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萬人騙往百人回,被中國內戰的台籍老兵

原文:莫名其妙-萬人騙往百人回,被中國內戰的台籍老兵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79169
『約有一萬五千名台灣兵被中國民政府遣往中國內戰,其中至少一萬人被押往東北錦州、塔山、華北魚台、濟寧及徐蚌會戰等戰役,成了「無名戰士」。1949年隨國民黨政府平安撤退返台的只有四百多人...當時台東都蘭部落青年被捉走了53人,開放後回來的僅有6人...』
「無從協尋的國共内戰台籍少女兵:很多人知道參加二戰、國共內戰、朝鮮戰爭的台籍老兵,所指的對象都是男兵,或少數日治時期的台籍軍護,但是多數人不了解有存在前台籍國軍少女兵,二戰結束日本退守台灣後,國民黨第70軍後來在台整編第70師和62軍於1945年10月分別進駐台灣,這兩支軍隊在1946年~1947年間,開始向台灣人進行拉丁,也徵募為數不詳的台灣少女,經短期訓練後,投入軍中醫護工作,稱之台籍女醫護兵,隨軍奔赴中國內戰前線,到底死了多少,已無可考據,但經許昭榮2002年,所訪查資料,查知當年還在世的有...」
「在台灣高雄旗津島上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裏,一座鋼雕呈現的就是這樣的意象:一名頭手下垂、戴耳遮雪帽,已經戰死的一名士兵,肩背長出了一雙巨大的翅膀。這座鋼雕紀念的是一群台灣兵。從 1942 到 1953 年之間,他們是日本兵、國民黨軍、解放軍,或者先後是其中兩者,甚至穿過三種軍服...國民黨兵開車到我們村裹來:『喂!你們年輕人,願意到台東縣學 *國(華)語 的,可以來這裹報名,每個月有 80 塊的薪水。』那時候沒有錢,很多人都報名參加,我們村裹有 20 個人去報名。大村 40 人、50 人、80 人、100 人都有。去哪裏呢?把我們送到台東縣一個國小,關在那裹,一進去就出不來了,周圍都是崗哨,五步一個崗哨。一進到那裹就換軍服,我們才知道上當了...
這一批在台灣徵募的國軍,從 1946 年起陸續投入國共內戰。林明德第一次接戰共軍是在山東金鄉,之後就隨着國軍敗退一路後撤,不少台灣兵在被俘虜後加入了解放軍。說到徐蚌會戰(淮海戰役),林明德印象最深的是:徐州戰役,實際上是在濟寧被八路軍俘虜的台灣兵,和我們七十師對打。台灣兵跟台灣兵打!打得很激烈...「我們多次向台灣國防部反應,是不是應該在這些地方至少建一座碑,紀念這些國共內戰時陣亡的國軍將士?但不管我們講多少次,國防部總是裝沒聽到...」
*《國家語言發展法》,台灣各族語是國語(進行中)若指 Mandarin,中(国)語、華語、中文
(台灣人互相幫助...)
我意外的是台籍老兵剛被騙去中國後,能聽聞台灣的二二八抗暴(大屠殺)但...
上文截圖是來自此紀錄片,YT能看到上下兩集,上集在台訪問談比較多如何被騙和在戰場的荒謬及生存方式,下集是去中國拜訪台籍老兵的人生,有人甚至成為了中國 Amis研究語言學的教授,成為了一個人的部落,直到四十多年後,最後是紀念,只求讓更多人知道台籍老兵所受的委屈、犧牲和對台灣家人的思念...
【路有多長-上】│尋訪留在中國的阿美族老兵,問問他們想不想回家│湯湘竹:https://youtu.be/uSLtRAeq0Og
「...在山海交界的台東都蘭部落,導演湯湘竹認識了阿美族木雕藝術家希巨‧蘇飛,得知在都蘭部落有ㄧ群被帶往中國,永遠消失的少年階級,延續導演對於回家三部曲的一貫主題,及身為外省第二代,瞭解父執輩那一代對於家鄉的感念, 兩人遂以台東部落為起點,展開尋訪阿美族部落裡的台籍老兵...」
最近「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有在徵集台灣戰爭時期的故事,不管是台籍日軍還是台籍中軍,其實有很多故事我們都不知道,趁有機會的時候去知道吧!我五伯公就是那萬人中沒有回來的,我六伯公還被抓去打823...
陳婉真說故事》台灣需要一個國家級的戰爭博物館...公園裡台灣人戰殁者的名單共有34人,因為人數太少,和北朝鮮人併在一塊。一位日本學者說,以台灣和沖繩的地理位置與生活習俗之接近,當年的死亡名單不應只有那麼少人,但因為後來日本和台灣沒有邦交,以及台灣的官方不重視,和台籍日本兵求償問題一樣,考據及立碑都困難重重,直到2016年才在民間的努力,設置了「台灣之塔」,2018年又增建了李登輝前總統題字的「為國做見證」紀念碑,李前總統親自前往揭碑。
台灣也有一個全國唯一官方設置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地點在旗津,它是由台籍日本兵、戰後又成為國軍的許昭榮,經過多年奔走成立的,他目睹許多和他一樣到中國參與國共內戰的台灣兵,在最激烈的戰場中戰死,至今國共雙方都避談這個問題,估計有一萬五千以上台灣兵參戰,無數人死在國共內戰的戰場,有的被俘成為解放軍,甚至韓戰結束後遣送到台灣的「一萬四千個證人」裡,也有台籍老兵在內,但因當年國軍軍紀敗壞,吃空缺嚴重,確切的人數及名單已經無可考...
但園區則任令荒蕪,市府不願再投入經費經營,展場的空間比旁邊的遊客廁所還小,明顯只是聊備一格而已。公園平時開放參觀,有趣的是,很多遠從日本歐美等地前來的遊客,都對台灣兵的命運多舛深感訝異,很多人深受感動,倒是前來參觀的台灣人不多,因為這一課歷史課本從沒教過...連關島那麼小的一個小島,都在島上設立博物館紀念,台灣是二戰參與甚深的地區,卻只有遠在旗津一處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個紀念二戰陣亡的戰士紀念公園,戰爭期間死亡及失踪的台灣兵超過五萬人...
最後補上「中華民國」如何處理台籍老兵的後續,和我提到的823,台籍老兵是怎麼被經歷的
上圖有關處理方法的就是90年代民進黨民代提案要重視台籍老兵,殖民國防部回應的處理,簡單說就是當作*沒有這些人去隨便處理和打發,不是賠償不是照軍人退伍還是因公殉職什麼的條例,只是「慰問」,當時處理包括台籍老兵在內有分三種,台籍老兵是最低等的,連確切人名數都不能確認的被騙抓了一萬五千人卻只有兩千人慰問的上限,能說是種族歧視,畢竟,中華民國不歧視台灣嗎?上下的文再好好讀讀
*如同到現在殖民教育提到中國內戰和台灣最相關的卻還不記台籍老兵讓人以為只有中國兵,喔對,教育不殖民嗎?怎麼全台九成人口阿公阿媽台灣各族不用中語,有自己的文化慣例,書寫和現代的知識傳承原也是能有不斷層和不被壓抑的百年歷史及發展,孫子卻被用中語看抖音了?
823是有日本白團來指揮,但那些到現在過時的訓練還在中華民國軍隊內,這點能看最近美國自由評論的記者來台訪查評論
『...國外討論台灣改行募兵制時,重點一般會跑到縮小的部隊規模上去。當然,如果國軍做不到滿編,那會產生問題;如果國軍用垃圾訓練去應付義務役塞到滿編,問題就更大。
我訪問了數位完成義務役的年輕人,問他們「是否知道被伏擊時要如何找尋掩體」「是否曾接受不具備空優下的行軍訓練」「是否知道隔壁的人中槍是如何處理」「是否曾學習解放軍的戰術、武器及組織方式」「是否接受過不用GPS下從甲地到乙地的訓練」等,答案都是,否。
他們還分享了一些很有趣的故事:軍官不在現場和士兵一起,命令都是透過手機Whatsapp下達的;他們唱歌和打掃的時候遠多於花在行軍訓練上的時間;他們的射擊訓練只有一種射擊姿勢,一次一個彈匣,進行十次八次就結束了...」
「當然,因為我是局外人,我嘴炮嗆聲沒有成本,我也不會被徵召或者被加稅,我的文化也沒有被威脅。但是,如果要討論美國對台灣的防衛承諾,我不願意讓美國士兵為不認真防衛自己的國家而死;而我認為除非美國施加外交壓力,否則台灣還是不會認真進行軍事改革...』
Tanner Greer:我為台灣感到憂慮
對此我還是樂觀啦,只是不要把解決方法都放在現有已經僵硬難以改變的體制就好,有很多事在背景發生,這個世界的現狀也是有很多可能性的,以一句常聽到也很無脊椎動物生活型態的話做結:「自由能當飯吃嗎?」這問得不相干了,自由是確保讓你有飯桌可以好好用餐啊。
(上文有關台籍老兵的文,能用 Ctrl+F"台籍老兵" 來在下文來搜尋)
The wings of Formosa 許多從夢中醒來的掙扎,應該只有台灣人能體會?
(資料大電腦看較順)https://goo.gl/KSUJgq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Ku龜 - 台文外交龜 - Tâigí Taiwanese Diplomat
Ku龜 - 台文外交龜 - Tâigí Taiwanese Diplomat
Advancing for freedom. 《國家語言發展法》 台灣國民各族語是國語 相講寫族語台文:) Taioanese Lán News - stands with Taioanese: http://0rz.tw/lQNCR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