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BL】頌上我的昕-Chapter 15_自彎前奏曲達拉達拉

【耽美/BL】頌上我的昕-Chapter 15_自彎前奏曲

達拉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第十五章〕
接下來我們選擇了銀河旋風鄰近的異次元風暴
身高限制是一百八十五公分,好在我們都還未達到此標準
不過一八五確實是我夢想的身高
呿!貌似是姓白那小子的高度。
話說這天旋地轉的設施,令我看的也是犯頭昏
好在速度極快又加上倒頭裁翻轉,還是有刺激度在

呼!乘坐完畢一落地面後,深深吸吐口氣
怎麼連玩個遊戲都會有後勁,逐漸感到滿天星斗了起來
到底這是啥奇特的化學變化,又不是飲了生命之水"精餾伏特加"
"沒想到這款遊戲挺讓人感到暈眩,我們先暫時休息一下吧!"
昕源似乎感受到我的異狀,拉著我到放有大型公仔,供遊客休憩的長椅上靠坐著
我彎著身,雙手交叉放置大腿上
他則蹲在我正前方,用雙手輕揉我的太陽穴,不時還幫我拍拍後背
這一刻...我們不但面對面,而且還非常貼近對方
一位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阿伯路過,用異樣眼光瞧了我們一眼
也不能怪他啦!兩個大男生單獨出現在樂園已算是稀有
何況眼簾這情景,只適合出現在男女朋友身上
雖然我倆的衣著完全像對CP,但兩位男性又怎能說服大眾是正常情侶關係
"好了,我已經沒事"
我趕緊將他拉至長椅上
"你有無興趣玩時空飛俠跟音速迴旋?
如果你想玩就去玩,我可以坐在這裡等你"
我指著下方左右兩項同樣是轉圈圈的設施
正是剛才走進驚險刺激路線,光看就覺得頭暈作嘔的遊戲
那前轉、後轉、外加吊空旋轉,真是只有一個"轉"字能形容
我要是再乘坐的話,嘔吐開關鐵定立即啟動
噁心的嘔吐物搞不好還會因為離心力而四處亂噴
"你等一下"
他突然站起身,一人邁步往下前去
嗯哼!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耶!
沒想到他真拋下我,跑去盡情獨樂樂
看他獨自奔去的背影,怎麼覺得心底竟有股落寞感油然而升
過了數分鐘後,他快步走了回來
呃...不可能這麼快就結束吧!
明明我都還沒見到遊戲啟動
"怎麼這麼快就玩完了?"
我仰頭看著他
"你誤會囉!我剛才不是去玩
是怕你頭暈不舒服,加上天氣悶熱,擔心你等會兒中暑
下去查看了節拍屋劇場的場次時間,場中有冷氣可吹,你也可以順便休息
表演待會兒就開始了,我們現在可以先去排隊,準備進場"
他將右手伸出,手心朝上
白皙修長的五指一覽無遺
我毫不遲疑地同樣伸出右手,相反的是手背朝上
交錯他釋放出溫度而溫暖的掌心,讓他將我拉起身
心底為之一振,一股未曾有過的悸動悄然掠過
明明是陌生的感覺,但為何此刻畫面卻又如此熟悉
"原來如此,我以為你丟下我,自顧玩你的去了"
靠北!我這用詞怎麼感覺像是在撒嬌
相互放開手後,我們肩並肩,步行至他剛才所說有冷氣可吹的劇場觀看表演
"你就這麼不看好我啊!我怎麼會留你獨自一人呢!
況且...你還身體不舒服"
他將雙手搭至我胳膊上,身體移至前方面向我,柔情目光直視我雙眼
我們再一次地如此靠近對方,近到連他呼吸氣息都能感受得出
該說巧還是不巧,那位眼鏡阿伯又默默地經過我們身旁,不時還轉頭回來盯著我們猛瞧
阿伯!您當心啊!可別撞到電線桿欸
"我知道了,Sorry啦!不該誤會你
加緊腳步吧!你不是說表演快開始了嘛!"
緩緩地將他雙手撤開
一前一後繼續往劇場走去
老實說...剛剛場面有些尷尬
來自國外專業男女舞者
類似歌舞劇的演出,舞蹈與音樂的完美搭配
男舞者的Power與女舞者的柔美結合
服飾及角色的出演,深具華麗與高水準技巧
重要是冷氣適中,舒服到另人想打盹,暈眩的感覺已全然消逝
"你肚子餓了沒?"
欣賞完畢後,與昕源步出劇場
看了眼FOSSIL黑色腕錶,時間已將近兩點
奇怪!也沒玩到幾項,怎麼感覺時間過得如此飛快
雖說目前我是呈不餓不飽狀態,但還是得顧及身邊人
我可不想被他在心裡咒罵:真是差勁的男友
"你先說你現在狀態如何?是否還會感到頭暈不適?"
"剛在裡頭我舒服到想躺平,已不覺得有任何昏暈感"
我搖了搖頭
"那就好,我們先忍著餓意吧!
不然那玩意若吃飽再乘坐,我怕我倆會連昨晚的麵條都吐出來囉!"
他指向右方的斷軌列車
"哈哈哈!什麼鬼
麵條在今早就已經消化出來了,現在肚子裡只剩下你做的蛋餅"
我拍了下有些微凸的肚子
"那...蛋餅還合你胃口嗎?"
"你是沒瞧見我那進食速度,像是覺得不滿意的表現嗎?"
"你這小少爺什麼山珍海味沒嘗過
我怕這些通俗食材,恐遭受你的歧視"
"喂!我沒你想得那麼尊貴好嘛!
瞧你這分明是在故意損我吧!"
我雙手架住他脖子,與他邊走邊嘻鬧著
環顧了下四周,幸好那位怪咖伯沒有在附近
腳步逼近斷軌入口,那驚聲尖叫越是刺耳
"即將要上刑台了,撐得住嗎?"
原本不挺怕的我,聽到這兒尖銳的慘叫聲,還是覺得微微有些頭皮發麻
"我不怕,我喜歡由高處往下俯瞰的感覺
如果你不敢坐的話,就在下面幫我拍照吧!"
他調皮地對我挑了挑眉
"是誰說不敢坐啦!雲宵飛車最刺激正是時速飆破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感
待會兒你若嚇得不敢睜眼,我的手可以借你牽啊!"
我故意將雙手攤在他面前
發現他白皙雙頰又逐漸開始潮紅似霞
"你別緊張到將我手臂捏到瘀青就好"
他撇過頭,害羞地小跑步向前
終於...我們上了刑台,並且還乘坐在最後一排
這是意味著離天堂更進一步的意思嗎?
當列車垂直九十度,垂掛在三十九公尺高,等待接軌的同時...
要說完全無任何緊張感,是因為愛面子裝出來的
而當列車在降落俯衝的瞬間,那才算是真正的解脫
"耶..."
我愛死這種勁速快感,抓起他的手高高舉起,口中不停興奮地歡呼
恨不得立即駕駛著撒哈拉,在清水休息站盡情奔馳甩尾去
"嚇到肚子餓了吧!"
在出口處,我調侃著昕源
"確實有點餓,但絕不是嚇到的原因"
"嗯!那我們去找吃飯的地方,沿路順便看看有什麼想吃的
對了,你剛說你喜歡從高處向下看,那我猜測你鐵定愛看夜景囉!"
想起清水休息站那片絢麗,有時又帶迷矇的夜色
"喜歡"
他不加思索地立即點頭
"那你都跟誰去看夜景呢?"
哎咿!我怎麼隨口問了一個不該提的問題
不就跟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前男友嘛!
瞧他遲遲不語,答案已呼之欲出
"突然覺得肚子餓慘了,我們快走..快走"
明白答案的同時,為何心裡會犯上一股酸意
選擇往正上方走去,我們在一間外觀類似日式風格的江戶食街內用餐
觀光區的物價就是貴桑桑,無論飲食還是紀念品之類
你更別指望食物會有多美味,或者品質能達到什麼樣的水準
吃飽喝足後,我們向魔法森林區域悠悠晃去
"可惜我手機故障,今天算是我們第一次的單獨出遊
如果可以拍張合照當作紀念,就更是完美"
他語帶羞澀,面露甜笑地說著
"嗯...抱歉!我不喜歡更不太習慣面對鏡頭"
要我們單獨兩個男生擺出Pose,然後自拍來張合照嗎?
噢!無法想像那畫面,對我來說太奇怪啦!
若是一群漢子的團體自拍照,那倒還無所謂
"哦!明瞭"
他回答的雖簡扼,卻聽得出有多失望
"頌奇,可以陪我同乘摩天輪嗎?"
他停下腳步,仰望佇立在眼前節節上升、下降的車廂
這雙投落的眼神,又讓我想到了饅頭人的目光閃閃
偏偏我對這類柔情凝望最沒輒,況且今日還是他第一次主動要求想搭乘的設施。
但問題是我...懼高呀!
偶爾不得已搭上透明電梯,若不小心透過玻璃看見窗外的話...
不誇張!約四層樓高度,本人就開始手掌冒汗
方才斷軌雖高度驚人,但速度之快,解脫也只是瞬間的事
我真正畏懼的就是這玩意的緩緩上升,並且還會在空中隨風輕晃
而每當懸盪在中心點最高處的時候,總覺得會永遠停擺而不再降落。
簡單說我極愛雲宵飛車,卻深怕摩天輪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矛盾,但事實就是如此
"當我年紀還小的時候,每回爸爸帶我來遊樂園,總是會與我一同搭乘摩天輪
一直都很喜歡由高處俯瞰而下,有時還硬拉著爸爸陪我坐個三回左右才肯罷休"

屌了!這傢伙還拿出親情牌
蛤?!三...三回,半圈就足夠我軟腳昏厥
"我們也才剛吃飽不久,乘坐這款慢速的設施最適合不過
同時可在車廂內鳥瞰整片麗寶樂園的景物
就當是讓我思念兒時所擁有的回憶,可以嗎?"
他依然繼續慫恿始終沈默、不開口說隻字半語的我
"因為幾乎都是小朋友們在搭乘,而令你感到幼稚吧!
可否就依我這次,若真不喜歡,今後不會再勉強你"
他雙手合十,指尖輕觸下巴,彷彿在朝我膜拜
老天!我才不是因為覺得幼稚才面有難色啊!
算了!拒絕不了,我也不想被恥笑是名俗辣
待會兒就算嚇得想叫媽,也只能盡吃奶力忍住
"嗯嗯!那我們去排隊吧!"
此刻只得硬著頭皮上了
坐在緩緩上升的車廂內,對我來說是巴不得想要立馬逃出的監獄
到底這刑期是多久,我才能重獲自由
反觀坐在正對面的昕源,卻像隻剛飛出牢籠鳥兒般地雀躍
此情此景,我倆呈現強烈反比
"頌奇!你快看,那裡是我們中午在園區入口看到的福容飯店"
他高分貝地激動驚呼,頻頻比手劃腳指著車廂窗外逐漸渺小的建築
殊不知景物越來越渺小,我內心恐懼感便隨之增大
現在只是一半的高度,就足以讓我手心出汗。
怪哉!剛站在地面上觀察,覺得這摩天輪高度看來分明不敵義大和劍湖山
怎麼當真正體驗後,感覺起來是那樣讓人心生懼意
說實話,我哪敢將雙眼望向可怕至極的窗外呢!
"希望在不久的未來,我可以去新加坡親身體驗那四十二層樓高的摩天觀景輪
眺望四、五十公里外的美景,聽說連馬來西亞的柔佛州都可盡收眼底"
他依舊自顧自手舞足蹈地熱情比劃,根本將我視如空氣
不過我漸漸聽不清他在講些什麼了...
這上升高度即將到達最頂端,我將要被執行死刑,趕緊把雙眼給緊閉
但即便看不見窗外景物,腳底還是自然而然泛起陣陣涼意
我開始雙手顫抖,極度想壓抑心中的懼怕,但就算盡全力也是無法克服
"頌奇,你有懼高症,是嗎?"
他終於感覺出有明顯異狀的我
靠!我老早就陷入恐慌狀態,你怎麼現在才長眼,盡顧在那邊自爽
若真對"高"如此情有獨鍾的話,建議從一千五百公尺的凱巴布高原縱身躍下
那是將近五百層樓高,保證更有快意
真丟臉,我怎好意思說Yes!
本是坐在對面的他,突然起了身,換坐在我身旁
冷不防地與我十指交扣,緊握住正在噴冷汗的左手
但我並沒有因他的這一握而好轉,反倒連額頭逐漸都在冒出汗珠
旁邊這位應該可以完全感受到我的緊張程度了吧!
剎時間他鬆開了我的左手
怎麼!是覺得我持續出汗的手心,感到噁心嗎?
呃...等等
他是哪根筋錯頻?怎麼趁我毫無任何防備之下,竟面對面將我緊緊摟住
彷彿周圍的所有人、事、物;在此刻皆完全凍結
這擁抱像是將我瀕臨瓦解的內心給拯救歸位
即使這好像顯得我更加膽小無路用,可是我卻完全不願將他推開,反倒想張開雙臂去回擁他。
想必因為受到過度刺激,已無法透過大腦來主動思維
這應該只是下意識本能的自我保護罷了
記得上回在我意志極薄弱情況下,他用雙手環抱住我,而我當時卻不聽使喚地回抱了他
但這次說什麼也得忍住,絕不可以再主動對他有任何肌膚之親
"對不起,我總是一昧的以為別人同樣也會喜歡居高臨下的視野
完全沒有顧慮到他人感受,真的很抱歉。
另外我想跟你說的是上星期三在校門口你為我挨得那拳,至今尚未正式向你答謝
其實我不擅言詞表達心中的感動,具體的說法應該是那份感激之情無法言語
你是除了父母及以任哥外,願意真心待我的人
再次說聲...謝謝你"
似乎他又摟得更緊些,還不至於到那種窒息的程度啦!
不過我倆之間也算是無空氣般存在地貼近
只是他幹嘛突然冒出這些話,搞得像齣死亡前的告白
不知是他的真摯擁抱讓我有了安全感,還是因為車廂已在下降狀態,即將抵達終點的因素
我逐漸不再感到害怕,顫抖及出汗的情況也隨即停止
"我OK囉!已經到終點了"
就在與地面平行的同時,終究還是得輕推開他
為何我會眷戀他臂彎裡的那份溫柔,到底我們之間是發生了什麼變化?
《未完待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達拉
完全的不專業,毫無任何吸引力,單純只是從FH女角度去隨意創作而已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