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黃文擇先生

2022/06/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山高水遠情長。黃文擇先生,安息。
我其實算不上特別喜歡這本《霹靂盛典》。不用翻我就猜想得到,內文必定是自我包裝與吹捧。但書終究是買了,而且還為沒買到簽名版略感可惜,畢竟「風起雲湧」或嫌浮誇,「四十年」相伴卻是不假(好吧,年歲這回事取整取零不宜計較)。
人與人相處久了會有感情。人與戲也是。
這份情感是複雜的。不熟悉霹靂布袋戲,不難加以溢美或苛評。但親見其起起落落,讚美時不能不多所保留。假裝種種力窮甚至怠懶導致的缺失不存在,等於否定了觀者的成長記憶。同樣地,批評霹靂時總也怒其不爭。而恨鐵不成鋼,是出於不甘心。明明可以做得好,為什麼沒做到。曾有這麼好成果的戲,為什麼沒有更多人注意。
所以,得悉長年為霹靂配音的黃文擇先生退休,我於一則貼文提到:「批評霹靂的口白或劇情是哀其不振,是因為記得其人其劇最好的表現。甚至,是因為一種親近感。如果你像我一樣,霹靂播出多少年,就(斷斷續續)看了多少年,一定也會對霹靂劇集,尤其是對黃文擇的口白有非親而似親的感受。」也正是看了這麼多年,才曉得惋惜其人於氣衰後八音相混,並懷念及讚嘆少壯期各各分明的音色,那些儒雅、婉靜、憨厚、猥瑣、豪邁、張狂、滄桑。大眾提起霹靂角色,大概只知道素還真、一頁書、秦假仙。然而除此之外還有白無垢、釋女華、孔飆達、蔭屍人、橫千秋、金小開、半駝廢,以及毫不誇張的族繁不及備載。
黃文擇先生配音的最後一部完整霹靂作品是電影《素還真》。一如前行世代的史艷文,清香白蓮不僅形塑了一代布袋戲觀眾的回憶,更是能為一般大眾感知的頭面人物。以如此角色與作品為職業生涯作結,應該可以無憾。
然而對我這種入戲且迷且不迷的旁觀者,遺憾就多了。首先,這部電影雖然看得出用心,但一些關鍵面向真的不好,不能以「不夠好」來開脫。而箇中癥結是一脈相承的。如果主事者只知自我耽溺於盛典,那麼喜慶喧嘩之下自有哀音,張燈結綵不及處亦可見破落。
更要緊的是,自此於霹靂新作中聽不到那「非親似親」的聲音了(儘管仍暗自期盼,不說重出江湖,只要人還在,客串個角色、錄製個特別節目總還可行)。
人與戲相處久了會有感情。與戲中角色的聲音也是。
前引貼文的結尾說:「三十年以戲相伴,豈同尋常﹍﹍山高水遠情長,黃文擇先生,珍重。」
如今,退出戲劇舞台的人也走下了人生舞台。
山高水遠情長。黃文擇先生,安息。
民國一百一十年六月十三日於嘉義鵲枝寫譯樓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鵲
南鵲
東海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碩士。曾獲梁實秋文學獎譯文首獎、譯詩獎、散文創作獎,以及林榮三文學獎小品文獎等十餘種獎項。譯有《偶然的宇宙》、《大驅離:揭露二十一世紀全球經濟的殘酷真相》、《無知的力量》、「破碎之海」三部曲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