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少年》- 毫無意義卻又是必經的成長陣痛

2022/08/2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onny Boy (2021)
2021年,夏,Sonny Boy橫空出世,清新的畫風,大概是最標新立異的第一印象,毫無陰影的平面也換取到更為生動的動態感和異樣景深,彷彿就如同記憶中對夏日的那般遐想,汗水、蟬鳴、藍天、輕裝、少年、少女。

異域中的所有景物都有如現實的映射,仙境般的無人島就像少年少女們面對未知前途所迸發出的安全地帶,隨機攜帶的超能力則是內心深處最脆弱部分的無限放大,以壯大自己的自卑意志,讓每個人都彷彿有機會成為自身故事裡的英雄,但殘酷的是,現實往往都不是以我們的第一人稱視角來書寫的,在整個群體之下,「我」這個存在顯得格外抽離、甚至格格不入,當你依舊還沉浸在自己設定好的故事線時,回過神來,卻發現現實早就幫你安排好了一段服務於群體的戲碼,而你也只能將它演完,沒有取消或停演的餘地。

進入漂流的少年少女們,就像是拒絕邀請的演員,強行暫停了劇情發展的同時,人生也同時停滯不前,不斷彌留在這個超脫現實的非人之地。但真正阻擋他們的事物究竟為何?說是現實的枷鎖未免太過廣泛,追尋不到的自由也顯得十分陳腔濫調,希的羅盤或許能夠起到符號上的切題:「不知未來會將我們帶往何方」,在恐懼和不安感催生之下,選擇讓自己在這段空白期間,無限的迷失在其中,或許一輩子也不願面對那種痛苦,那種成長的陣痛,但也同時冀望著誰能將自己從這種狀態之中解救出來,一個熟悉的面孔、具溫度的手掌,將自己一把牽起縱使會跌落萬丈深淵,也不顧前方黑暗地往那十萬里外的一絲光點衝出。

基本上寫到這,或許文字的極限早已負荷不了《漂流少年》所代表的現代動畫中吉光片羽的地位,一個漫長的私人心理影像、實驗意味的形式探索或是反現實的成長寓言,終究還是得告別夏日、告別孤島,前方的路還很長,但心裡始終住著一位Sonny Boy,對抗這個世界的荒謬,已足矣。
Sonny Boy (2021)
9會員
26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