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是他鄉瑪西瑪西

家鄉是他鄉

2022-06-0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幸福是不可知論的……」——〈來自邊緣的明信片 重慶森林〉
三十歲的時候,丹丹帶我去算命。那個算命師說我是個註定要離家的小孩,跟父母不親,如果養在家裡,反而無法發展。離家遠似乎意指不幸,算命師像惋惜般地搖搖頭,可我卻很平淡,僅「喔」了一聲,無風無雨。
因為不只我自己,乃至父母哥哥,大家都有遠行的宿命,相傳的不戀家基因,早不足為奇。若算命說你們一家和樂融融,父親是太陽,母親是月亮,兄友弟恭什麼的,那準是騙錢的,紅包要包少點。
父親和哥哥當兵都抽中籤王,遠派澎湖,反之來自澎湖的母親二十初就遠嫁台灣,連外公都跑船去,久久才回家;而我自十五歲就住校,大學畢業後簡直是斷線的風箏,簡訊電話要回不回的,完全對應台語的「出去像丟掉,回來是撿到」。
我是不戀家的,父親也是,在我短暫與他同住在基隆的時光,他常說台北哪裡好,比如說路邊比基隆乾淨,招牌較整齊,人較有水準(?),連錢都比較好賺等,因此年幼的我便銘記將來要去更好的地方台北,別留在這灰色的城市。
成年在台北工作後更將偽都市人的鄙夷發揮到極致,當朋友問我為什麼不回家,我能一口氣列舉數十種理由,包括台北有不打烊的書店,台北有藝文活動,台北有寫作班,台北有新光三越和雪花秀,台北甚麼都有,基隆只是一個夏日陽光曬得發疼,冬天冷風凍得刺痛的鬼地方。
奧妙的是人到了某種年紀會開始想念家鄉,儘管家鄉已是他鄉,但記憶裡鹹鹹的海風和市場吆喝聲,頹廢的天橋,打工的餅店,燙口的紅槽肉圓,連中暑的燠熱都會想念。
基隆不落伍的,他只是需要時間發展出特有的城市魅力。現在虎仔山上有太平青鳥,很特別很特別的,由國小改建而成,純白的建築外觀別有一種樸質純真感,一二樓有京盛宇,能喫茶讀書,三樓設有藝文展覽,玻璃窗能遠眺港邊景色。如果你是開車來,更能體驗特有的迴車道,車子像轉圈圈般轉上山頭,令人嘖嘖稱奇。
有些情感一直都在,只是需要時間發酵。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瑪西
瑪西
廢材和憤青綜合體,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著有《下一次鳳凰花開》。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不是當影子不存在。
本文發佈於
散文、小說、遊記、閱讀省思、時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