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消防員的舞會》——共產時期下,對個人和集體社會的黑色諷刺

2022/06/2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米洛斯福曼(Miloš Forman)拍攝的《消防員的舞會》(The Firemen's Ball; Hoří, má panenko),以黑色幽默的調性,來描寫一天消防員的舞會,從消防員、男男女女與會的民眾等小人物的互動中,刻畫詼諧的劇情,映射著真實人性的難題,讓觀眾看見當時捷克斯洛伐克共產主義社會的荒謬縮影⋯⋯

舞會當天

全片的開場始於一群男性消防員傳閱著作工精細的斧頭,計畫要送給退休老主席。眾人知道老主席得了癌症,不久將離世,諷刺的是,作為病人本身的老主席,卻因醫生禁止透露病因,無法知曉自己生病。
計畫送給老主席的禮物:金斧頭 © 1967 Miloš Forman
畫面來到舞會的佈置現場,巡視現場的消防員發現獎品桌上少了蛋糕,數度質問在現場看顧梯子的同袍,用盡各種方式想破解一絲可能是他偷走蛋糕的可能,爭吵到最後梯子倒塌,佈置的工人卡在懸樑高處,原本想要用來裝點布幕邊緣的火焰,迅速吞噬了布幕本身,諷刺的是,這可是消防員的舞會⋯⋯
燃燒中的活動布條 © 1967 Miloš Forman
紀念老主席的舞會中,有兩大亮點,一個是抽獎活動,一個是選美大賽——
獎品桌上的物品,一樣樣減少,即便巡視的消防員再怎麼把關,一轉眼,又有獎品不見了。舞會上爬到獎品桌下歡愛的一對男女,更是把巡視的消防員氣得牙癢癢。消防員往桌下一看,沒想到卻看到了妻子的包包,裡頭裝著偷竊的禮物⋯⋯「在場所有人都在偷竊,就你這個誠實的傻瓜,只在旁邊看!」
指責消防員丈夫的妻子 © 1967 Miloš Forman
選美大賽則是從選角開始就充滿困難,消防員苦口婆心勸說在舞會上物色到的年輕女性參加,甚至與人大打出手。有硬要女兒參賽,甚至想參與整體「評選」過程的母親;有不受邀請,外貌不被消防員們中意的女性主動加入;有參賽女子跑回家更換了泳衣,在「評選」過程當著一群男性消防員面前寬衣解帶⋯⋯
穿著泳衣走台步的選美大賽候選女性 © 1967 Miloš Forman
原本的選美大賽用意是選出要為老主席獻上禮物的頒獎人,然而實際上卻成了這些男性消防員們意淫、凝視女性身體的機會。所謂的評選,不過是一群男性消防員將這些女性拐騙進小房間,凝視著他們的美色。
到了選美大賽正式開始之際,主持人請候選的美女們一一出席,卻幾乎沒有任何女性走向前去,老主席還在連番錯了時間走上去。原本被「評選」的美女們一一回到座位,一位勇敢的女性原本在父母的高聲歡呼下走上台去,第二位女性跟前走上到一半路程時,突然逃跑,引起在場女性恐慌,個個把自己藏起來,躲到女廁去。來不及逃的甚至被男性環抱,現場如同獵捕一般,陷入怪誕的慌亂中。看似榮耀的選美大賽成為年輕女子想要躲去的懲罰,一旁的老主席,也都看在眼裡⋯⋯最後勝利的后冠,由一名老婦意外摘下。
被強行參賽選美的女性 © 1967 Miloš Forman
消防的鳴笛聲讓舞會的歡愉吵雜停止了,鄰近老翁的小屋遭遇祝融,消防員們連忙組隊上任務。此時賓客們也一轟而散,整晚狂歡的帳單沒人願意付帳,個個跑到火災現場看熱鬧。餐酒館的老闆不忘把握商機,甚至向受災老翁借了倖存的桌子,擺上飲料開始做生意。消防員們將老翁救出後將他安置在附近的木椅上,為了擔心他看見屋子燒去難過,硬是讓他轉身背向火災現場,老翁卻仍轉頭望著一點點凋零的老家。一旁看戲的群眾們說老翁在下雪的天裡會冷,於是老翁被往火災的位置更靠近了些。象徵著侵蝕老翁畢生積蓄與住所的祝融,此時居然在降雪之時,成了溫暖他身體的火源,極其諷刺。
受災老翁與旁人凝視燃燒中的住家 © 1967 Miloš Forman
滅火完畢後,眾人回到舞會現場,受災老翁也在,有人發起集資獎品助老翁度過寒冬的計畫。感人歸感人,但正如老翁說:「這不是錢,只是紙」「我需要錢,不是這個」。鏡頭轉向獎品桌,獎品早已被群眾偷拿得所剩無幾。
受災老翁拿起毫無價值的抽獎券 © 1967 Miloš Forman
眼見選美活動已毀,抽獎大戲又危在旦夕,主持人秉持人性本善的想法,要主辦方關燈,讓那些偷拿獎品的人良心發現,主動將獎品放回。不料熄燈點燈之際,獎品居然變得更少了。主持人再度給人機會,這次重新開燈時,眾人卻看到他正在歸還獎品⋯⋯其實作為在場最誠實的人,他歸還的甚至是妻子所偷獎品。物歸原主本是美意,但當身份被洩露時,卻成了在場唯一被辨認出的偷竊者,跳入黃河洗不清,就連同行都在事後說他不該還,毀了消防隊的形象。換個角度想,當現場的獎品八成都被偷拿,作為與會的人空手而歸,豈不覺得無辜吃虧?
消防員歸還偷竊物途中被眾人發現 © 1967 Miloš Forman
當舞會人去樓空,剩下老主席時,消防員們列隊,恭敬地將禮物送給老主席。禮物交接之時,老主席不忘感念下屬們多年協助。感動人心的一番話結束,下一秒老主席打開禮盒的畫面,居然是空的——連最重要的主角禮物,都早被偷走⋯⋯
老主席打開禮物,當中空無一物 © 1967 Miloš Forman

以小見大,從小人物的互動,看見社會結構問題

從劇情來看,不難猜出米洛斯福曼想要傳達的人們相互欺瞞、政權腐敗、權力濫用等議題,他以輕鬆詼諧的方式,透過小人物的互動,來暗指整個共產社會的結構問題。然而在人物的塑造上,片中沒有哪個角色令人厭惡,反而是這些劇情的遭遇,讓人不免為其感到可憐,無論是德高望重的前主席、用心想辦舞會卻以混亂告終的消防員們、參加舞會卻敗興而歸的群眾、居所慘遭祝融的受災老翁。

電影其後

電影在 1967 年上映時通過了當局的審查,然而映後卻大受抨擊,被認為是詆毀國家的消防隊,米洛斯福曼甚至被投資人撤資,差點因為虧損面臨法律監禁。1968 年保守派捷共掌權後,這部電影便在國內消失,直到共產鐵幕倒下後,才重現於國人面前。同年,米洛斯福曼也遠走他鄉移民至美國,展開他在美國電影圈的名導之路,後陸續以《飛越杜鵑窩》、《阿瑪迪斯》得到奧斯卡金像獎。本片《消防員的舞會》也在 1969 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提名。
米洛斯福曼(Miloš Forman)© 2019 Los Angeles Times|Photo by Robert Clark.

米洛斯福曼的精彩人生

在戰間期出生的米洛斯福曼,生命前半也歷經了許多苦難。納粹入侵之時,他的母親、父親曾反抗體制,先後被抓至集中營殺害。成年後他進入 FAMU 電影學院就讀,作品以黑色幽默手法帶有對社會的批判,數年後便嶄露頭角。1968 那年,米洛斯福曼 5 月至巴黎參加坎城影展。當年法國動盪,結合了昂利朗格瓦(Henri Langlois)一度遭法國當局撤換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資格,及 3 月以來的學運衝突。影展開幕後,參展的導演們決定撤出影展,以示對於運動的支持,當時米洛斯福曼也要求參展的《消防員的舞會》撤出。時間快轉到 8 月,蘇聯盟軍坦克駛入布拉格那天,米洛斯福曼人還在巴黎,幾個月前他以作品撤展,展現對於民主運動的支持,幾個月後,他的祖國被更大的軍事力量壓制了自由生命力,作品還被當局禁絕,他只能離開。前往美國發展的米洛斯福曼在當地大放異彩,留下前述令人驚艷的作品。

Reference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上班時是加密貨幣軟體業 PM/下班後鍾情歐陸政治文化歷史
#歐陸電影 #捷克新浪潮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