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村恰恰恰》:「愛」真能克服一切嗎?

26
2021-10-11
|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在韓劇《海岸村恰恰恰》裡,另一本頻繁出現的書是俄國文豪托爾斯泰的《人靠什麼活下去》(或譯「人為何而活」),這本書就放在由金宣虎飾演的男主角斗植家中書櫃上,夾著一張三人合照,從劇情的推演可以得知,相片中的學長一家人在斗植的生命經驗裡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甚或扮演影響著斗植心理狀態的關鍵地位。
在托爾斯泰《人靠什麼活下去》這本短篇小說集裡,收錄了同名短篇小說〈人靠什麼活下去〉,描寫一名貧窮鞋匠西蒙,在一次寒夜裡向農夫收取欠款未成,眼見著禦寒冬衣就要開天窗,卻在回家路上因憐憫而收留裸身發抖的陌生人後所展開的故事。
在許多關於這個故事的討論中,歸納出托爾斯泰的小說寓意,是人必須依憑著「愛」才能生存下去

〈人靠什麼活下去〉的劇情隱喻

當劇情走到第14集,斗植「消失的五年」成為本劇末段最重要的情節,目前收集到的五年碎片包含:斗植曾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在情同兄弟般的學長開設的公司上班,上班地點的保全大叔是綜藝節目副PD、現在半身不遂的爸爸,衣櫥裡那件無法丟棄的西裝是由學長夫婦所挑選贈送,學長可能在一場意外中死去,而學長的死與斗植有關。如果托爾斯泰的小說在這段劇情裡有其隱喻,就得從這兩段情節開始討論:
其一,惠珍第一次從斗植書架上取下的書,就是這本《人靠什麼活下去》 其二,對斗植而言,無法與人分享、與學長夫婦重要卻又苦痛的回憶,被夾在這本小說裡

從鄰人的愛到惠珍的愛

對斗植來說,惠珍的出現讓他重新體驗另一種被愛的感覺——不同於公辰村民們親人般的愛。在惠珍闖進斗植的世界之前,他在公辰度過了童年及重返公辰後療傷般的五年,其中支持他的最重要角色,是在爺爺離世之後一直照顧著自己的鄰居奶奶「坎離小姐」,這與〈人靠什麼活下去〉裡那對失去父母的雙胞胎,依憑「鄰人的愛」而得以生存相呼應。
我們甚至可以說,編劇安排的公辰村民角色,都是愛著斗植的。尊重著他只領最低工資、不固定休息日的工作原則,接受他不講「敬語」的隨性處事態度(這對重視輩分的韓國人來說是非常難能可貴)。在11集最後,眾人的裝傻又巧妙的助攻,讓惠珍不得不大方認愛;13集齊聚一堂為斗植慶生,又懂得適時離開還給小倆口獨處空間等等,都是公辰村民愛的表現。

「愛」真能克服一切嗎?

而惠珍的愛呢?在斗植看似充實豐富的生活中,心裡有兩個黑洞始終無法填補,一個是對爺爺猝逝的自責,另一個則是夾在書裡那張照片隱含的秘密。而這兩個斗植不願啟齒的苦痛,都將由惠珍來試圖揭露並填補安慰。
因為愛他,惠珍亟欲了解斗植的渴望越趨膨脹,想明白他的過去,亦想參與他的未來。這兩件事情若透過〈人靠什麼活下去〉來譬喻詮釋,我想可以這樣說明。
在這篇小說裡,墜落凡間的天使領悟到了:「世人似乎認為,他們僅靠一己之力而活,而實際上,他們活著是因為愛。」斗植因為爺爺的愛、鄰人的愛而順利生存成長了,也因為惠珍的出現而體驗到另一種愛;但身為大人的我們都知道,在「愛情與麵包」的生存考驗裡,少了「麵包」終究難敵現實、終將拖垮「愛」所築構看似堅固的堡壘。
編劇透過許多甜到手指蜷曲的情節告訴我們,惠珍與斗植愛得正濃烈,也安排了許多插曲提醒觀眾,在菁英教育裡成長的惠珍,在短時間內很難平衡「世俗對成功的定義」及「斗植的處事原則」(我相信她已經有在努力平衡了)。
面對「未來」,她不僅一次詢問斗植:「想回首爾嗎?」「現在打零工的生活方式只是暫時的吧?」我們不能苛責惠珍的提問,對未來的想像與規劃是我們從小到大面臨的課題,尤其在惠珍告白時,就已經明明白白地說自己是從現在到99歲都要明確規劃的人。這樣價值觀的強烈衝突,僅靠「愛」就能化解嗎?顯然這是兩人之間必須正視的問題。然而,惠珍也在斗植假扮一日男友時,就堂堂正正的說:「反正我賺得多!我男友做什麼重要嗎?」可見金錢不會是壓垮兩人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不過斗植不是樂透得主還是讓惠珍稍微失望就是了。
至於「過去」,當美善轉述公辰三大謎團時,惠珍最感興趣的當然是斗植「消失的五年」。然而,自小就成熟堅強、對他人人生課題總是直接了當、在面臨自身生命巨變時,卻是選擇避談的斗植,自然就不是主動出擊的人。惠珍勢必得反覆叩問,才有可能打開斗植封閉五年的心房。
已經很久沒有人可以聽他表達自己的痛苦了,我想妳應該能成為斗植的樹洞。——呂統長
無論是旁敲側擊,還是與斗植正面對決,惠珍始終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惠珍明白看見斗植說出「只是普通的上班族」、「相片裡的人只是朋友」時眼底深邃的悲傷,正因為兩人相愛的關係,才讓的壓抑情緒在惠珍面前表露無遺。
斗植表情騙不了惠珍,這段感情若要延續下去就勢必得坦承相見,這一點斗植也很清楚,因此在第14集中,當惠珍聽了呂統長的建議,給斗植一點時間時,即使心急,也只能耐著性子,等待斗植願意敞開心房的那天。

無法預知的明天

在〈人靠什麼活下去〉故事裡,天使最終領悟了三個人世間的道理,除了上述所說「人類是依靠愛而生存」以外,人無法擁有的東西即是「預知明天」,對斗植來說,爺爺及學長的死亡打擊,帶來了自責,也帶走了對明天的期待,曾經和爺爺、學長一起預想的美好未來,都因死亡而破滅了。
斗植縱使喜歡動物也不願幫伊準與寶拉照顧刺蝟,他告訴惠珍自己「不養有生命的東西」,也告訴孩子們「叔叔還沒做好離別的心理準備」,因為人們無法預知明天,而明天又可能隱藏著未知死亡的威脅。
爺爺的死亡在斗植幼小的心中埋下了自責的種子,雖然在鄰人無私的愛當中,斗植順利長大了,但他始終畏懼死亡,直到與學長相關的一連串事件發生,他內心最脆弱的領域終究失守,相信自己會帶來不幸。
在〈人靠什麼活下去〉故事裡,訂做明年新鞋的富豪、喜收訂金的鞋匠都無法預言明日,更何況人類是看不見死亡天使的。無論編劇如何收拾最後兩集,惠珍如樹洞般的傾聽與陪伴,勢必成為拯救斗植的浮木,斗植必須明白,世界上沒人能預知明日、預知死亡,才有機會克服心魔,再憑藉著眾人的愛,好好活下去。

參考資料

托爾斯泰:《托爾斯泰短篇小說選集II》,2020年,好讀出版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 偶爾談一下書,偶爾談一下出版業,偶爾談一下社會。 偶爾看一下韓劇,偶爾看一下電影,有空就會寫心得。


26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