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滿了〉

2022/06/1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煙灰缸滿了。
明明就該把菸蒂拿去倒的,我卻還是坐在玄關繼續點菸,繼續染黑自己的肺。
不是很想動腦。從耳機傳遞到大腦的一直是同一首歌的不同版本。那是我國中時用自己的壓歲錢買的第一張專輯裡的第三首歌,聽了十幾年,已經熟悉到即便我的大腦沒打算運作也能夠清晰地預測哪個字哪個音該在哪個時候落在哪個位置。
我國二那年的生日禮物是一台MP4,只要是上下學搭公車時我都會拿出來聽。那時候的耳機還沒有什麼降噪的功能,即便戴上耳機也沒辦法完全隔絕外面的世界。世界很吵雜,但耳機裡傳出的音符在我的大腦裡跳著,是我在這個世界角落裡渺小的歸屬。
同樣的音符跳了上千上萬遍,我卻不覺得跟十年前的舞步是一樣的。
仍會覺得胸口有什麼東西滿了出來,但十年前最重擊胸口的就是副歌第一句同時也是歌名〈你不是真正的快樂〉,如今能徹底瞄準心頭的卻是「我站在你左側卻像隔著銀河」,大概就跟在不同的歲數看同一本小說卻會有不同的感觸是同一個道理吧。
不想動腦,不想去思考那個就要在胸口爆炸的東西是什麼,所以我不斷往胸口塞進尼古丁,不斷染黑自己的心,這樣就可以假裝那些滿出來的漆黑不是我自己的。
我不想承認我不斷破壞自己卻又渴望被你需要。
真的好遙遠,遙遠得像隔著銀河。發現自己是如此無能為力,無法觸摸到你。
擁抱傳遞了溫度,很熾熱,在肌膚的每一寸,卻始終傳遞不到你的大腦。我的心那麼滿,端出來卻只剩一點點。
我不想承認我想要被你需要所以不斷破壞自己。
煙灰缸滿了,在抽完這一根菸之後我會拿去倒掉。
心裡的漆黑滿了,我卻不知道怎麼倒掉。
倒不掉。
我的也是,你的也是。
是阿蝦啦
是阿蝦啦
喜歡寫詩寫散文,偶爾寫寫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