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森林紀事|初次見面

  那是到台東的第一天,上次來台東的時間已經想不起來,或許我從來沒來過,而此刻絕對是最剛好的安排了,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個對做了這樣的決定而感到陌生的自己,當生命集結了一連串的未知,新的起點便就此萌芽。
  出了車站我與素面為謀的舅舅會面,舅舅長期居住台東,他接受了母親的請託到車站接我,當他告訴我他都有看我的文章時,內心不禁泛起一股驚喜的暖意,想著即使是從未見過面的人,依靠著文字與網路,也能產生意想不到的交集。
  到了舅舅家,他將約定好要借我的機車牽了過來,從市區騎到換宿的地點,對第一次獨自騎著機車的我來說有點漫長,沿著台11線山與海之間的距離變得好近,明明走在山與海之間,卻能感覺前方的任合一切必定充滿開闊,海風在這筆直沒有紅綠燈的路上變得更強勁,炙熱的日光在沁涼的海風之下變得柔軟,寬敞的道路,乘載著漂流的我來到了另一個新的開始。
圖1/我的紅色機車與香蕉園
  到了換宿地點其中一位小幫手Miso帶著我認識環境,這是一間被山林圍繞的房子,比起照片中的樣子,實際上看起來更樸實愜意,我獨自一人在共同的房間裡休息,這裡的空氣有著慢的氣息,完全與自然共存的開放空間,連呼吸也不自覺與環繞的植物合一,靜靜的閉上眼絕對能馬上進入夢鄉。
  休息一陣子又來了一位小幫手T,T和我一起待在共同的房間裡,他是搭著公車來的,從車站搭公車到這裡要一個多小時,T面露疲倦,他說自己從台北來,一問之下發現我們念的是同一所大學,雖然不是同一屆也不同系所,但這突如其來的特別連結,讓兩個身處在陌生地方的人,因此變得靠近。
  這時候老闆K走了進來,他有些尷尬的說他忘了我今天要來,K給人的氛圍就如這個空間一樣,充滿包容性與溫暖,大概就是如此使這樣的小差錯,也變得能一笑置之,而也因為這個失誤,我們就這樣比起其他時候,多了一些人共同分擔工作。
圖2/換宿地點:森林家屋
  傍晚看著空了的冰箱,我和Miso到鄰近的鎮上買東西,離這裡最近的鎮也要騎車20分鐘,所以我們把想買的都盡量買了,晚餐則是簡單買鎮上的小吃回去。
  小鎮的特產是鬼頭刀,對於鬼頭刀的印象只存在於學生時期課本中某一篇課文,內容是作者和鬼頭刀兩次纏鬥交手的故事,看著這些鬼頭刀的料理,想著往後在這裡生活的日常,是不是也能寫成屬於我自己的精彩故事呢?
  「小姐,好了喔!」小吃店老闆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幻想。
  拿了晚餐我和Miso早已飢腸轆轆,想必在家屋的大家也是吧,騎上機車我依然有些笨拙,卻也在今天來回幾趟的車程裡,逐漸熟悉生活在台東的一切。
  吃晚餐的時候一位路過來住宿的刺青師說,因為很喜歡這裡的環境,所以想在這裡刺青,問我們有無刺青的意願,他說來這裡前他在蘭嶼幫忙朋友,在蘭嶼刺了很多山、海、日,不知道在這裡能不能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晚餐過後經由一些酒精的催化,聽著他們談論著赫曼‧赫賽、村上春樹,一些哲學、電影與文學,我成為聽者觀察著他們談述那些書中故事帶給他們的感受,在簡單的複雜中彼此的生命交錯,或許帶著一些浪漫的色彩,透過對話渲染著這一刻我們在森林家屋的夜晚生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