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舒雅〈死水〉

2022/08/1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本來並不是特別愛楊舒雅。
有次的旅行,不經意在心中把心如止水唸成了心如死水。於是把死水打開來聽。突然就很喜歡。
楊舒雅的〈死水〉有種親切感。
以俗一點的說法,那叫斧鑿。是種創作者確認自己能創作後,就開始極力擺脫的痕跡。並且我們認為這正是我們與一流創作者間的差距。
比如蛋堡成熟期的作品就很少有這樣的痕跡。

但這並不是說有斧鑿是低劣的作品,它們反而確保你的東西至少不是最粗劣的那一類。

有著楊舒雅這類的同輩創作者,多少令人感到安心。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在筆記本中央劃一條線,左邊寫下失去的,右邊寫下獲得的。
2018年的夏天,大一的我在政大的自強宿舍開了一個粉專。記錄我在深夜的學生公共浴室洗澡時播放的歌,以及一些心情。隨著搬離宿舍,IG粉專更新的頻率也漸漸下降。輾轉將一些舊作搬運於此,也期望能偶爾寫些新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