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規律〉

2022/06/1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天亮之前果然是最冷的時候,裸露在衣物外接觸空氣的皮膚都被凍到失去了知覺,身體發熱的速度遠不及寒風刺進骨子裡那樣地快。沒戴手套騎在冷清的建國路、復興路再彎忠明南路,可能整個感覺神經到大腦再到運動神經都已經被凍到遲鈍了好幾拍,我竟有種會不會手指根本無法按下煞車就這樣直直衝過好幾個紅燈的路口的感覺。
「會死吧。」
凍僵的大腦只浮現出這三個字,甚至是連恐懼、或任何情緒都沒有的,就是只有這三個字。
遺憾的是當我眼見前方的路口閃起了黃燈,而我的手指依舊保有活動的功能,車身緩緩減速直至停下,我期待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期待?
說期待也怪,明明我並不那麼嚮往死亡;僅只是在那瞬間覺得或許一切失控了的話就好了。
然而事實上,失控也不是那麼容易辦到的事。那些不能輕易打破的規律早在不知不覺中刻劃於記憶深處,並不只是依靠著我想或不想就能改變的。
抵達目的地停好機車時是清晨五點十六分,天還沒亮;手機上顯示今天的日出時間是六點三十二分,這是無論我剛才失控與否都不會改變的定律。我好或不好,我死了或繼續呼吸,對除了我以外的人的生活並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只是當我看見約定好的人如期出現在我面前,對我揮手跟我擁抱,我只能再次感受到自身的渺小,一邊慶幸著幸好自己如此渺小,渺小到不值得被注意、被嫉妒、或被剝奪,渺小的我的渺小的規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是阿蝦啦
是阿蝦啦
喜歡寫詩寫散文,偶爾寫寫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