謝落土夢猶在 }
日日思君君不知 歸期咧何時
{ 雨聲入耳亂心情 }
空思啊夢想啊 等無彼个人
{ 風起人離勘不破}
夢中為著伊人啊
消瘦落肉
{ 消瘦落肉}

{ 醉盼・入眠夢・醒・望成空}
華語:花朵都凋謝而掉到土地上了我依然在做夢,每天每天在想你但你卻不知道,你的歸期到底在什麼時候?雨聲傳入耳中擾亂了心情,這一切都是癡心妄想,根本等不到那個人。風又開始吹來,人依然是離別的狀態,我卻執著無法看透,在夢中為了那個人面黃肌瘦,越來越面黃肌瘦。借著酒醉,期盼進入睡夢之中。醒來,卻是願望成空。

#「歸期咧(teh)何時」,光看漢字可能直覺會發出「咧(lè)」。
#對照〈孤燈微微〉的動態並不明顯,整夜的景象都沒變化:月光、樹影、燈閃,花開整夜等等,〈念伊人〉透過「月半暗v.s月圓」、「花開v.s.花落」、「落雨v.s.秋霜」、「春夏秋冬又一冬」的非常明顯的動態來呈現漫長的等待。

〈孤燈微微〉開場就用嗩吶劇透?

有人認為,前奏以嗩吶為主的開場,根本在明示這是一首跟死亡、安魂曲或喪禮出殯有關的「預知死亡紀事」。雖然整張專輯的設定確實是悲劇結尾,但不能錯誤歸因於「嗩吶等於出殯」這個媒體 [註a] 所呈現的刻板印象。事實上,嗩吶從波斯傳到東亞,因為聲音響亮,經過演化後在台灣成為傳統漢樂、傳統戲曲 [註b] 的重要樂器之一,所以喜事、廟會慶典也很自然地會用到,並不是僅限喪事使用。在網路上不難找喜慶廟會戲曲相關的曲目,例如〈古禮八音(結婚進行曲)〉、〈鬧廳〉、〈轎前鼓〉、〈天官賜福〉、〈扮仙〉、〈出庭前〉、〈忽聽見〉等等。
[註a] [這個報導]就是大眾媒體賦予嗩吶的刻板印象。
[註b] 傳統戲曲中稱呼方式,北管:鼓吹kóo-tshue,南管:噯仔ài-á。

樂器演奏的部分也很值得注意

  • 初聽〈孤燈微微〉時對於演奏部分嗩吶與二胡感到驚艷,所以上面也特別紀錄一下我所聽他們輪流做為主奏時,音軌上的起訖時間。
  • 在〈孤燈微微〉全曲最後兩段,歌詞部分主要是跟祈求上蒼或月亮的段落,仔細聆聽可聽到有嗩吶的合音。或許,這首歌特地採用嗩吶的用意之一,就是利用響亮的音色希望老天爺或月亮女神聽到祈禱的內容?
  • 至於二胡的音色因為優雅婉轉一般來說都會認為很適合表現「如泣如訴」的感覺,在〈孤燈微微〉也是順勢用以呈現等無人的憂愁情緒。
  • 錄音中的嗩吶是由黃博裕演奏,生祥樂隊的〈拜請保生大帝〉也包含他的精彩演出。
  • 演奏二胡的絕地也常在「八荒印痕」有演出,同場加映一下他們改編的〈碼頭姑娘〉,也是一種等人的心情。
  • 其實整張專輯很有音樂劇的感覺,樂器演奏的部分也不只是嗩吶與二胡值得注意,所有樂器的整合程度很好猶如合唱團,真得非常推薦將整張專輯依照曲目或時序一首一首地欣賞。

翻拍+拼貼自《噤夢 》歌詞本

〈孤燈微微〉與〈念伊人〉歌詞營造的時間感

〈孤燈微微〉的時間推進是非常典型的「漫漫長夜」,最簡單的「量化」觀察就是歌詞中白天僅開頭兩行僅交代重點行程就帶過,剩下的部分(依據歌詞本有二十七行)全部都在唱晚上以及凌晨的情景,整首歌大致上是在唱某一天從起床梳妝到晚上與凌晨等待情人回家的故事。但我個人認為時間的部分若再仔細一點琢磨歌詞,可以有另一種解讀。
首先,「白花開規暗」這句即便沒有直接把失眠兩字說出來,卻強烈暗示阿香「規暗攏無睏 (整夜沒睡)」,於是時間至此已經過了第一個夜晚來到第二天破曉之時。之後歌詞中的心情從「黯淡/憂愁」變成「前路茫茫 未來無影 」的高度悲觀,甚至有點絕望,加上不斷「 求上蒼 / 月娘啊望祢保庇」,這些合起來營造了一種無盡等待的氣氛:日子過了非常多天,所以在家等待的人除了向上天與月亮祈禱之外也無能為力,於是開始胡思亂想,後來嚴重到悲觀地認為看不清楚未來的路......畢竟,根據設定,明風是小商人,阿香應該不會因為明風一天沒回家就立刻悲觀,所以全曲後半出現「未來無影」時應該是過了很多天了。此外,若稍微「超譯」一下,把「」「燈火閃閃...心思無定」變成「燈火閃爍...心神無定」想成至少多等了一天的一個「迴圈」,甚至,「倚窗思念...緣牽一世人」也可以當作另一個「迴圈」,這兩個迴圈想重複幾次就重複幾次。不過,歌詞其實也沒有明確說到底過了幾天,這個模糊反而呈現出一種「已・經・搞・不・清・楚・到底過了幾天」的感覺。
至於〈念伊人〉則是第一句歌詞就開門見山:四季更迭,又過一年。後續也重複使用許多組時間變化的概念象徵,例如花開/花落、月半暗/月圓、秋霜/北風起,在各個段落以不盡相同的方式在重複說時間飛快一年又一年地過去。我們可以想像若整首歌是一部紀錄片,鏡頭隨機地隔半個月,隔幾個月,甚至是隔年去拍攝阿香,但鏡頭都只能拍攝到阿香在找明風,在等待明風回家。也就是,在分別以半個月、一季、一年等越來越大的跨度作為單位時間的測量或取樣之下,不變的卻是「等無 / 揣無彼个人」。於是時間尺度的膨脹與加速,更突顯「咱的相見啊」是多麼地「空思夢想」,彷彿是無盡等待的永劫回歸。
總之,相較於〈孤燈微微〉呈現了看似一天但實則已經過了很多天的重複等待,〈念伊人〉則直白地明示這是「數年如一日」的遍尋不著。在時間的變,與期待落空的不變之間,〈孤燈微微〉與〈念伊人〉的詞曲樂聲所營造的場景畫面,精緻地刻畫了阿香這位台灣女性所承受的孤單、寂寞、悲哀、憂愁,以及堅持等待甚至不願放棄找人的心理強度與韌性,令人動容不已。

實體專輯:

氫酸鉀 KCN 繪製的封面超美
《噤夢》實體專輯,包含中英文歌詞本

同場加映:

以下幾首老歌也有類似的等待,但各自有其故事。

本文同步發佈於 Medium
彙整珂拉琪樂團所發表歌曲中,歌詞之意義/探討/分析/解碼,編曲中的聲景/背景音解析,以及個人聽歌心得感想或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