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視訊上課真的會不認真?讓上視訊課上到怕了的國中生教你怎樣才專業!驚恐的土撥鼠驚恐的土撥鼠

【生活】視訊上課真的會不認真?讓上視訊課上到怕了的國中生教你怎樣才專業!

2022-05-1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那個九樓的學生最近每天都待在公共設施裡,有時候會聽到她在那邊自言自語,是不是怪怪的?」辦公室就在大門旁的管理員這麼說道,今天已經是他第五天看見這個穿牛仔外套的學生進出書齋的大門,想著也許是在拼學測或會考,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仔細思考了一下。
「不對啊?那這樣為什麼會需要自言自語⋯⋯」
大家好,我就是管理員口中的那個怪學生。
我不需要考會考,我是一名體制外的學生,和大家一樣被這個可惡的疫情拖累,搞得現在唯一會需要踏出家門去的地方就只有一樓的公設而已。
我不是在自言自語,我在上視訊課。每天早上8:50開始一直到下午5:30,每堂課之間有二十分鐘的下課時間。這不是我第一次上視訊課;事實上,從兩年前開始就幾乎沒有完整的在學校上過一學期。
而我的一天,要不是從一杯草莓冰沙和烤吐司開始、就是被老師打來的專屬morning call嚇醒。


今天,就讓我從頭開始講起:一個體制外學生上視訊課的一天。

理想的狀況下,每天7:40起床,自己簡單做個早餐吃。刷牙洗臉完就下樓到社區公設的書齋裡上課。心情好的話,我甚至會出門去便利商店買巧克力牛奶,就只為了可以出門散散步。人就是這樣嘛,平常可以出門的時候只想躺沙發,不能出門的時候卻想盡辦法出去透氣。
創造屬於自己的開場儀式感
說到視訊課、視訊上班,儀式感每個文章裡都有,但他到底為什麼如此重要?
平常喜歡喜歡追劇的人一定都知道,經典的劇裡一定都要有個很讚的開頭,舉例來說,「Friends」這部經典好劇的開頭有看過的人肯定不會忘記,一群人在噴水池前跳舞玩水,搞不好現在你的腦袋裡就浮現了主題曲。
早晨的儀式感就像你的專屬開場一樣,那麼既然都要有專屬開場了,不浮誇點怎麼行?
我的開場是盛裝打扮的從電梯出場,拿出筆電帥氣的在窗戶前戴上無線耳機。
至於這個儀式感如何影響我呢,畢竟我家也不是沒有桌子給我視訊,但既然下樓可能會見到人,就不能穿著睡衣。既然要出門,就必須提早幾分鐘。
接下來提到的就是家長和老師最擔心的「學習成效」。
整天都拿著電腦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有可能不分心嗎?學費繳了到底有沒有用?真的不應該拿水果進去吵他順便偷看一下有沒有分心嗎?
這些問題的答案很簡單,當然會分心,每堂課都會分心。
但是想想看,一堂課一個半小時,盯著同一個畫面看一整天,不分心才怪,在學校都能分心了,何況是在家裡。手機在旁邊多方便,傳訊息、打電動、滑一下探索,或甚至只是恍神一下都太容易了。
大家看過TED演講嗎?很多老師喜歡在上課的時候播給學生看。
一個大約18分鐘的影片,塞滿了有成功經驗的人分享的資訊,是個非常好的教育素材。這樣需要花費很多力氣和專注力的影片之所以只有18分鐘,是因為過了這段時間,無論大人小孩都會很容易開始恍神、注意力分散。
這樣想起來,一個半小時的課堂分心個幾次好像也沒那麼誇張對吧?
當然,這不是經常分心的解答,更不是應該面對無法專注的心態,只是所有人都不需要為自己或學生無法專注超過30分鐘這件事這麼苛責而已。
用聽的,不是用盯的
這裡我要先自首一下,身為一個俄羅斯方塊教主,我偶爾會在上課分心的時候玩奧羅斯方塊,偷偷說,目前的八萬八千七百四十分紀錄是今天早上在社會課玩出來的。很多會畫畫的人在上課時都會一直塗鴉,課本打開來不是一堆色塊就是表情符號。這些事情我都做過,我是說,誰沒做過呢?
但玩俄羅斯方塊久了,我發現我之所以能夠在化學課一邊玩俄羅斯方塊一邊寫好寫滿筆記,就是因為專心的在「聽」。
手指動一動,把不同的圖形塞進洞洞裡,這樣簡單的操作讓我的耳朵有空閒,有空閒就會仔細聽,不知不覺就默默的把東西都聽進腦袋裡了,就算我在同時做兩件事,我多數都能夠回答老師的問題、做好筆記。
但我的意思當然不是整天上課玩俄羅斯方塊是好事(我只是舉幾個非常非常非常偶爾的例子,當然沒有整天都在打俄羅斯方塊囉),很多課我也無法做到一心二用。我的意思是,真正聽懂課堂的內容不是靠死盯著螢幕,而是找到自己最適合的模式,也許有些人就是需要睡飽,有些人需要定時設鬧鐘,有些人就是學不乖需要一直被盯著,但分心很正常,最重要的是能找到讓自己從黑洞回來的方法。
上午兩節課結束後,我會回樓上吃媽媽煮的午餐,每天菜色都不一樣,都很好吃。午餐時間的一小時算是一個重新整理的時間,如果真的很想睡就睡一下,吃飽有精神才上得了下午的課。
記住一件事情:中午吃飽很重要,沒吃飽下午上課就會肚子餓,肚子餓就會想吃,吃東西就很難認真上課,我也不想被同學看到在鏡頭前肯食三明治的樣子。
說到這個,接下來就來討論看看鏡頭這事。
開鏡頭?不開鏡頭?老師覺得自己在和空氣上課還是根本沒差?
關於開不開鏡頭這門學問,根據平時的聊天經驗,多數學生都討厭上視訊課的時候開鏡頭,他不像平常和人接觸時有一份親切感,而是一種被監視的感覺。所以很常點名的時候開個鏡頭意思意思一下,上到後來就默默全關了。
老師們也分成了不同派系,根據我的觀察,有些老師不太在乎有沒有開鏡頭,只要大家有給他回應就好,有些老師覺得開鏡頭會很容易影響上課的心態和專注度,開了才會有要坐直上課的感覺。
至於這點,雖然我很討厭開鏡頭,但我也不得不支持開鏡頭派的老師。更準確一點的說,有些課就算不開我也很認真,不用在乎鏡頭讓我更自在的聽課,而有些課不開直接就被吸到黑洞回不來了。
開鏡頭確實會給我一種「上課」感,而非在家裡做作業的感覺,所以就算不自在了些,好像還是該開。
我自己思考了一下,也許可以讓大家關著鏡頭,但要是抽問的時候有人總是回答不出來,那麼他就必須打開之類的,唯一的缺點是「開鏡頭」會變成一種懲罰,可能因此讓學生更不願意做這件事。
視訊上課這件事真的水很深,辛苦老師了。
最後,終於到了放學,雖然對我來說放學後也被包含在「視訊課行程」裡。
釋放一天剩餘的能量,跟失眠說再見
通常比較簡單一些的作業我會一併在書齋完成,我也試過好幾次寫寫看日記來把不知道該分享去哪的事件都寫進筆記本裡,只是最後都以失敗收場,我想我就是不適合寫日記的人吧。
於是,我們朋友間的群組開始養成一個默契,只要一下課就會揪視訊聊個天,無論是講講垃圾話或分享一些無聊的迷因都行,就只是把以前在學校走廊間的談話濃縮到放學開視訊講而已,也因為這樣,不太會覺得孤單或和朋友疏遠了。
在運動的部分,有時候吃飽會到附近人少的公園晃晃,一個禮拜去幾次健身房跑步,做個簡單的運動也行,但這真的很難,我也還在努力當中。
運動和聊天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平常上學跑跑跳跳還要搭公車上下學,回家只想倒頭就睡。剛開始視訊上課的時候我犯了一些新手錯誤,都沒有釋放多餘的能量,造成了晚上睡不著,隔天起不來的惡性循環。
以上就是三年沒過夏天都在視訊上課的體制外國中生對視訊上課的一些看法和撇步,給各位一些參考。真心希望疫情可以早點結束,我想看出國看雪、去海邊體驗三年都沒過到的夏天。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發現自己的部落格作業是後天要交以後,露出驚恐表情的土撥鼠 同時也是地底民族的國王,臥底在人類世界數年。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