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影評/《蝙蝠俠》(The Batman,2022):人性貪腐的處刑曲,罪孽至深的真相與謊言

2022/03/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大雨滂沱的高譚市,晦暗無比的夜空,僅照耀著明亮的蝙蝠信號,這既是恐懼也是正義的私刑手段,「復仇使者」的伺機而動,成了這座萬惡之城的唯一清流,但在所有代表著詩意與暴力的權力背後,潛藏的依然是最深層的謊言,《蝙蝠俠2022》是繼《羅根》後做出最不超級英雄的英雄故事。
《蝙蝠俠2022》劇照
若說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是借鑿Michael Mann的《烈火悍將》的善惡對決,那麼Matt Reeves的《蝙蝠俠2022》便是將多年來被世人遺忘那「世界上最偉大的偵探」之稱號配上了《火線追緝令》一般的犯罪懸疑Film Noir,雖說Nolan已是Film Noir的愛好者,但把這個類型發揮的極致的便是《蝙蝠俠2022》,不單單是披著暗影的外皮,更是有著壓抑的故事核心,慢條斯理的三個小時,讓觀眾隨之喘不過氣,或許有些過長,也無法兼顧所有角色,也容易落於非黑即白的發展,但電影本身也擊碎了漫改電影的窠臼。
《蝙蝠俠2022》處於獨立宇宙的優勢,讓這次蝙蝠俠的大銀幕改編擁有極大的創作自由,也正因如此,它遵守的並非超級英雄電影公式,而是偵探犯罪的公式,將《蝙蝠俠:元年》作為角色背景和改編藍圖的勾勒之下,帶出了一個同時帶有Tim Burton的哥德風與Christopher Nolan的寫實風的高譚市,Matt Reeves不選擇向其中一方靠攏著實是高明之舉,其鮮明的風格對比無疑是打造出了影史最黑暗的蝙蝠俠。
同時有著寫實與復古的氛圍,卻有著大膽的視覺美學極致的黑色與青澀,暴力的紅色意象貫穿全片,Greig Fraser再次將夜戲的層次感推到新高峰,如此的黑同時也是復仇使者的神秘主視覺,拉出了暗處的恐懼,也數次營造出驚悚的氣氛,Michael Giacchino的配樂同時塑造了磅礡的英雄意象與深沉的陰鬱,有如罪孽在這座城市載浮載沉。
《蝙蝠俠2022》劇照
或許《黑暗騎士》的小丑已是蝙蝠俠「對立面」代表的巔峰,但《蝙蝠俠2022》的謎語人其不寒而慄與暴戾之氣在Paul Dano的驚人表演更是補足了其角色稍微不足的背景故事,他徹底說服了觀眾他就是這個時代的謎語人該有的樣子,被體制遺忘的反撲在剝開高譚市那罄竹難書的罪刑,被害者表面的亮麗一一被識破之際,失序與粗暴的血液被潮濕的雨水所沖刷,謎語人彷彿替高譚市上演了一場隨時能夠擊潰這座城市所有正義的處刑曲。
在一切犯罪到了頂端時,蝙蝠俠的偵探身份與英雄身份的切換上也點出了英雄的主題—在一切希望瀕臨瓦解的微弱光芒,高舉紅色火炬所引領出的希望光輝,復仇使者的盲目便是作為正義的本質之一,孤兒的意象是韋恩家族的罪孽,一個非英雄起源故事在最後一刻才成為了英雄,《蝙蝠俠2022》宛如識破了超級英雄電影逐漸淪為流水線產物的現象,透過貼近漫畫精神的詮釋,勾勒出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英雄電影,卻也是這個時代所應得的蝙蝠俠故事:暴力的淋漓、黑色的徹底、缺陷且病態的偵探特質,便奠定了《蝙蝠俠2022》的意義。
《蝙蝠俠2022》劇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們何其幸運,生在這個不幸的時代」—楊德昌 喜歡沉浸在影像的影痴,在黑盒子中追尋自我,也喜歡隨筆寫下自己的想法,甚麼都願意看,願意寫,無論主流或藝術,都是我的範圍,也在「影劇好有梗」擔任副手。 工商合作、邀稿歡迎IG私訊或傳EMAIL:[email protected]
收錄2022年所撰寫之影劇評論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