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在車上》,人與人交流的多項式

2022/03/0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其實,《在車上》的岡田將生讓我一直出戲。
先前看過他演的《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和《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再到《在車上》,覺得他的詮釋方式都差不多。前兩部的演法都比較用力,勉強能帶出角色特質。但《在車上》中飾演的「高槻」是一個很日常的角色,他就好像不太有施力點去處理這個角色的獨特性。
相較於沉穩壓抑的主角悠介,高槻是一個不羈且過於直接的角色。
悠介和高槻曾在酒吧有過一場小小的辯論。高槻認為想澈底認識一個人,唯有透過性愛。而悠介卻不這麼認為。
兩人在車上最長的一場戲,是高槻對悠介說出悠介已逝妻子「音」囈語般編織出的故事結局。音只有在性高潮時會說故事。高槻能說出故事的後續,其中一層的意義是,在音過世前,高槻才是最後一個與音發生關係的男人。同時,高槻也在向悠介展示「透過性才能澈底認識一個人」的結論。
看吧,我比身為丈夫的你更懂她。
由此顯示,高槻對人與人之間交流方式是單一的,性,肢體。一如在電影後半段,遇到偷拍者時,他選擇用肢體來表達憤怒,用傷害對方來解決事件,沒有其他方式。
某次劇團戶外排練時,說著華語的女演員和另一名使用手語的女演員,她們彼此對戲。雖然兩人使用不同語言,但透過聲音、語氣、眼神和肢體,她們用心「傾聽」彼此,感受彼此的情緒流動。於是,兩人之間的「溝通」開始產生了轉變與火花。她們在某一瞬間理解了對方的心。
然而在一旁看著的高槻,始終不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一向只會透過性愛與肢體接觸認識人的他,不懂那種人與人之間神秘的、無以名狀的「交流」是怎麼一回事。
高槻的想法未必是錯的。透過性愛,的確可以看見一個人鮮少展現、甚至刻意隱藏的一面,可能是脆弱的,也可能是陰沉黑暗的。但「只」透過性愛,「只」透過肢體接觸,能看到的,也只是一個人的其中一部分。
一如電影中的《凡尼亞舅舅》,是使用多種語言才能成就一齣完整的舞台劇,而人與人之間亦是需要多層面交流,才能更完整地認識彼此。
戲中如此,在現實中亦如此。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一個厭世的人,寫沒有營養的話。 易怒體質,造口業得罪人是日常,人生必須品是陽光、咖啡和書,偶爾需要甜點。 粉絲專頁:粗劣的厭世香菜
有關各種觀影心得碎碎念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