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那些既拉扯也推動你的

幾個月前開始待業後,我第一個想到"該"做的事,是把約十年前沒完成的兩支影片剪完,包含這篇提到的,2011年大學畢業前夕,所屬社團最後一次出營隊的側拍紀錄。
我大學待的是服務性社團,會到鄰近的國小帶活動或出營隊,但到自己畢業前,社團人力已不足以再經營下去,後經過討論,就在這一屆畢業後結束。當時忘記是怎麼開始的,也誕生了另一個結論——要在六月底時,安排整個社團最後一次的營隊,地點是雲林古坑的樟湖國小,也是社團最一開始的根據地。
實際上,社團後期的根據地是嘉義新港的安和國小,是當時社團學弟妹比較熟悉的地方。我們一直營隊開始籌備後才注意到,其實學弟妹對樟湖國小並沒有太大的歸屬感,即便他們這趟都有一起上山。
營期是在畢業典禮至六月底間的空檔,為此我幾次從學校出發,騎著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來到位於古坑山區的樟湖國小。
樟湖國小對面的村落
曾經的樟湖國小校舍
教室內藏有電視的白板
這趟合計三天兩夜的行程共9人成團,5人是大四、4人是大二。從學校騎車出發後,第一晚住石橋山莊,第二晚住樟湖宿舍。
由於在2009年的八八風災後,樟湖國小已確定遷校,也才有現在後棟仔那一帶的「樟湖生態國民中小學」。或許,當初我們這群"老人"們想出營隊,除了想幫自己跟社團好好收尾外,也是再跟這所國小好好告別吧。
我永遠記得,第一天下午從學校出發前下起了雨,但不久後放晴,東側山的那頭出現久違的彩虹。
在學校上空的午後彩虹
後來第二天,也就是在樟湖營期的第一天下午,也下起雨來。好在當天活動已經結束,我們已在給學生住的宿舍二樓休息。
雨後傍晚,曾經的樟湖國小
那一趟我多在負責拍照,有沒有帶隊、有沒有想活動,其實都沒印象了,可幸虧有照片及影片,我仍然對某些片段有著深刻記憶。
比如有著社團形象彩繪的校舍牆壁、一如既往般營隊當晚的華山咖啡聚會、下雨後霧濛濛的樟湖山區等。還有,那時候都很年輕而充滿拚勁的我們。
樟湖校舍後方由社員規劃的壁畫
那陣子因雨總是霧濛濛的樟湖山區
6月30日,營隊結束的僅僅第二天,我騎車離開學校,結束自己的在校生身分進入另一所學校,帶著沒有好好告別「這段日子」的遺憾。從那之後一直到服役、畢業、工作,甚至幾年前買了正版「威力導演16」,我都沒有真正動過「剪片」念頭,連個隨意搭配音樂的版本雛型都生不出來。
離職這段期間已離那次營隊超過十年,即便終於完成初剪,也離成品有段距離。我開始懷疑自己,是真的想補足2011年的未完成,抑或只是在沒工作之餘,繼續沉淪在回不去的美好裡。
大學畢業後,自己似乎一直陷落在一個人生課題裡——「美好經驗使你覺得走過值得的路,繼續推著你向前;但現況的低潮與落差,讓你腦海裡總是被那些回憶佔據,陷進對未來的憂鬱與焦慮中。
今年八月,我們這群社團老人們,疫情爆發後第一次約在台北兩人家裡聚會,而前一次的全員到齊,已經是大概2017年的事,雖然這次還是有人無法參加。
在這個聚會的"刺激"下,我終於在明明沒工作、有一堆時間的情況下,仍搞到拚死拚活在前一晚,乾脆把歌詞都上字幕,終於完成能稱得上成品的MV版營隊側拍紀錄影片,並在週六下午聚會上播映給大家看。
這真的是一個遲到了超過十年的回顧,拖延到其中兩位社員都結婚有小孩了。
感謝已解散的獨立樂團「鹿的乾下巴」免費授權音樂使用,我真的好愛這個版本的《擁抱》。我也沒有騙人,真的拿來當影片配樂使用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乘零」源自名字筆誤,台灣彰化人,喜歡ACG、寫作、拍照及鐵道旅行,出國去過日本。自認是走得太慢的人,無論成長或生活步調,因此始終在錯失些什麼。藉照片及文字紀錄與鐵道文化的互動,也隨寫生活,做為抑鬱路途的一段。半付費專題「2022.盛夏.環島」連載ING!
隨興的、瑣碎的,日常想到或感受到什麼就寫什麼,關於【乘零】的生活心情紀錄。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