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巧合 (下)

2022/04/2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善念得善果的巧合

好友美美今年春天與三位友人去日本北海道租車自駕旅遊,逐美景四處逍遙,瀟灑逗留。有一回美美正要開車駛離一個美麗小村莊時,同伴小芬忽然要她將車子靠邊停一下,她說:「剛剛在森林裡撿來的毬果中有一隻螞蟻,好歹是個小生命,我想把牠送回地面上。」
於是美美慢慢將車子靠路邊停妥,這時她忽然從車內後視鏡發現,後方距車約100公尺處的馬路中央,躺著一個不明黑色矩形物,心中正狐疑時,小芬忽然大聲驚呼:「我們後車箱的門沒關。」美美一回神,立刻跟著慘叫:「哎呀!原來那是我的行李箱。」 連忙推開車門,飛奔撿回她的行李。
重新上路後,四個女人在車上噴淚捧腹大笑,原來是美美剛剛忘了關上後車廂的門就把車子開上路,車子一開動,她的行李箱正好擺在最外頭,就應聲滑出車廂,掉落橫臥在馬路中央。多虧小芬的善念與螞蟻大神救命,讓她們避過了「輕車已過萬重山」後才發現後車廂早已空蕩無一物的烏龍大災難。這件趣事實在是一件「善有善報、溫暖教化人心」的巧合。

*** 莫名驚慌的巧合

有天早上我在開車上班途中,前車乘客冷不防地從右側車窗扔出一罐可樂,瓶罐墜地、飲料汩汩流出,我先是一驚,接著轉為生氣,心裡罵著:「差勁沒公德心的傢伙,製造髒亂。」
正當我怒目打量坐滿四個年輕人的前車時,後座左側的那人忽然轉頭往後看,他右手臂類似孔雀羽毛的一大片艷麗刺青,令人怵目驚心,我連忙把目光轉向他處。
當天中午我去學校附近的一家小吃店用餐,才坐定沒多久,進來了四位年輕小夥子,其氣味看似黑道的圍事小弟;由於店家幾近滿座,他們就緊傍著我旁邊的唯一空桌坐下,而我在不經意抬眼間,瞄到其中一人有隻手臂刺青的花樣和顏色正與我早上開車途中看到的一模一樣~~原來他們就是今早開車在我前方的那四位年輕人。
剎那間,我渾身不自在,心裡就像掛了十五個吊桶般,七上八下,暗自評估待會兒萬一發生甚麼怪事,自己該拔腿就跑還是找屏障就地掩護…? 結果啥事也沒發生,他們快速用餐完畢付賬走人,頭皮發麻、食不知味的我這時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驚悚顫慄的巧合(註)

我和老公在三十多年前曾經有過一次不可思議的高中同窗重逢的特殊遭遇,歷來鮮少有聽完事情始末而不起雞皮疙瘩者…。
一個秋天下午,我倆共騎乘一部破摩托車在南港一帶的市郊漫無目的地遊蕩,逛完胡適公園後,便沿著中央研究院旁的一條產業道路往山上騎去,胡亂繞著便來到了三張犁公墓,那裏有一大片的山坡地被開墾闢建為整齊肅穆的墓園。在我們停在路旁、遠眺山景閒聊之際,老公忽然感到內急,便穿越馬路進入墓園找一處妥當地點方便,我仍留在原地欣賞風景。
過沒多久,「老婆,老婆你快過來!」他的聲音急促又緊張,我趕忙奔過去,只見他滿臉驚恐,發抖的手指著一座鑲嵌著一男、一女兩張黑白照片的墓碑,顫聲說道:「這個男的是我建中高三的同班同學。」
霎時我驚嚇到說不出話來,待心神稍定後,趕緊念佛號遏抑心中的駭異,兩人攜手壯膽,仔細研讀墓碑上的文字記述,得知這位同學在世只得陽壽二十六歲,實在叫人不勝感傷。更不可思議的是,同一個墳墓居然也埋著他的妻子(他走後半年,她也跟著辭世),夫妻倆皆不到而立之年就雙雙作古,令我們更加唏噓感嘆…。
窗外蛙鳴蟲聲唧唧,一輪皎潔明月高掛天際,這宗三十多年前的陰陽兩界同窗重逢的過往,我到今天仍然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當年在滿山遍野的數千個墳墓中,老公會獨獨挑上他高中同學的墳邊去小解?彷彿冥冥中有一隻隱形的手牽引他們久別重逢,只是天人已永隔,徒留震驚與感傷…。
然而,值得肯定的是:巧合大抵會讓我們記憶深刻,歷久而彌新,尤其是歡欣愉悅和特殊幸運的巧合,往往會常駐在我們的記憶庫裡,一碰到適當場合,便會樂陶陶地舊事重提,反芻事發當時的開心和得意,而我們的人生也因為這些無法預期的巧合而平添不少考驗和樂趣,不是嗎?
註: 此段內容曾撰寫為 《重逢在墓園》,1999.6.10刊登於中國時報浮世繪版
【 《漫談巧合》全文刊登於講義雜誌2019年八月號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劉幸玉
    劉幸玉
    一直很喜歡忙碌過生活,旅遊、鐵騎長征、晨間跳排舞,而瑜珈和鋼琴則是每日晚課。 Make each day count --過好每一天,是我退休後奉行的圭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