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邪》: 為什麼這世界上沒有人是該死的

2021/05/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這部電影真是震撼,4個章節的處刑人故事,體現伊朗政府的霸道、強權、強迫服兵役的軍人去處死罪狀不明的死刑犯,天天要殺死刑犯,不服從就延長服役時間,不給選擇權。這4段故事中,有人良心發現而逃兵、有人殺到好人而終生慚愧、有人逃兵後隱姓埋名,生小孩都沒辦法自己養,道盡了被迫良心譴責的無奈。是在殺死刑犯?還是在濫殺無辜? 這法律上的灰色模糊地帶,電影從來沒有給予明顯立場,不過卻還能讓人生心愧疚地對於執行死刑這件事。
像無邪這麼「狠」的電影(難怪導演被關),真別於以往拿過金熊獎的作品,體現伊朗電影的強大,短短10年內,抱了3座金熊回家,成為近幾年來柏林影展拿過最多金熊的國家。但可悲的是,伊朗政府都不支持,上一次的《計程人生》,導演被定危害國家安全罪,被禁止20年內不能製片電影的禁令,這次無邪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還更慘地被關,似乎電影變成他們宣洩苦難的媒材,而自己的苦難經歷,反到被各國歸類為最佳電影的崇高藝術定位。苦難就是藝術?
其實無邪這電影,為什麼說狠? 因為他敢拍,就像《讓子彈飛》一樣,不過它並沒有任何隱喻意味,直接明白呈現一種就是國家逼我殺人,不殺還會受懲罰,軍人就是要殺人,還要不斷說服自己殺的人一定都是罪該萬死的人來自我安慰。還不只是軍人,你連工作都會做到這種劊子手工作都很正常,而且做這種工作還能有不錯收入,不錯的生活品質,有點諷刺國家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的意味,支持你做殺人工作,而且還真的有這麼多死刑犯可以給你天天殺到有很多薪水。猶如其他回教國家,到處開槍殺人,動不動就執行死刑的這種極端法治的現況。要說它敢拍,其實有跟讓子彈飛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通通都是真的,就都只是現況提報一樣,而不是意識形態,所以才震撼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荒唐的事。
就像在看《女孩要革命》、《我想我的家》,這種戰亂國家中的苦難。不用深層藝術情感、也不用精巧的劇情安排,就真相本身就令人震撼。每當看到這生活比較辛苦的國家拍出來的電影,都會有一種唏噓,怎麼會這麼苦? 他們拍電影或許不是為了藝術情感跟賣錢,而是為了傾吐心聲。就是生活太苦了,所以很有內容地想要傾吐,不需要再去想說要演什麼? 才會讓觀眾吸睛或是自我實現的藝術。本身的經歷就足以是個誇張的戲,沒錯! 哪有一個國家可以天天一直處死人處到沒人手? 哪有國家會因為你不想處死人,就被迫害? 這等誇張。不需要讓人覺得好看不好看? 感動不感動? 而是感謝你讓我看見這種苦難,讓我想到我的生活有多幸福。在這麼辛苦的國家,還能拍這種片,真是不容易,一種原來這世界上會有這種事情,原來有這種國家,令人唏噓。
或許苦難本身,就是大家必須去直視的。一個不苦的故事會很無聊,越苦就越不無聊,而純粹的苦難,或許本身就不用再去設計什麼劇情,就會想讓人一直想看下去,而我相信無邪就是這樣電影。沒有經過精密設計被呈現出來的苦難電影,更接近於紀錄片式的真實面,相信就算你是個只看爆米花電影的人,就算看到這種片,也不會覺得無聊。苦難本身就可以讓所有癖好的觀眾都接地氣。
然而無邪最重要的,或許不單單只是傾訴痛苦、也不單單只是體現社會價值。更是在貼近「性善說」這種儒家哲學,你雖然是在殺死刑犯,但你就是會有良心障礙而殺不下,很厲害吧~~完全不可能跟儒家有關聯的電影,結果證實了性善說。這真的很令人信服性善論,不是什麼與儒家不約而同,而是一種,是不是人本來天生就是善良的呢? 難道我不忍心殺死刑犯這件事,是一種哲學嗎? 還是一種天生性的慈悲詛咒? 而看完無邪後,如果還把性善當作一種理論。那種殺人前跟殺完人的良心發現,還要什麼理論嗎?或藝術嗎?
那如果以社會價值來看,就是一種「沒有人是邪惡」這種觀念。法律定人罪,那這些人就算有罪,但就等同該死嗎? 從電影4個章篇來看,就像錯誤中必有正確、正確中也必有錯誤,沒有人是邪惡的。對! 這故事裡的所有處刑人跟死刑犯都是無辜,無邪的,但為什麼好人要死? 好人要被譴責? 為什麼服從就是做錯事? 沒有人是壞人,而卻一再受良心譴責? 無辜的人民,被迫殺人,被迫做邪惡的人,然而真正邪惡的人,是誰? 是逼他們的政府,這電影真的好勇敢。
這電影把死刑這件事,講得真好,會讓人覺得誇張的觀點就是「這世界上沒有人是該死的,」如果世界上有該死的人,這電影不會有任何價值。難不成政府該死嗎?
圖片來源 : imdb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東看西看,一堆見解的人
犧牲自己的人生時間,跑去別人的人生裡面看,你以為你的人生延長三倍了,但其實沒有,因為每次兩小時的都在犧牲自己的時間。看電影而日損,不日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