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把疏狂圖一劍《前篇 江湖易夢》柳三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泰山之巔,雲海翻騰。
  段老頭孤立山崖,那副瘦弱佝僂的身軀與偉岸陡峭的山勢一比,自是顯得無比渺小;然而,便是這樣的年邁之軀,任憑峰頂上烈風如何壓迫,竟是難以撼動老人身形分毫。
  他不記得自己站在此地多久了。
  段老頭僅僅是望向那如浪似濤的滾滾雲海,任憑眼前變化莫名的浩瀚景色,翻湧在雙眼之間,更翻湧在記憶之間。
  風中傳來了陣陣濕意,遠方白雲飛快染上墨色,轉眼間天地盡暗,放眼如覆黑色絹匹。
  「變天了,下雨啦!」後方不遠處,原本倚靠岩石的柳三急忙起身,朝著不遠前的老人大聲叫道。
  段老頭恍若未聞,雙目依舊癡癡地望入灰暗的雲海,顯然出神。
  山雨未來,驚雷破空!
  驚白一瞬,好似記憶中的那飛快一劍,震天巨響喚醒了神智恍惚的老人。
  段老頭沒來由笑一聲,若有所思,喃喃說道:「雲湧,雷動……」
  柳三衝向前來,指著漫天烏雲,急聲催促道:「老頭子,我說你到底走不走啊?我可不想淋得一身濕!」
  「……雲之變,雷之迅,山之招應該如何破之,敗之!」段老頭恍若未聞,反而攥緊了拳頭,眼裡滿是與從心所欲之年不符合的熾熱鬥志。
  軀體已頹,心底猶有少年之志,如此氣象,何老之有?
  「破個屁、敗個屁啊!我要你躲雨!躲雨啊!」柳三急了,風中捎來的濕氣越來越濃,天空更是飄起了毛毛細雨。
  靈光一閃,柳三忽然想到了什麼,認真朝老人說道:「我知道如何打敗他們了!」
  段老頭身子一顫,轉頭看向柳三追問道:「你有方法?」
  柳三拍胸脯,用力點頭,故作高深道:「段老頭,你還記得嗎?那個凌雲生身邊,跟了一名未婚妻,而無淵子身邊則是跟了一個小姑娘。」
  段老頭點了點頭,當然記得。只是他眼裡充滿疑問,顯然不知道這個柳三,此時提到此點到底是有何用意?
  「唉……」柳三一聲長嘆,也不訴說分明,轉身大步直往下山的路徑而去。
  段老頭腳尖輕點,掠步跟上,再次追問道:「這兩者有何關係?」
  「關係可大了!」柳三強調道,速度不減反增。
  雨勢漸大,打葉聲響迴盪整座山林。
  「那你不快說!」段老頭快步跟隨,心情隨著越發密集的雨聲,越來越亂,越來越急。
  柳三瞥了一眼雨勢,知道是來不及趕下山了,於是繞了道,印象中接近山頂之處有處舊亭。
  幾乎是兩人一進到木造亭子裡,大雨滂沱而下,頓時天地皆黑,雨聲成了此時唯一聲響。
  柳三拉起衣襬,莊重地坐在石椅上,神色凝重看向段老頭,「你會敗,是因為……」
  「因為什麼?」段老頭一身焦躁,並未坐下,都快忍不住衝上去掐住柳三脖子逼問了。
  「因為,你身旁帶個男的,帶著我,而不是女的!」柳三一字一字沉重說道。
  「臭小子你說什麼?」段老頭愣住,忽然有種被耍的感覺。
  柳三雙手撐著石桌,昂起瘦弱的身子,雙眼爆出驚人光采。雖然隔著一張桌子距離,段老頭仍能感受到柳三的鄭重絕決之意。
  只聽柳三緩緩開口,一字一頓。
  「所以,放我走!」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會員
326內容數
《擬把疏狂圖一劍》:武俠小說《前篇 江湖易夢》、《錯簡 異地同生》、《卷一 潛鋒勿用》、《卷二 鋒戰于野》 《七詩六詞》:詩詞創作《屏南茶餘》、《西風漸》、《亂詩詞》 《聚羽成像》:觀影心得 《欲羽君同》:同人小說創作,天地劫《天地皆易》、葬送的芙莉蓮《河床上的白色花簇》;遊戲心得【天地劫:幽城再臨】、【霸劍霄雲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