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療|厚朴精油與普魯斯特現象

2022/03/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普魯斯特現象」源自於普魯斯特的著作《追憶似水年華》,作者在成年後,偶然間用瑪德蓮小蛋糕沾了熱紅茶,吃了一口後,瞬間召喚出童年的記憶。記憶心理學家用這個名詞表示喚起早年記憶的嗅覺能力。
厚朴,木蘭科,自樹皮以蒸餾方式萃取精油,主要成分為倍半萜醇(62%)及倍半萜烯(6%) ,β-丁香油烴氧化物。認識他是在夏日節氣芳療課程中, 用於足太陰脾經按摩油的配方,可以理氣燥濕、緩解脹氣。
此款精油質地黏稠,完全無法自滴瓶口取用,自然而然地與之保持距離,直到中醫芳療讀書會讀到這瓶精油,當時完全找不到任何形容詞描述厚朴,香友信手捻來提到最近有門課程就是教人如何描述香氣,當下意識飛快地連結到新精油圖鑑,以香氣印象描述精油時,常令我困惑不已。書中提到厚朴的味道,如斗笠遮臉,乘船度海的學問僧....
帶著困惑,終於在《記憶的風景》一書中生動的詮釋中得到救贖 (笑)。
在瑞芳一階課程中,學習了大腦系統主要有三個層次:認知腦、情緒腦及爬蟲腦。其中,情緒腦又稱哺乳腦,在位置上定義為邊緣系統,包含了海馬迴、杏仁核、上下視丘,因嗅覺途徑與負責記憶的海馬迴有直接關係,《記憶的風景》作者形容,擁有這專屬通道,嗅覺必須付出代價,即喪失了管道去接觸掌控語言的腦組織。
因此,嗅覺是一種沉默的器官,很難用言語來描述。例如,當我們描述柳橙,可以用語彙敘述眼睛看到的柳橙:圓形,橘色,直徑七公分左右,皮上有坑洞;但聞到氣味時,只能用聞起來像「柳橙」來形容,或借用味覺如甜、酸,或對於該氣味的反應,舒服、美味、噁心、討厭等等。
18世紀,植物學家林奈對植物的氣味,以好聞、不好聞為大類標準,再細分為七大類,最後,作者做了一個結論:「由於氣味的來源有限,而且缺乏分類和概念化,導致我們用來描述氣味的詞彙簡直屈指可數—彷彿氣味在迴避語言。」
讀完這段,堆疊的經驗使得厚朴的記憶味道漸漸變得立體鮮明,進而飽滿而富於層次。
下次再被問起,也許我可以自信地回答出:厚朴就是厚朴的味道。
甚至用抽象,私人經驗,說厚朴很像一位隱士,沉穩,不似調皮的廣藿香會在我搭捷運聽〈灼人記憶〉,當陳珊妮唱到「重要的事比不重要的事重要對吧,好好活著就能被拯救的對吧」突然彈跳出來。
每次用完厚朴,他便歸隱,想不起他的味道也無所謂,直到下次打開瓶子。
乾脆、溫柔、不打擾。
習慣帶著困惑,不安,找尋可以說服自己的答案,進而自在沉穩。
這些都是厚朴帶來的生命智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養一盆青苔
養一盆青苔
閱讀, 芳療, 工作, 生活裡的鍛字練句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