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陌生人3 : 緊張的莎莉---透明性偏誤

2022/05/2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哈囉哈囉~大家好,我是主揪小P
上一集,我們說了預設為真理論,我們會先假設對方是說真話,直到懷疑超過我們的閾值,我們才會停止相信。
我們說了發表這個理論的科學家,提摩西.R.萊文的實驗。
就是那個,播放其他人說謊的影片,然後讓人去判斷,對方是不是在說謊。
這個實驗,其實還有個後續。
讓我們假設這個實驗中,有這麼個受試者叫做莎莉。
當我們問莎莉,你有沒有騙人時。
他說沒有。
當你再問他,如果我問你的夥伴,你有沒有騙人時。
他突然開始臉紅,他停頓,看起來不太確定。
接著小聲地回答,
可能是...同樣的回答。
當你看到這個景象,你會覺得他在騙人呢?還是說實話?
keep in mind on that.
我們先來談談 微表情
你有聽過微表情嗎?
這個學說,是由一位心理學家,保羅.艾克曼 提出的,他說,
人類的情緒會不自覺的顯示在臉上。
他還做出了被稱作faces的臉部動作編碼系統。
把臉上43種不同肌肉動作賦予數字。
舉例來說,你有看過空服員或是服務生的微笑嗎?
那種微笑被稱作 泛美微笑,直白一點說,就是所謂的 皮笑肉不笑。
這種微笑被賦予的數字是 A U 12
那真心的微笑是什麼呢?
真誠的微笑,臉頰會被提起,眼睛會稍微瞇起來,他是A U 12 加上 A U 6
這本書中,用六人行這個經典影集來舉例。
你就算完全不看字幕,也可以大概知道六人行在演什麼。
原因就是因為,裡面人的表情完美的符合這個編碼系統,你可以輕易辨認這個人當下的情緒。
而我認為,幾乎所有電影,尤其是那些被人稱讚,演得好啊!情緒不用靠說話,一個特寫鏡頭就能說故事的那種情況。我覺得都是完美符合這個編碼系統的。
這,就是透明性理論。
眼睛是不會騙人的,表情會出賣你。
在法院上,法官會要求要親自看到被告,如果對方刻意把臉遮住,有些法官還會撤銷案件,因為他覺得他無法公平的判案。
不過!我們這集的題目,叫做 透明性 偏誤,這章就是來拆 微表情的台的!
微表情,實際上是沒有用的。
為什麼?
如果微表情要有用,那得有兩個前提。
1.所有人都會在一樣的情緒,產生一樣的表情。
2.表情是全世界都一樣。
我們先從第一點說起。
假設你要參加公司面試。你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進入一個黑色的房間,
你在裡面接受面試官的質問。
你感覺自己大概是沒希望上了,你跟面試官道謝,打開房門。
結果發現,長長的走廊消失了!你面前是一個全綠色的房間,天花板懸掛一盞燈,燈光打在紅色的椅子上,而你最好的朋友正坐在椅子上向你揮手。
這時,你覺得你是什麼表情?
大概是驚訝吧?
眼睛瞪大,嘴巴打開,眉毛抬起,典型的驚訝表情。
如果你想知道的話,這在編碼中是 AU1+2 加上AU5 加上 AU25+26
每個參加實驗的人,都說自己就是這個表情。
但是,當我們回放錄影。
只有5%的人是這個表情,有17%的人有2個元素,剩下的人,有些沒表情,有些根本不會讓你覺得他驚訝,有些人還會皺眉頭。
但他們都覺得自己是在做驚訝的表情。
我們期待外在的表情可以表現內在的情緒,但卻未必。
每個人實際的反應都不同,表情並不統一。
那,至少,那5%的人,我們能普世皆準吧?
就算不能準確預測所有人,至少當有人做出驚訝的表情,我們還是能說 他是在驚訝吧?
很難說。
在巴布亞新畿內亞,有個被叫做特羅布里恩的群島。
有一群心理學家到島上,嘗試想證明,表情是普世皆準的。
他們把六張不同表情的照片給當地人看分別是,悲傷 快樂 憤怒 害怕 和厭惡,並要他們指認出來。
結果發現,在西班牙被百分之百認出的 快樂的表情,只有58%的特羅布里恩人認出來。
而且,快樂還是他們最有共識的表情。
我們認為驚嚇害怕的臉,他們看來是威脅。
我們認為是憤怒的臉,在他們看來 無法分辨。
有人覺得那是開心,有人說是悲傷,他們無法分辨。
而最驚奇的,你知道他們是怎麼表達驚訝嗎?
他們開始發出 咖搭咖搭咖搭的聲音。
文化不但會影響行為,還會影響 表情。
有人考證過,古羅馬和古希臘的人,他們的表情和我們就不同。
如果你給他們看現代的電影,他們大概會覺得那些人演技真差。
第二個前提,也被推翻了。
那,讓我們回到一開始說的莎莉身上,你覺得,當他臉紅 緊張,說話開始吱吱嗚嗚時,他是在說謊嗎?
事實上,他只是真的很緊張,他沒說謊。
在真實的那個實驗中,他們找了司法系統中,有好幾年經驗的審訊專家來作判斷。
那些說謊,而且,明顯表現說謊表情的人,我們普通人判別正確的機率是70~75%,而審訊專家,則是100%,他們非常擅長辨識表情。
但是,那些不符合FACES系統,那些說謊卻很鎮定,或是說真話卻很緊張的人,例如我們的莎莉。審訊專家的判斷綠,只有20%
而那些真正的說謊高手,那些會用別人說實話的表情來說謊的人,審訊專家的判斷,比正常人還差,只有不到15%。
既使是審訊專家,也看不透陌生人,因為大部分的人,不是透明的。
在這本書中,作者特別用 法官來做例子。
法官,不是一個好做的職務。
看看網路上對法官的評價。
恐龍法官 可不是突然冒出來的詞。
在美國也是一樣。
根據美國法律,被告在被捕後,上法庭前,這段時間,可以被暫時保釋,回家等審判。
至於到底要不要暫時保釋,由法官決定。
這是個困難的決定,如果被告在這段時間跑了,或是又犯案,那怎辦?
所以,法官在這之前,會先找被告當面聊聊,直視他的眼睛,看看他的表情,從中判斷,到底要不要給他保釋。
而一個哈佛經濟學家的團隊做了一套AI軟體,
這套系統,不看表情,不看本人,只憑被告的犯罪紀律來判斷是否保釋。
而結果表示,這套系統的判斷準確率,也就是保釋之後不再犯案的比率,電腦比法官高了25%,電腦大獲全勝。
而且,那些被電腦判別為最危險的1%的人,那些高度風險的人,那些有很大機率會在保釋期間犯案的人,有將近50%被法官放出去了。
法官很不會識別那些最危險的人。
幾年前,在德州,有個叫沃克的人,他試圖槍殺他的前女友,幸好,子彈卡膛,他沒有射殺成功。
在電腦看來,這肯定是最危險的人啊!他唯一沒殺成功的原因,是卡膛。
但,法官卻在關了他4天後,放了他。
法官解釋。
沃克沒有任何犯罪紀律,他低調,他溫和。而且他 顯得很後悔。
什麼叫顯得很後悔?
就只是,他在法庭上用悲傷的表情低頭往下看嗎?
法官認為他能夠從他的表情和眼睛看透他的心。
但沃克卻在保釋期間成功射殺他的女友。
法官跟電腦比,多了很多資訊。
多了表情,多了眼神,多了對談。
但或許,當被告把臉刻意蒙上時,正確的做法是,把所有人的臉都蒙上。
多出來的資訊,帶來的更多是更糟的判斷。
在二戰開打前,英國的總統 張伯倫,飛到德國當面和希特勒談話。張伯倫是那段期間唯一與希特勒長期相處的同盟國領袖,兩個人聊了很長一段時間,張伯倫似乎聊得非常開心。
希特勒不斷表明,他沒有想要開戰,他沒有要入侵波蘭的意思。
張伯倫說:我看到希特勒時,他的外表和舉止的確是感覺要開打了,但他卻用雙手跟我握手,那是在特別友好時才有的表現。他沒有瘋狂的跡象,而是興奮,希特勒是理性且堅定的。
臨走前,張伯倫特意請希特勒把不會開戰的話寫下來,兩個人還一起簽名。
張伯倫實際和希特勒見面了,他和他有一段相處時光,他獲得了很多其他資訊。
但這有幫助他看清希特勒嗎?
沒有,希特勒接著就入侵波蘭了。
表情,不可靠。
真實的世界不是電影,不是小說,不是觀察力驚人的人,就能識破謊言。
但,也許,被騙,不是一件壞事?
但,這是下週的故事了~
話說,在看這本作者的書時,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這個作者 葛拉威爾,在幾年前有個暢銷作品,叫做 決斷兩秒間。
其中就有提到 微表情的研究,那時,作者用了一個章節來介紹它。
甚至可以說,微表情之所以被人看見,就是因為決斷兩秒間這本書。
但現在,同一個作者,卻判斷,微表情沒有用!
我覺得,
這就對了!這就是科學的精神。
所有的科學事實,不管是定律還是理論,都是 當前最好解釋,未來也許會有更好的解釋,會推翻他。
就像 牛頓的運動定律,被更好的解釋,相對論,給推翻一樣。
我崇尚這種精神。
而我也認為,這是人們該抱持的精神,不論自己的論點在當下看起來多正確,都有可能被推翻。
而且,當被推翻時,也不代表什麼,牛頓依然是偉大的科學家,承認當時是錯的,然後擁抱新的理論,我覺得,這樣才是正常的!這樣才能前進。
而我們在這個單元中,將會面對這樣的情況。
下一本書,英文名是 not bourn yesterday. 中文翻譯叫 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揭開你我選擇相信與拒絕相信的心理學
他就是在說和這本書相反的理論。
不過,那是之後的事了。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的話,請訂閱按讚五星分享我的節目,我們下集見啦,掰掰
IG . FB . 購書 . 收聽 . :https://linktr.ee/cuisineoffreshbook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P
小P
5追蹤者
34內容數
書時料理是一個#Podcast 讀書會 每週兩小時,幫你養成閱讀習慣。 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讀書 #討論 的話, 就趕快點進網站收聽吧! (ゝ∀・)b
跟著小P用緩慢的步調述說書籍, 在這個越來越少人閱讀的時代,一起享受在文字間思考的樂趣。 每周兩小時,幫你養成閱讀習慣,這裡是書時料理讀書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