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金馬58の彈珠|《青春弒戀》台灣電影通病大集合 尷尬對白、太多Bug、直男思維的負面教材

2021/11/2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2021金馬影展開幕片《青春弒戀》是導演何蔚庭的作品,也入圍了最佳導演等五項大獎,以網路VR為題材相當有特色,是對未來「元宇宙」的一點想像,多視角敘事的手法也別出心裁,電影試圖去打造一個變態的愛,只可惜不太成功,細究背後原因這部片匯集了諸多台灣影視作品常有的問題,在角色塑造、配樂、對白上都不甚完整,且情節Bug顯得粗糙,成為一部令人失望的負面教材。
電影分章敘事,分別以不同的角度講述六個人的相遇與分別,男大生明亮(林柏宏飾)、咖啡店員工玉芳(李沐飾)、女演員Monica(陳庭妮飾)、船員小張(林哲熹飾)、高中生綺綺(姚愛寗飾),還有一個按摩的丁姐(丁寧飾),他們都是自己故事裡的主角,也是他人故事中的配角,這六個人其實並不怎麼青春,也不知道哪裡有弒戀,電影用多視角的方法把同一段情節講了又講,理應要讓讓人物設竟跟情節發展更完整,但最終每一段故事仍欲言又止、功敗垂成。

缺點1. 角色無法好好說話 生硬的尷尬對白讓觀眾出戲

「對白生硬」已是許多華語電影的特性,經常讓角色講出過於文言,或不可思議的對話,這其實有好有壞,例如香港導演王家衛就是「文藝腔對白」的大師,他的對白甚至硬到需要用字卡來呈現,也成為他電影的獨特風格,有先觀眾就熱愛這樣的韻味,彷彿你看電影的時候,也同時是在讀一篇文章。但有些生硬的對白未必能成功帶出電影的文學性,反而對整部電影的品質損傷,尷尬程度可輕可重。
在《青春弒戀》也出現了許多非常尷尬的對白,其中最讓我出戲的是當小張到玉芳家煮飯的那場戲。小張說,之後可以一起租個小房子,天天煮好不好(之類的),結果玉芳回說,「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他們都說愛我,但最後都會丟下我。」我整個??現在是講這個時候嗎???而且這句台詞超不像一般人平常會說的話,還是演舞台劇的人都這樣說話?我不知道,如果我是小張的話肯定傻眼。

缺點2. 膚淺單薄的女性角色 只為滿足錯誤的男性思維

另外,許多台灣影視作品,特別是劇情片常有的問題,則是對女性角色的塑造能力非常的薄弱,女性人物缺乏主體性,特別在感情方面隨意調動,經常淪為功能性角色,導致陽剛的直男思維,也成為近年台灣電影被觀眾們詬病的大問題,在今年票房最好的《當男人戀愛時》就為人詬病合理化男性惡意的騷擾行為,最後女主教甚至成為長照女傭,持續附庸為男性服務。我認為這已經無關性別歧視與否,而是電影若無法建立一個具有生命力、真實且現代的女性角色,故事就難說服觀眾。
《青春弒戀》的三位女角主角陳玉芳、Monica、綺綺的主體性,都有各自被剝奪的情況,Monica無法妥善處理前男友的關係,明知他散播性愛影片、入侵民宅行竊,也無意訴諸法律,只是打給劇場同事哭訴;喜歡cosplay的綺綺莫名喜歡上奇怪的大哥哥,毫無能力的把自己帶到危險邊緣,好像女高中生都不知道人心險惡;玉芳也像是一個無能為力的少女,毫無來由硬是跟Monica湊成一對,然後又很快接受小張的追求,最後都靠明亮去動私刑、或小張擋刀,來完成英雄救美的情節。
這樣的免洗感情設定,彷彿都是要服務男性迎合他們對女性楚楚可憐、無助的既定錯誤想像,女性角色只能等待被男性保護、被男人拯救,甚至連兩個女性戀愛都處理得非常膚淺,好像那些愛情不值一提,一碰就碎,電影中的女性人物還會在北車大廳不知何故的旋轉,被拯救完就尖叫慌亂地跑出場景,這些胡亂設定的角色,像是對當代女性的惡作劇,這樣的情節反覆出現在2021年,也令我難以理解。

缺點3. 台詞、場景諸多Bug 為多視角敘事易犯錯誤

在全世界的電影中,你都會看見Bug的問題,舉凡工作人員或道具穿幫、服裝或佈景不連戲、服裝或道具不符合時空設定等等,這可能是因為影視作品拍攝時間倉促,工作人員粗心疏漏,或發現了卻來不及補救等(我就怕被罵啊),就賭觀眾不會發現。有些比較輕微的Bug觀眾可能不會發現,但嚴重一點的Bug真的會讓人覺得這部電影粗製濫造,特別是多視角拍攝的電影時常會有這樣的問題,2020年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消失的情人節》就被網友抓出許多Bug,故事情節、音效、特效等,其實我看電影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聽別人討論才知道。
不過,《青春弒戀》的多視角拍攝更為複雜,不連戲的Bug是連我都看得一清二楚。首先是小張去看玉芳表演,結束後在場外送花的那場戲出現兩次,第一次是小張的角度,當時他就把花送給玉芳,沒有解釋那是什麼花,但第二次以玉芳的角度,小張的台詞多了一句解釋性的「玫瑰花」,簡直是多元宇宙。
明亮也有幾個Bug,他第一次被蕭姐按摩的那場戲,前一顆鏡頭他的臉明明是埋在按摩床上的那個洞裡面,但後面一顆鏡頭他的頭卻是側對鏡頭,床上的洞也被枕頭給蓋住,令我一頭霧水。還有一個小小的Bug是明亮的房間,前面幾場戲看起來非常狹窄,就只有床、衣櫃跟書桌的空間,裡面沒有看到腳踏車,但後面明亮怎麼突然從房間裡面牽出一輛腳踏車,難道是魔術大空間?
其實《青春弒戀》製作上的缺憾並不只這些,我不明白是否因預算不足,整部電影的配樂只是讓蕭邦的《夜曲》單調的重複出現數十次,而且都是同一段;還有林柏宏磨刀爬牆的橋段,彷彿是在看鬼滅之刃;我自己最喜歡的是丁姐與小張這兩個角色,只可惜他們很像並沒有被這部電影重視。台灣電影時常太貪心,其實專注用心地講一個簡單的故事或許會好很多。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鹿刻Luke
鹿刻Luke
鹿見不評 拔筆相助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