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安影評|怪奇物語第四季:奔向希望的山丘,在失敗與絕望中與自己戰鬥吧!
海安 Szuan
海安 Szuan

海安影評|怪奇物語第四季:奔向希望的山丘,在失敗與絕望中與自己戰鬥吧!

2022-07-0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怪奇物語4》NETFLIX海報

當被不理解、孤獨感攫取時,更要奔向另一座山丘

在《怪奇物語》第四季中,大魔王「Vecna 威可那」利用他人心理創傷與罪惡感,不斷回放過去不堪、拼命想遺忘的回憶,讓人在自我控告中遺忘愛與希望,進一步奪去他人的性命成為茁壯自我能量的來源。
—以下劇透,還沒看完第四季的讀者歡迎先儲存再回來看唷!—
本季令我印象最深刻、最感動的一幕,絕對是第四集 Max 在 Vecna 的顛倒世界(The Upside Down)差一點要被攫取生命時,找到解方的夥伴們趕緊播放 Max 最愛的歌曲《Running Up That Hill》,讓 Max 掙脫 Vecna 奔馳在山丘上,最後終於回到原本的世界。
Max 也從不斷回放哥哥 Billy 被折磨的畫面,轉為看到與夥伴們從小到大的快樂的畫面、初嚐戀愛滋味、家人支持的回憶,Max 不但掙脫過去的創傷與對哥哥的罪惡感,也明白身旁愛她的人其實一直都在,她並不用獨自一人面對這個世界。
導致 Max 成為 Vecna 狩獵對象的原因,來自對 Max 對 Billy 的死感到自責,她不知道該如何向其他人訴說這種感受,也擔心當他訴說自己的罪惡感時,會受到他人的指責,於是她開始孤立、壓抑自己,這些逐漸在她的內心成為黑洞,也變為 Vecna 侵略的入口。
"And if I only could/I’d make a deal with god/And I’d get him to swap our places"(如果我可以,我會和神做交易,我會請他交換我們的立場)—Kate Buss〈Running Up That Hill〉
〈Running Up That Hill〉的原唱 Kate Bush 解釋這首歌背後的故事:「這首歌是在說人與人之間的換位思考。我們很難了解他人內心的傷痛,你不懂我的痛,我也無法理解你的傷,於是如果我跟上帝約定好能互相交換身體,應該就能彼此了解、相互體諒。」這首歌也呼應 Max 的無助,她希望有人能與他交換身體,理解她內心的掙扎與痛苦。
有時候他人的離去並不完全是我們的責任,但是當我們無法接受突如其來的失去時,總會需要一個理由解釋、說服,無法將責任歸咎於其他人,自己就成為了怪罪的對象,延伸的罪惡感逐漸控制了我們的心靈,也成為腦中不斷回放的記憶。
我們需要從失去中得到釋放、從罪惡感中重新釐清責任,讓那些錯誤的回憶被矯正,聽見被忽略卻是真實、訴說著愛的聲音,而它一直都在。停下自我控告,從遺憾和不被理解的孤獨感中奔向另一個山丘。
《怪奇物語4》劇照

沒有人能完全理解你,而是願不願意理解你

當 Eleven 為了拯救她所愛的家人、夥伴,答應博士到神秘基地找回能力。
看似幫助 Eleven 的 Henry 當她被霸凌時說:「從難過、憤怒的記憶裡尋找力量。」當 Henry 的陰謀被拆穿與 Eleven 第一次對戰時,原本運用憤怒力量卻一直失利的 Eleven 想起親生母親在她出生時,看著她充滿喜悅地說「我愛妳」,轉化愛的力量打敗 Henry 並開啟了顛倒世界的門,而在另一個世界漫長的歲月裡,Henry 的憤怒逐漸使他成為了 Vecna。
當 Vecna 刻意使 Nancy 看到他的故事時,我們才知道原來兒時的 Henry 因為和其他小孩合不來,被老師和醫生說他「壞掉了」,他的與眾不同卻在社會框架中成為「怪咖、異類」,幼小的心靈充滿了傷痕。
父母以為換個地方就能使 Henry 重新開始,他卻在家中發現黑寡婦的巢穴。他將自己的困境投射在黑寡婦上,同樣不被理解、孤獨、深受世人誤會,他也找到了人生的新使命,他認為掠食者將弱者為食才能恢復生態的平衡和秩序,然而人類擾亂了世界的規則,日復一日的時間流逝,這一切只是等待結束的愚蠢戲碼。
後來發現擁有超乎自己想像力量的 Henry ,殺害了自己的父母後,因為身體支撐不住而暈厥過去,卻被博士「爸爸」帶入實驗室成為實驗品 One,在爸爸充滿控制慾與利益導向的訓練過程中,他更堅信自己所建構的「黑寡婦的世界觀」,並謀算著更邪惡的計畫。
當 Eleven 遇到 Henry 時,他像是一個理解、開導她的夥伴,決定一起逃跑後,Eleven 幫助他拿取耳後使他虛弱、追蹤她的「守護靈」後,他開始展現自己真正的能力,並殺害實驗室裡所有人。原來守護靈是關閉 Henry 能力的物品,因為爸爸早就發現他不受控制和駭人的野心,爸爸也將 Henry 的能力複製,創造其他實驗品,原來自始至終 Henry 只想利用 Eleven 解放他的能力。
《怪奇物語4》劇照
明明實驗室還有其他實驗品,為什麼 Henry 卻選擇 Eleven 呢?我想是因為Eleven 也受到其他人的霸凌,「我和你一樣」不但是擁有的能力,也是擁抱同樣傷口,他以為有相同經歷的 Eleven 會和他一樣帶著對世界的憎恨,卻沒有想到 Eleven 記得每一個被愛的時刻。也許 Vecna 每一次攫取都是一次呼救,看似擁有強大力量的他,生命卻像是黑寡婦只能在自己編織的蜘蛛網上行動,也讓自己的視角只有單一的面相。

你有沒有曾經覺得自己被這個世界拋棄,沒有任何人理解你,也認為沒有人愛你?

當 Nancy 和 Robin 特別到賓赫斯特精神病院找尋阻止 Vecna 的方法時,才揭開了所有真相,Henry 的父親 Victor 搬家是因為得到一筆遺產希望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而 Victor 也注意 Henry 對於環境的敏感。家中接連發生怪事時他持槍在門口守護家人,盡全力保護家人妻子和女兒卻還是遭受惡魔的毒手,他以為兒子最後也過世了,在精神病院時因自責自殺卻沒有成功。
Victor 不像醫生和老師一樣將他視為怪咖,反而希望可以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Henry 以為父親曾做過的壞事,卻是戰場中無能為力的結果。Victor 從未懷疑整場災難的源頭是兒子,從頭到尾都以為是惡魔奪走自己的家人,盡全力保護家庭最後,因為內疚被回憶深深地折磨、活得不成人形。
過世藝人黃鴻升曾說過:「當人在敏感的時候比較難感受到愛」,其實我們身邊都有愛我們的人,只是有時候他們的愛與我們想像的不同,我們也都很期待有一個人能完全理解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們始終都是不同的個體,如果執著尋覓「完美的關係」,只會讓自己不停地失望,並訂下「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理解我」的註解。
最後逃脫實驗室的 Eleven 終於與 Mike 相見了,Mike 才和她坦承冷漠的背後是擔心 Eleven 發現他的平凡,在他心中 Eleven 是英雄,他也終於說出 Eleven想聽到那句「我愛妳」。如果 Victor 可以和 Herny 說出他的愛、也不曾將他的獨特視為怪異,也許 Herny 就不會扭曲其他人的愛,也不會造就 Vecna 的誕生。
我想這世上最珍貴的並非遇到擁有一模一樣的人,而是能夠遇到一個願意傾聽你、接受你的人。理解是一種訓練,願意理解更是一次又一次的選擇。
《怪奇物語4》劇照

當腦中有無數個放棄的念頭時,不要忘記還有另一個屬於愛的聲音

我也曾細數只能靠微光前行的日子,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痛苦、羞愧……像是不斷纏繞的黑霧,匯集成一步步放棄世界的步伐。當我站在橋上望向那條無止盡的河流,思考著「跳下去後是不是所有痛苦都沒有了呢?」
「活著就是無止盡的痛苦,那為什麼要活著?」
「世界上少我一個人也沒差吧?」
「就算離開過幾年也沒有人會記得我了。」
腦中的聲音像是無法關掉的音響,內心像是有一個巨大的黑洞,無論在洞裡怎麼努力爬往上爬,都會有一股力量慢慢地將你往下拉……
寫遺書時想起和每一個家人、好友的回憶,那些尚未完成要託付給夥伴的作品,和躺在防潮箱裡那些還沒按夠快門的相機,當我穿著那套喜歡的洋裝站在橋上時,有一個微小的聲音一直引領著我離開黑暗。
「活下去!」
這世上有許多的邪惡,但同時也有許多的愛,撥開那些纏繞在你想法上負面的網,珍視那些美好的回憶,那才是在你內心深處最真實的力量。當你聽到要放棄的聲音時,不要忘記其實還有一個充滿希望的聲音;當你被負面的回憶充滿時,不要遺忘曾經的快樂、幸福不只是回憶,而是未來也能持續創造。
我們儘管恨這個世界,也同時愛著;我們脆弱不堪,卻也在歪斜的枝枒中撥開一點希望的縫隙。所以奔向希望的山丘,在每一次的失敗與絕望裡,與自己戰鬥吧!!
"I’d be running up that road/Be running up that hill/With no problems."(我會跑過那條路,跑上那座山丘,毫無疑問)-Kate Buss〈Running Up That Hill〉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長期關注社會的幽暗處,紫斑症、精神疾病、無家者等議題。在文字裡失序,在攝影裡得到救贖,再由設計恢復理性,在反覆中思考自我。 曾為出版社企劃編輯,現今為平面攝影、平面設計、文字工作自由者。
本文發佈於
每一次觀看,都是一趟靈魂旅程。讓每一個喜愛的影劇都被文字記錄下來,尋找擁有同樣共鳴的回聲。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