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頭街】粥記 Chok Kee Porridge

2021/09/2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粥記豬腸粥
當工作地點遠離喬治市以後,我就很少吃到喬治市的早餐了。去年開始搬到喬治市附近,也只有在週六返老家看爸爸時,順便為家人帶點喬治市裡十點以前會賣的早餐,通常是麵食,偶爾也會買汕頭街的豬腸粥。
整個喬治市我最愛的就是新街了。午餐會想到新街,晚餐也會想到新街(參見新街的美食,應該不難猜出我最愛哪家吧),但新街好像沒有適合我爸那個挑剔老頭的早餐。
喬治市有早餐的地方很多,偏偏挑汕頭街是因為修整後的吉寧仔萬山(Chowrasta Market)就在附近。這市場本來就是為現代化而蓋,修整後更是大躍進,有充足的停車位,車子不用面對日曬雨淋,電子付費又方便,真是安心購物的天堂。
吉寧仔萬山裡也有家豬腸粥,是在攤位上擺賣的。但我偶爾會走到汕頭街去,是因為吉寧仔萬山那家的生意太好了,從點餐到取餐都像打戰一樣。另外是汕頭街那家是在店裡賣,可以輕鬆找到位子坐下來慢慢享用,而且這家粥也會一直賣到午餐時間。
我那年過六十的老闆也愛這家豬腸粥,偶爾會把腦力激蕩會議設在這裡,用兩碗粥的時間搞定。但通常只有他自己吃得下兩碗,而我就在喝消暑的紅豆水。
越來越少店家還買需要時間熬煮的紅豆水了,還能以平民價格喝到是很幸福的。
不知道為什麼,這家店我吃了無數次,但翻遍了過去三年的庫存卻沒找到一張豬腸粥的照片,真是奇怪。
不過這家粥店不只有豬腸粥,還有皮蛋粥和艇仔粥,一聽就知道是粵菜系列。艇仔粥是我很少在喬治市其他地方看到的,點了之後才知道主打的是花生,很素,跟我在網路上看到介紹有加海鮮料理之類的不一樣。
但只要是粵式粥品我都很愛。老爸常笑我潮州人怎麼會不愛吃潮州粥呢。怎知道呢,我就不愛稀飯什麼的,就愛煮得稀爛、混著許多食材的粥品。還記得某年在冷冷的台北市走進了一家港式燒臘,為的就是要吃碗粵式熱粥,結果端出來的竟然是稀飯,差點都要哭出來了。
倒是在這次調查後才發現,原來這家豬腸粥打的招牌上還寫著日本街(Cintra Street),大概以前這家店是坐落在日本街的吧。日本街也叫日本橫街,也與汕頭街銜接,以後可以再介紹。
“粥記豬腸粥”的店面就在“祥源金舖”的原址喲。
有趣的是,原來它目前的店面是新街“祥源金舖”的發源地。店門前柱子上的浮雕就這樣刻著,肯定錯不了。發現的時候我還傻笑了一下,天啊好有趣,現在這條街並不會讓人想起金鋪呀。
後來還在不遠處找到另一家金鋪的遺跡喲,上面有很娟秀的字體,下次再介紹。
另外,這家粥店隔壁是開業於1940年的“華聯茶室”(Wah Lin),我對它的印象不深,連它主打什麼美食都不記得了,只知道萬一粥店坐滿了,坐這裡也能把粥叫過來吃,條件是簡單的老規矩,就是要跟茶室店主點一杯飲料。
再隔壁就是開業於1975年的“振香餅家”(Chin Hiang)。檳城有很多著名餅家,但振香的經營模式較傾向製作在地廟宇或家庭的成套祭祀食品,還有結婚配套、小孩滿月配套等等,很有意思。
“華聯茶室”與“振香餅家”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自稱“阿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年初三撿到的貓就叫作“初三”。“羅弄”是馬來文“Lorong”的音譯,就是巷弄的意思。跟貓一樣喜歡在巷弄裡轉。
在這個城市呆到了第六年才開始想到要怎麼寫。能有這樣的開始也因為我已經沒那麼急著非得要為這個城市做些什麼。但有離心的我也沒有絕望,這個城市有不少熱愛生活的人們,不著急反而能靠近驚喜...想用文字把這幾年來有過的悸動,好好再整理一次。
留言6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