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口竜介

#濱口竜介含有「濱口竜介」共 48 篇內容
全部內容
發佈日期由新至舊
觀影週記02:屍咒、天魔、日本統一、尋找湯德章、功夫熊貓、邪惡根本不存在、莎莉快速地把東西交代一下,我覺得有興趣看就對了!我盡量給一個簡單俐落的觀點,以下幾部都不錯: 功夫熊貓 天魔 冰室蓮司:日本統一 台灣篇 尋找湯德章 邪惡根本不存在 莎莉
Thumbnail
發佈在
YJ的沙龍
2024-04-07
21
5/5· 邪惡根本不存在
《邪惡根本不存在》 - 迴向給觀眾的道德性以在地共生聚落遭受財團入侵尋求商機,為的是給都市人一個暫時逃逸的去處。劇情上經由說明會盼能夠創造雙贏,但礙於預算與政府補助期限,一邊無法接受,一邊只能用偷雞摸狗方式使居民答應,而電影劇情上遭受的矛盾,並非以劇情解決。而是在「劇情道德」之外,電影創作者的道德視角指向何處?
Thumbnail
2024-03-31
4
僅是轉瞬之間:《邪惡根本不存在》  日本電影《邪惡根本不存在》初始的步調緩慢,大多在顯現水挽町──尤其是主角巧與女兒花,一如巧說「取得平衡」的日常。但這些日常並不寧靜,而是鋪陳了最後的結局:有刺的五加樹、幼鹿中彈而死,無論是自然或人境,都在為了生存與欲望護衛自身。 (內文兼有提及日本電影《月》的雷且具個人觀點,推薦觀影後再讀)
Thumbnail
2024-03-28
8
Je Te Veux:洪水襲來般的豐沛情感我蠻喜歡研究電影配樂的 艾瑞克薩提(Erik Satie)真是位天才 這首 Je te veux(我想要你) 自從知道我最愛的濱口短片 《觸不到的肌膚》用了它之後 這首小品就成為我最愛的曲子之一了
Thumbnail
2024-03-27
2
有些死亡、有些傷,不是非得見血│邪惡根本不存在 Evil Does Not Exist (2023)巧在森林中教導小花辨識物種大概是父女倆最親密的時刻。巧能分辨松樹與落葉松的不同,卻無法覺察女兒甚或自己內心的異樣,「紅色樹皮的是松樹、黑色是落葉松」小花複誦試著記下,事實上,對孩子而言,不知道的都叫做樹又有什麼關係?對自然而言,命名/不命名、有著怎樣的名字,生命難道就會不一樣嗎?靜默無語的自然,任憑
Thumbnail
發佈在
影論寫作
2024-03-27
9
延延聊電影|《邪惡根本不存在》|心壞了,但是心還在:《邪惡根本不存在》好電影不宜遲|院線電影鹿的飲水區在雪地中反射著耀眼的陽光,鹿的腳印踏足至岸邊卻不見其蹤影,若在鹿群行經的路線上設「豪華露營區」,自然「破壞」了當地已達到的平衡,人類也勢必會遭到反撲。電影開場小花如同迷路闖進森林的小鹿,抬著頭望著林間的枝葉不亦樂乎,對比電影最後一幕明明是同樣的景色,卻是小花瀕死欲昏迷前的最後一眼。當幼獸死
Thumbnail
2024-03-27
8
影像化的意識流│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寝ても覚めても (2018)<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原是柴崎友香的長篇小說,披著愛情的皮,實際上主題如書名一樣意識流,因此它不好改編;文字能在人物表裡自由切換,直指他們內心甚至暴露他們尚未知曉的自己,影像卻不能如此,得靠著布局、線索、氛圍渲染思慮和情感的流動,而故事的主角─泉谷朝子、鳥居麥的心理活動又是那麼隱晦,增加了改編的難度。
Thumbnail
發佈在
影論寫作
2024-01-25
4
癡男怨女,戲夢人生 有女生在場時他們都會顧及面子,裝成正人君子。跟同性一起時他們馬上會露出本來面目:自私、自卑、自大、斤斤計較、猶豫不決、滿口謊言、行為弱智,更重要的當然是好色而不顧後果。
Thumbnail
2023-11-05
8
延延聊電影|《觸不到的肌膚》|用靈魂交換肌膚之上|濱口特企 院線短片兩名男子赤裸上身凝視著對方,他們緩慢靠近好似牽起了手,近看才發現他們隔著一指的距離,如磁體般相互吸引卻又在觸碰前彼此相斥。由砂連尾理老師編排的現代舞碼,將我徹底拉進了《觸不到的肌膚》當中,千尋與直也不停練習這支舞,他們的身體彷彿隔著一顆看不見的透明玻璃球,沿著體態的輪廓滾動著,同性的情慾也隨之湧動而
Thumbnail
2023-09-30
5
延延聊電影|《景深之中》|你是被抹去的那一段風景:談《景深之中》的最後畫面|濱口竜介上車前特企看著計程車另一頭揮手道別的人影,主角沛帆直覺式地拿起了相機,在晃動的觀景窗內不斷對焦,只為留下他最後的——即使只是裝出來的一笑,然而,隨著兩車駛向了岔路,兩人的距離也逐漸拉遠,創造出更深的「景深」也預示了他們永遠分別的命運,沛帆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已定格在「沒有他」的世界裡。這就是為何我特別喜愛《景
Thumbnail
2023-08-1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