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根的台北人

東京裏物語
發佈於真說東京裏物語 個房間
2022/05/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一個很詭異的時間醒來,剛剛夢中人事地景卻把靈魂留在那個虛構時空。
夢中時空還停留在大學時期,無論在校園裡、系上、社團還是在PTT,我總是不斷換圈子、換朋友、有些人也覺得我常換女友,其實大家誤會了,真正的女朋友就那幾個而已。
還記得當時從台北走到高雄,雖然挑戰頂尖、做什麼改變社會的事是沒想過,但感覺好像只要想做,在正常人能辦到的事裡也沒什麼事能難得倒自己。大學那幾年,看似走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當時很跩,現在這年代沒辦法在網路上說嘴的事,也不算白混,雖然沒有歸屬感,但卻永遠有新的事情可以去做去挑戰。
委身日本,年紀也將奔四,覺得成就了一點,得到了一些,卻失去了回家的路。
一路上一定會很多人覺得我機掰難相處,永遠都是那個一言不合直接退群組的,但一直以來我大概都在找尋歸屬感還有安全感吧?
家庭關係冷淡又深受電動漫畫影響的我,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思考“夥伴”到底是什麼?一起準備聯考那群人是夥伴嗎?晚上蹲在西門町圓環邊閃警察邊幹些不入流的事,早上成群結黨的那群人是夥伴嗎?高職畢籌會一起做畢業紀念冊的人是夥伴嗎?大學一起玩社團辦活動的那些人是夥伴嗎?
圈子換了又換,每次都是達到某個里程碑就因為某些場合感到的不自然而離開,外表上展現出的機掰樣,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脆弱的玻璃心。
曾幾何時,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一點點比較能說嘴的工作經驗,也有了等自己回家的人,驀然回首卻發現失了根。
出生長大的地方已經完全不是以前那個樣貌,而那個連照片都格外珍貴的年代,似乎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讓人回味,曾經的朋友同學也都各奔東西,長輩離世,老家再也不是自己的家。
還記得去年此時,人生第一次嚐到到走在台北街頭,卻沒有家的感覺,當時沒想太多,只是空著腦袋、順著路走,佐上疫後街頭廢氣,想重溫台北市的滋味。
走著走著,卻又來到了曾經的家門口,看著曾經的鄰居進進出出,我繼續走到仁愛路口跟金山南路口那塊「神愛世人」的招牌。
住了30幾年,第一次走進那棟建築物,叫了一杯飲料,坐下來看著窗外熙來攘往的車跟偶爾經過的人。
我的記憶中有台北,但台北的記憶中卻沒有我。
曾經我也有走到中正梅園旁的書店跟老闆話家常、到旁邊搬到巷子裡的照相館洗底片順便抬槓,聊越多老闆們越會驚訝「你怎麼知道那麼久以前的事!?」其實一點也不久,三十幾年轉瞬即逝,而回憶起來我失去的好像比得到更多。
「家到底是什麼?」
之前,在網路上跟長輩用google地圖解釋我新買的房子在哪,一個寫在地圖截圖上很醜的「家」字,讓她瞬間泣不成聲,哽咽聲透過話筒傳來,在我內心也激起了落寞的漣漪。
就算成家立業,甚至她都快退休了,但是分崩離析的家族卻是心中永遠的遺憾。
一時間我很難解釋那種感受,就像一艘遠洋漁船出航,經歷了十幾年的航行,好不容易小有收穫,正要回航時歸處早已滄海桑田。
我想自己跟歸屬感還有安全感的戰鬥,可能會持續一輩子。
自己想要的夥伴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還需要我來給個答案吧!
學生時代,雖然面對茫茫前途充滿不安,但我總樂於迎接挑戰。
而現在身邊的人們逐漸走向平穩安定,自己卻還在挑戰,只能說不安大於成就。不過跟夥伴一起挑戰新事物總是令人雀躍,這件事我想在自己心中永遠不會改變吧!
「我們的明天,究竟是個怎樣的明天?」當年棋靈王裡某配角講的台詞,一直深深烙在我腦中。
一路經歷教改、次貸風暴、SARS、房價高漲、武漢肺炎、烏俄戰爭的七年級,我們的明天,究竟會是怎樣的明天?
這種不安飄渺的感覺,或許是在我心頭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魘。又或許在雪國落腳,這裏內斂、高傲,而背地又愛道人長短的縣民性,比起台北市更適合我吧?
雪國的人情跟氣溫比起台北盆地的冬季來得更刺骨,但是有了地熱總是能解決,如果解決不了就泡個溫泉吧!開車很快,不用十分鐘。
4.4K會員
206內容數
喜歡閱讀裏物語長文的大家,本專題將帶大家最完整的內容。看膩了那些不是捧日本就是貶日本的文章嗎?除了景點、美食、宅文化跟AV以外,日本還有些什麼呢?別人寫的裏物語不一定會寫,但是別人不寫的,裏物語一定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