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優公寓實境秀2.2 | 簡直像吃了無限勃起丸

2022/08/1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第2.2天〉

晚餐過後,今天是兔特負責洗碗,但杰辰卻也在一旁幫忙用抹布擦乾碗盤上的水漬,再放進烘碗機中。
「哥,你人真好,我來做就行啦。」
「你早上也泡咖啡給我喝不是嗎。」
「你該不會⋯⋯」兔特忽然眼光一變,「是喜歡上我了吧?看了我的片就愛上我了,阿捏姆湯哦。」雖是玩笑話,卻很像在撩哥。
「還會夢遺的,好像太年輕⋯」杰辰似笑非笑。
「乾⋯工三⋯」兔特意識到要顧形象就此住嘴,「我今天看你看小香的眼神好像⋯似乎⋯咦咦⋯你該不會,真的被他們說中吧,收集G片的直男粉⋯」
「⋯⋯乾⋯」換這邊話鋒一轉,「我想,要你幫我一個忙,可以嗎?」
「嗯?」兔特的單眼皮眸子,現在看來才忽然覺得好大顆。
這次換杰辰在兔特耳邊說著悄悄話。
什麼!?你說想讓我跟你組CP?!」兔特立時驚訝的音量有些大,不免引來客廳那邊的幾雙眼神關注。
「噓⋯」杰辰故作鎮定,把洗碗機推入按下開關,「小聲一點⋯」
「是為什麼啊⋯?」叢林小白兔不解。
「我不是有在經營IG嗎⋯現在很流行組CP嘛⋯而且這是一個實境節目⋯」杰辰話說越說越小聲得只有蚊子才聽得見。
「想紅是吧?」
「想⋯說我們很投緣⋯」
「你沒有其他喜歡的菜嗎?確定要選我?」兔特倒是單刀直入,他就是這麼屌直不彎的男孩紙。
「就選你啊,我喜歡你不行嗎。」
這還是杰辰這輩子第一次對男人說出,我喜歡你四個字,他自己都沒意識到。
「靠!這麼快就表白啦⋯我們才認識一天吧!哈哈哈哈⋯」
杰辰的用意,可不是憨兔所想的這麼簡單。其實,這是他所想出來的錦囊妙計「以腐攻腐」,首先,藉CP之名博得資腐小香關注,進而佯裝假甲,披著羊皮逐步接近她,等待時機成熟便餓虎撲羊。
這心機之重,城府之深,卻不是小白兔特那直線構造的腦袋能明白的。

晚飯後決定床位的例行遊戲,是健森和yuu這組輸了。
第二天揭曉的板子上,斗大的字體寫著:
夫夫屌圍加屌長,分數最大者同床。
至於是怎麼測量的,我們請到公正第三人先把每個人的雞巴都吹硬了(誤),當然是自己想辦法充血,幾天沒射外加海鮮洗禮,各位金槍不倒翁想必風吹都能硬的吧!為了公平起見,還是會由工作人員,在鏡頭前檢查並測量,我想這時肯定會有觀眾在心中無限吶喊:「我也想當那朵Flower啊啊啊啊!」
結果揭曉後,森健沒什麼特別想法,但yuu可就大不如他表面冷漠,是內心如火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已經很多天都沒碰森健了,卻仍要在這公寓共處下裝淡定,今晚居然還得同床共枕,難保自己真的能忍住啊。
由於,yuu有絕對不能曝光的理由,所以再怎樣不方便,還是得去廁所先打個幾槍才行。

Just in Vocus
雞槍降敏作業要點

清完雞槍雖然好了些,至少與森健孤男寡男共處一室,頭腦可以稍微鎮定點,但是一聞到森健身上散發的獨特奶呆,性癮就才下雞佛卻上龜頭地又馬上硬了起來,yuu感到這副身體,簡直像吃了無限勃起丸,已經壞掉一樣。
這兩天不是都沒事嗎,怎麼現在⋯
要怪就怪自入住以來,兩人從不曾那麼靠近過,yuu這兩天都相隔健森至少五公尺遠,決計不敢進入色戒範圍,只在暗中注意、觀察是否有膽敢跟他調情的豬哥,看來看去就屬那渣男皓跟他最有蹊蹺,兩人之間,似乎有某種說不出來的賊鼠電氣。
「我去⋯上個廁所。」
yuu這麼說,有點心虛,他極力避免讓森健察覺,自己運動棉短褲不堪的凸隆。森健雖然感到有那麼一點奇怪,yuu不是剛才從廁所洗澡出來嗎?但也沒多說什麼,兩人還不算太熟,問多了反而顯得沒禮貌。
逃竄到廁所的yuu,一邊拼命嗅著體味,甚至一時激情到把森的字母白運動半長襪都塞進嘴裡,接著又噴濺出更多的洨,在森健被像公狗佔地盤似地,早已沾滿yuu雄臭體液的髒內褲上⋯⋯這下更難清了,但這上面有自己精氨臭與森體香的完美混合,怎麼說都有點不捨⋯
這一晚,yuu就這樣從房裡到廁間,來來回回不能自已的尻射了N遍,也不知道是否這幾天憋在睪丸憋得太久,還是因為吃滿森健醋又同床,被迷得不要不要的,獸性大發就像滿月時的狼人,凹嗚──未免射得比平常量多太多了!
(yuu本來就比普通男人還多精)
「吃壞肚子嗎?我包裡有腸胃藥說。」健森見yuu跑了幾次廁所,忍不住關心。
「沒關係。還好。」
微光下,總算躺回床頭準備休息的yuu,看起來很是虛脫。
「真的嗎?我看你出好多汗,要不要喝個電解質,我怕你真的拉太多次脫水了。」健森手竟然就這樣伸過來,親暱地幫yuu揩了額角的汗,令他驚得瞬間縮了身,肺臟與血液同時倒抽。
「沒、沒事⋯真的。」yuu的小心臟一時狂暴地噗通跳著,森要是再這樣亂摸亂碰,我、我真的會壓抑不住整懶葩慾火,狠狠地將他擒抱撲倒!
「好吧。有需要的時候要跟我說喔。那我先關燈睡了。」
不準⋯⋯不準再給我露出那副犬顏!!!
馬的好想噴得你滿臉都是⋯⋯

一到半夜,那位就像蟄伏的性獸,彷彿等待潮水退去後,才又摸黑來到剩下浪聲迴盪的浴間,這次,才剛進去他就嗅到某種氣息,似乎是上個用過的雄性留下的濃濃汗味以及⋯
一摸便摸到了髒衣籃上頭的衣物,明顯濕涼黏膩了一片。
「哇靠⋯這是啥洨!?」
男人腎上腺素急速擴張如欲爆裂,心想果然一群男男生活在一起,就是如此大喇喇沒羞沒臊,大概是在廁所大尻手槍噴了滿身,用內褲隨便擦擦不打緊,還這樣肆無忌憚扔在公共區域,就不怕熏到滿室都自己的洨臭?
還是說這是一種性誘惑,住到這都已經兩天,想必男優洨夥伴們的蠢動小頭,也被撩撥得奇癢難耐了,要是這芬多精內褲不巧被發現,也只是肛好而已。
試舔了一口,還剛出爐的腥鮮,這下他早已槓起的龜頭,又脹硬得更難堪,色慾漲滿著他的渾身上下,甚至興奮地擠出了更多牽絲的馬眼慾汁,接著,幾乎狼吞虎嚥地把那上面的洨,貪婪地舔食個精光,然後,不忘再把自己的分泌物給補上。
甚至變本加厲的,對著那籃髒衣,猛爆性地大肆掃射一通,射得是滿目精遺,哀洨遍野,令人不忍卒睹。

喜歡本篇的你,來點互動(愛心,分享,留言)讓我知道吧!

濕粉讀家內容:雞槍降敏作業要點
敬請
訂閱支持Justin觀賞洩洩!
【想解鎖更多男優私密日常?請訂閱 Just in Vocus!現在一個月只要一杯飲料都不到的價格。】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長篇奇幻情慾《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第一部全集(附電子書檔)↓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0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男性愉悅
NT50/
在這個出版專題裡,我將陸續整理以往寫過的男性情慾文,並定期(月)更新創作(文為主圖為輔),持續追蹤訂閱將得到最完整作品的內容。簡單來說,這裏就是Justin情慾大全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