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意錯誤》小白文不是錯(1)。

2022/09/0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錯在沒有愛與誠。
雖然我是那種厚工、裝姿態的作者,我個人很喜歡小白甜文,語意錯誤是「說穿了就那樣」,顯得非常小白的甜文,影劇版翻拍也是那種風格。
可是,我個人認為,即使這是一部很賣萌,很色情的作品,它是好的作品,它交代清楚,有愛,以及有誠意。
它是那種回過神來,才會發現沒那麼傻白甜的文,這種類傻白甜是成功的,而且在保守社會,對於現實生活的同志,有相當的幫助。
為什麼說它沒那麼傻白甜
首先,它看起來不強調性向的身分政治,這是過去BL被詬病「非現實」「不貼近同志」的要點。可是反過來,G漫真的在畫現實嗎??至少「物理上」不是。簡單說,不能拿現實程度,或身分政治,來區分什麼是BL向,什麼是gay向。
就小說的設定:張宰英(攻!)可以定義為本來就是雙。
丘尚宇則很微妙,雖然沒有明說,而且他還堅持婚姻是異性戀的事---其實,丘尚宇的處世特質,是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gay常有的,那是時代的傷跡
80年代的時候,因為男同志以外,比較少人會HIV,技術層面也落後,有時候醫師為了儘快鑑別診斷(以免人都走了),只能用一招現在看起來很歧視性的方法: 先猜是不是gay。怎麼猜?
答案可能令現在的人不能想像: 很潔癖
這裡說的潔癖包括一種強迫傾向,不見得是外表,比如: 會不能忍受1234冊,排成2341,或是清點物品時會從A開始,所以不能忍受你把麒麟啤酒放在朝日啤酒前面。還有,就像丘尚宇那種,凡事一定要準點,存圖來尻還要編碼分類照日期排,還得「茲證明本人一分鐘後會親你」等等。
過去的gay還有個特色,正是潔癖過剩,反過來,會不適當不適所地,爆出排泄物與性器官的話題。所以,丘尚宇原作的設定,是沉默寡言又纖細的他,(床上)稍微爽起來,就開始滿口幹XX等級國罵,戲劇版應該是不能拍。
這個道理就像,潔癖最嚴重的德國,是歐洲傳統BDSM大國。現在年輕人用這招來看,就不是太準,因為,gay之中有這種傾向的比例,現在相對不高了。
所以,丘尚宇這個「假學弟」「很不學弟的學弟」(原作他當過兵了,而且是比較操的單位),我不知道作者怎麼想,然而,對於相對保守的韓國,可以說他的人設,是一種過往幽魂
---難怪他堅持婚姻是異性戀的事。
反過來,張宰英曾經「覺得那個男孩子可愛就睡了」,其實,代表的是新的時代價值。「語意錯誤」在暗地裡(雖然不一定是故意的)是一個(精神上)年下攻的故事,一個新同志拯救舊同志舊同志包容新同志的故事。
所以某個程度上---丘尚宇是非常沒有年輕人味道的角色呢。而張宰英,也許並不是因為「BL不關注現實議題」,而缺乏所謂出櫃的過程,或是貌似沒有壓力。
而是,他的設定---包括髮色淺,搞藝術的,對於性傾向很舒服,不覺得需要可恥,是為了他代表的新同志(甚至是新韓國)這個身分服務。
語意錯誤另一個被批評的點,是親密的過分直白,而且直白到有點異性戀刻板印象模式。我認為這個有文化因素: 韓國是男性之間相對親密的文化,至少物理上很親近。而且韓國的價值觀,是男人無法「公開地」唱歌跳舞=缺乏男子氣概,甚至有男人不會喝酒不會唱歌就不該競選的說法(這也是男團的歌曲必須存在的基礎),這個跟台灣,相對把「表演性質」視為女性化與陰柔,是相反的。
很會跳舞的小朴(也就是宰燦)在台灣異男的觀點,因為誇張的表演性質,會是顯得比較gay的,可是在韓國的觀點,不會覺得小朴比較gay,反而因為下巴長,鼻頭大和肩寬,會認為小朴並不陰柔,很難當BL片裡的「陰」。
我認為,在韓國的觀點,小朴不夠gay(不夠陰柔),以我們台灣的標準來說,韓國則是對陰柔不敏感,才會導致整部劇的選角宣傳和肢體展現,對我們來說,都很誇大大朴(栖含)的身高體態和霸氣。這並不完全是異性戀霸權模式,而是,不這麼建構時,在韓國的基礎性別氣質假設裡,會很沒勁沒滋味。
而那種日式的,過分細膩隱微的感情表現,你要說「這是BL」,那麼,韓國太太回去看看老公與其同袍的表現,都要質問老公是不是gay騙結婚,甚麼去教召的,一定是召到床上去了。誤會大了啊。。。
當然BL片是否要有「陰」的存在? 這就是另一個爭議問題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