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優公寓實境秀3.1 | 所以誰是昨晚的唬洨狼?

2022/08/1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第3.1天〉

隔天,森健起得早,剛進浴室,就有一股濃厚雄臊瀰漫,再定睛一看,最上面那條明顯是自己的白色內褲上,大面積殘留的鹹腥液體,不免嚇一跳,到底是誰會幹這麼低級的淫行,難道獸慾就這麼忍不住嗎⋯⋯
這才想到,昨晚yuu跑了好幾次廁所,再細思他那古怪至極的模樣,心頭赫然一震,該不會yuu在戲外也這麼變態下流吧?
再回房間看,yuu還仰躺睡得好熟,但連睡覺都不拿下來的面具,此時卻滑落下一半,森健原本善意想幫他戴好,卻不想yuu突然一個地牛翻身,頓時露出了自己的真實面貌,那個yuu⋯⋯是悠宇?!
怎麼會是悠宇!?
幹拎娘竟然是悠宇!!!
森健簡直狂怒到一個不行,萬萬沒想到,悠宇居然就是這個鼎鼎大名、眾人意淫的熱門種馬男優yuu,更沒想到的是,悠宇還來參加實境,且從頭到尾根本知道自己是誰還在裝死,虧我他媽還幫他講話欸!
氣到牙癢癢,森健恨恨地看著,眼前這個還能睡得安穩,最熟悉的陌生人,當下決心一定要還以顏色。這天大家一起吃早餐時,森健就一直持續不斷跟Hao皓搭話,為的就是要讓yuu吃醋找活罪受。
還特意把浴室有人尻射在髒衣籃上的事,拿出來跟大夥抱怨一番。
「你們早上去刷牙都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兔特一臉矇。
「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味道。」
「漂白水?你昨天拖地?還是早上?」杰辰倒是些微靠近重點了。
「幹,那是洨味啦!」森健終於受不了這兩白痴。
「洨?」Hao皓想了想,「原來那是洨⋯」
「怎麼可能?你發現的?」偉承有些驚訝。
「艮他射在髒衣服那邊,不要跟我說你們都不知道?每個都在裝,射得我整條內褲都是⋯欸不是,你們要打手槍就算了,不要亂發射好嗎!」森健是想表現得怒火中燒,但他口氣卻像在撒嬌發騷。
「還是說他就想射你內褲。」
yuu這句話,倒變成恥地無淫三百兩
「就你吧,誰昨晚最後離開浴室的?誰昨晚跑好幾次廁所的?」
yuu默不吭聲,臉色漸漸有點難看。明明案發現場都已經清理乾淨,怎麼可能被發現,莫非,森犬鼻子真有這麼靈?!
「忽然變成狼殺了。」
「⋯⋯」不好笑。
「所以誰是昨晚的唬洨狼?嘻嘻嘻。」兔特咧嘴繼續。
「這有點沒公德喔,各位。」Hao皓環視了一圈,檢視過每個人的眼神,「但互相懷疑下去也沒個結論。我看先這樣吧,森的內褲我先幫忙洗乾淨,然後,下次各位請自覺槍頭瞄準,別射到別人的內褲上了,好嗎?」
既然,如沐春風的明眸Hao齒都開金口,還說要親手幫忙洗內褲,大家也就不打算繼續糾結在這事上,只不過,有一個人非常賭爛在心裡。
憑啥就你說了算,憑啥是你幫洗內褲,重點森是你叫的嗎!叫這麼親熱到底是衝殺洨!整懶趴火在燒,再加上一整天跟森健的親密舉動,yuu昨夜的好心情,再也好不起來了。

「不會是你吧?洨粉濕⋯」兔特趁與杰辰出門採買食材時,在車上忍不住偷偷問。當然,這還是被鏡頭給記錄下來。
「什麼是我⋯你在說什麼啊。」杰辰戴著太陽眼鏡,很認真的確認著路況,不得不說他開車的側臉,真的是有點帥。
「射在森健哥內褲上面的人啊⋯」
「哪是,不要亂猜啦!就算喜歡木木,我也不可能這樣搞。」
「你還知道他的名號啊,嘖嘖。看來是鐵粉的可能性很高。」
「⋯才不是我,絕對。可是,真的有人會那樣做?」
「你不信他說的?」
「不是不信,我只是很難想像真的有人會那樣亂射⋯」
「大家都男優放得開,這又是個實境節目,大概是惡作劇吧,只是玩得有點過火了。」
「還是只是不小心射錯地方,沒擦乾淨?」
「欸,問你喔,」兔特話鋒一轉,「你來這邊後,有打手槍嗎?」
「⋯⋯幹嘛問這。」
「問一下咩。」
「沒。」
「所以以後都不打嗎?」
「尬嘛告訴你。」杰辰的臉不知道是曬紅了,還是羞紅了。
「我都告訴你秘密了,哥你很不夠意思欸。」
「⋯」
「而且說不定我可以幫你啊。」
「誰要你幫啊⋯」
「我們不是要組CP嗎?幫打手槍增進感情啊!」
「欸靠⋯滾遠點⋯別碰我排檔桿⋯我在開車!!」

幹得好 記嘉獎一支
還嘉獎咧 加薪還差不多
明明你自己也玩得很爽吧 原味內褲⋯香嗎
其實沒啥味道 被洗過 好像是洨摻了水 好淡
被洗過?洨?有人在你之前先動手?
我不知道 可能吧 或他自己射的
好 不管 今晚繼續按照計畫進行 沒你就沒戲了 你就是負責攪亂這一池春水的
做什麼都可嗎
恩恩
你確定不會吃醋?
吃醋的話 我就會 幹死你 肏爛你
那位看到親愛的打這種話,不由得雞巴一個繃硬到不行。想想,他們兩夫夫,已經好久沒有像這樣的互動,激盪起這種火花,也是拜這次公寓實境秀的拍攝計畫,才讓他倆的關係「返老還童」,死灰復燃,能讓自己再度回春,又重新像一尾活龍。

今晚的重頭戲,是猜體味比賽:
起床時每人便都換上,由製作單位派發的統一款式贊助內褲,是一件有提屌大包效果的,紅滾邊U型托高logo褲頭白三角。煞有其事在後院水池邊,拍了一系列六男商攝美照後,大夥都以為只是普通業配。
直到晚餐後被要求褪下,並由工作人員編號,再給大家用聞的猜其他誰是誰,答對越多者獲勝,這會兒才恍然大悟。結果,輪到Hao皓與森健輸了要同床,想當然這樣的組合,也是瘦導故意安排的。
如此一來,令yuu極度不是滋味,徹夜難眠。

其實Hao皓跟森健,就是在這個海灘相遇的。
Hao皓半裸健體在打沙灘排球,森健看得入迷,誰知這狠勁一殺球,便往森健鼻樑直衝,先是眼冒金星,接著就血流如注。Hao皓當場傻眼,只得用汗濕毛巾包裹礦泉水幫他冰敷,看他又好像有些中暑,直接一路新娘抱回屋旁的發呆亭下納涼。
「抱歉⋯球殺太猛了⋯」
「⋯難怪我看你們一直得分⋯」
「你沒事吧?你剛剛都暈過去了。」
「我⋯」沒說出口的是,有幾分被戴雷朋墨鏡的Hao皓給帥暈了,「沒事。」
「你跟朋友一起來玩?」
還說要人陪散心呢,根本快變成兔特把妹超大電燈泡。「嗯⋯不過他⋯很忙。」
「在這裡還能忙啥,忙衝浪,忙冰啤酒,還是忙著把⋯妹?」把跟妹之間是有意識地停頓,想藉此試探這個陌生可愛男孩的反應。
Hao皓的笑容太燦爛陽光,森健像被白熾燈整組烤熟,「欸、那你朋友們⋯」
「別怕,他們都在那邊玩瘋了。」
「你⋯跟朋友一起住在這嗎?」
「哦,這我們家的房子,夏天的時候就會過來,我一個人住。」
「一個人?」森健很是驚訝,不管是對度假小屋還是對一個人。
「一個人比較輕鬆自在啊。」沒說出口的是,正面臨好幾年感情的分婚關口。
「一個人好像有點寂寞。」
「晚餐留下來一起吃吧?」
原本還想說我朋友怎辦,但一想到那傢伙心都不知飛到哪個妹子身上,就覺得算了,隨便傳個訊息打發他,反正也不會理我。
「我來下廚,就當醫藥費吧?」
「咦?」
「只是冰箱空了,你得陪我去買菜,順便挑些你喜歡吃的?」
「蛤。」
除了買一堆食材、甜品、飲料跟酒,Hao皓彷彿刻意地最後繞道個人用品類,拿了好幾盒保險套,就那麼大剌剌擺在推車上,似乎在暗示些什麼。森健羞澀得不敢正眼去瞧,卻也不知從何開口問。而店員小姐姐故作鎮定結帳時,格外親切微笑著報上總價,還加問了句是否刷卡的特殊待遇,卻飄散出濃濃的腐女姨母味。
留下來做菜,當然不只做「飯」,還有吃「菜」,Hao皓兜了這麼大圈子,總算是確定了這個天然純萌小男孩的心意,立刻展開如乾材烈火般的急切攻勢,在簷廊比肩望海談心時,便順手摘了胸膛的兩顆星星,與探入短褲襠裡,撈那碩大又圓的滿月。
一切都是這麼的羅曼蒂克,有如愛情電影,又若耽美小說,而在身為兼職男優的Hao皓帶領之下,總算體會到,胴體四處微妙的感官變化,自然是讓森健不得不重新定義,「做愛」,這個詞彙。

喜歡本篇的你,來點互動(愛心,分享,留言)讓我知道吧!

濕粉讀家內容:這個叫做愛的故事
敬請
訂閱支持Justin觀賞洩洩!
【想解鎖更多男優私密日常?請訂閱 Just in Vocus!現在一個月只要一杯飲料都不到的價格。】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長篇奇幻情慾《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第一部全集(附電子書檔)↓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0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男性愉悅
NT50/
在這個出版專題裡,我將陸續整理以往寫過的男性情慾文,並定期(月)更新創作(文為主圖為輔),持續追蹤訂閱將得到最完整作品的內容。簡單來說,這裏就是Justin情慾大全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